全球央行如果消失世界经济将会如何?

2015-10-30 07:50:24 来源:商业见地网

  人民币近期贬值向全球金融市场发出了一股冲击波,由此拉开了了一道全球货币战新战线。那么,全球央行如果消失世界经济将会如何?

全球央行如果消失世界经济将会如何? 商业见地网

  中国最近引导人民币贬值向全球金融市场发出了一股冲击波,并让很多观察家相信,由此拉开了了一道全球货币战新战线。那么,全球央行如果消失世界经济将会如何?

  中国对人民币的贬值让很多观察家构想出了全球内新一轮的竞争性贬值,在竞争性贬值中,各国朝着汇率底线竞赛的行为会加剧。

  加拿大央行(BOC)、欧洲央行(ECB)纷纷发布鸽派声明,暗示最早将在12月扩大量化宽松规模,而中国人民银行(PBOC)更是毫无预示地实施“双降”,以此来促进经济增长。

  欧洲央行三位关键决策者表示,欧洲央行将继续印钞,直到物价升幅提高;而且欧洲央行有责任使用包括调降存款利率在内的各种工具,以实现通胀目标。加强了欧洲央行采取新刺激政策的预期。

  新西兰联储今日发布的声明进一步支持了这股宽松浪潮,其在政策声明中称:“为确保未来平均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保持在目标区间的中点附近,(央行)很可能(需要)进一步降息。”

  与此同时,美联储政策声明则意外偏向鹰派,表明美国不会加入宽松阵营。目前的形势极其类似今年年初,当时几乎所有央行均实施了降息举措,这令日本央行于明日会议上进一步扩大宽松政策的几率升高。

  野村证券(Nomura)全球外汇策略师Yujiro Goto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为数不少的观察者相信日本央行将在本周会议上进一步扩大宽松政策。

  彭博调查显示,受访的36名研究员中有16人预期日本央行将在周五实施进一步宽松政策,约占受访人数的44%,而该数据更早的调查结果为47%。

  虽然预期数据出现小幅下滑,但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在上次会议上的乐观态度以及近期美元/日元的走势并未有效降低扩大宽松政策的几率。”

  在周五的货币政策会议上,日本央行将面临进一步刺激通货膨胀的压力,因为全球经济的放缓令其防止通货紧缩卷土重来的努力面临威胁。

  许多经济学家预计,日本央行将扩大目前已然规模庞大的政府债券购买计划,这是两年来日本政府为刺激通货膨胀、重振日本经济所采取一系列措施的关键部分。

  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Haruhiko Kuroda)没有公开表示过他认为目前有必要进一步采取行动。实际上,最近他曾提到一些物价指标以及低失业率,称该行2%的通胀目标仍有可能在明年实现。今年他已经放弃了这一目标。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日本央行目前在更加密切地关注全球经济、尤其是中国经济的放缓可能威胁其刺激计划的风险。这些知情人士称,因此该行正在探讨推出更多新刺激政策的可能性。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如果新兴经济体的问题持续得不到解决或者进一步加深,那么可能会威胁到日本企业的信心,或促使日本企业进一步收紧资本投资、限制薪资增长幅度。目前这些风险并不比去年低。

  德拉吉日前暗示加大欧洲版QE这个大动作,透露了全球隐藏更大的经济风险。

  花旗集团已连续五个月下调一五年全球经济成长预测,由2.9%下修到2.8%,花旗指出,全球经济仍面临继续下修的风险,而且,不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市场,第二季经济成长十四年来首度出现低于发达国家的奇特现象。

  今年不计入中国的新兴国家第二季GDP(国内生产毛额)成长只有1.8%,逊于发达国家的2%,这是自01年以来首度出现的经济大逆转。

  中国经济保七失守,这是一九七八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除了在上一次金融海啸出现GDP成长率破7%以来的仅见现象,中国在12年保八失利,13年四个季度GDP分别是7.8、7.5、7.9及7.6%,一四年的四个季度是7.3%、7.4%,下半年两季均为7.2%,今年上半年两季是7%,这次失守7%不令人意外。

  接着瑞士信贷也指出,中国及新兴市场是全球经济疲软的主因,这当中,大家的焦点都在中国经济是否硬着陆?因此,在德拉吉宣布欧洲版QE后,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第三季GDP只有6.9%之后,立刻采取进一步降息、降存准率的大动作。

  这次中国经济保七失败,官方的说法是,虽然工业增速在下滑,但服务业发展在加快,服务业已成经济稳成长的重要支柱。投资增长也失落,出口增长也回落,但消费增长相对稳健。

  此外,中国政府加快改革创新,进一步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这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动能”。

  当前,央行行长们不仅在投资者心目中丧失了信誉,甚至连他们自己也不再相信自己。一旦信贷突然干涸,我们全然不知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这或许才是最危险的状况。

也就是说,如果央行最终消失,市场再次对各种投机行为和资金错配进行大清洗,赚快钱的时代就将迅速结束,因为理性人将基于基本面而非假设做出审慎决策。

  在赚快钱的时代,由于资金成本实际上是零,银行家们又假设中央计划者绝不会允许金融系统崩溃,所以他们可以高枕无忧地把信贷授予其实不够资格的借款人。

  苏格兰皇家银行阿尔贝托 加洛(Alberto Gallo)刚刚对法定货币的历史和演变做了研究。

  在布雷顿森林体系终结后不久(1971年),房利美、房地美以及其他各种机构组织纷至沓来,标识着金融体系向基于法定货币的货币体系逐渐转变,随后,货币体系的基础从法定货币变成了法定信贷。

  美国政府通过各种补贴,来鼓励私人借款买房、买车以及其他各种商品。这种做法从此被其他发达国家纷纷效仿。我们的社会由此展开了所谓的“让他们吃掉信贷”政策,民主社会也开始向基于债务的民主社会转变。

  印度央行行长Rajan说,没有哪个政府喜欢经济增速下滑和经济危机。债务是凝聚共识的一种简单方法,可以把结构性问题延后。

  “政客们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他们的政治技巧部分在于,提出让他们的选民高兴,但又不会冒险实行真正改革的提案。

  在不平等的情况下,政客们凭直觉就知道,老百姓(行情603883,咨询)们最终最关心的问题是消费,收入只是获得消费的一种手段。

  聪明的政客发现,只要中产阶级的消费持续上升,让他们有能力负担起新汽车、偶尔一次的假日狂欢、一栋新住宅,他们就不会在意每个月迟来的薪水。即便收入停止增长,让贷款变得唾手可得也是增加消费的一种途径。”

  现在,我们能原谅这句话出自一个中央银行家止口,几天前在史诗般的温和降息50个基点,让51到52名经济学家震惊,经济学家们开始注意,今后经济的动向。

  如果他们继续遵循这个蓝图,经济将逐渐成为一个香蕉共和国,前沿市场投资会来回震荡,然后不久可能会变回“垃圾”。

关键词阅读:全球经济 央行行长 Rajan 日本央行 经济成长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