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要把“知易行难”变成“知行合一”

2015-10-28 09:02:46 来源:北京商网 作者:韩哲

  十八届五中全会正在北京召开,关于全面深化改革的讨论愈发热烈。全会审议的“十三五”规划,正是全面深改要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五年。根据媒体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曾强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者,就是要统筹推进各领域改革”,“这项工程极为宏大,零敲碎打的调整不行,碎片化修补也不行,必须是全面的系统的改革和改进,是各领域改革和改进的联动和集成”。

  从三中全会至今,中央全面深改组召开了17次会议,关于司法、财税、户籍、国企等方面的改革方案、细化意见相继出台,并逐步实施。

  尽管成果有目共睹,全面深改仍处在进行时。有的领域效果明显一些,比如金改中的利率市场化,尽管还存在预算软约束、对价格缺乏弹性、刚性兑付、隐性担保等问题,但毕竟在形式上完成了管制放开;有的领域效果还有待观察,比如国企改革中的分层和分权,是否能够挽救国企的效率沉疴,接下来的细则非常重要;有的领域则尚无起色,比如财税改革,不仅预算精细化编制的顶层设计尚未破题,技术性的金融“营改增”也暂时搁浅;有的领域还在博弈拉锯,比如简政放权,一些地方政府部门不作为和乱作为的现象仍很突出,而围绕着专车新规是否得当的争议,绕梁不绝。

  改革比想象中要难,但也并不出人意料。改革如果一蹴而就,朝令夕守,也不值得如此大动干戈。事实上,改革遭遇的困难可以分为两个类别:一是既得守旧利益不肯退出市场,反映在我们去产能化和去杠杆始终下不了太大的决心,地方抱着财税和GDP的私心,中央抱着就业不保的担忧,使得过剩产能和僵尸企业仍然消耗着各种要素资源,使得金融市场的杠杆并未出现大幅降落,结果就是市场的资源配置不畅,难言效率。须知道,我们的资本产出率一直高企,差不多是发达经济体的两倍。也就是说,我们资本使用效率太低,需要两倍的资本投入才能与发达经济体的单位产出持平。而中国经济已无法再提高投资率,甚至当前的投资率也不易维持,再不讲效率,未来拿什么竞争?因此,市场必须出清,被权力扭曲的市场不能自动出清,就制度性出清,否则就容易重蹈日本“失去二十年”的覆辙。

  改革遭遇的另一个困难,就是管制与创新的磨合,至今没有找到一个好办法,让政府、企业和消费者都能接受。对于新生事物,没管制当然不好,但是如果是坏管制,两害相权,还不如没管制。对互联网金融的管制好歹“安全”的说法还能让人信服,对专车的管制则迟迟难让市场信服,引发了一轮又一轮的反弹。盖因中国创新不易,如今有个不错的新经济增长点,倘若被一棍子打个半死,实在心疼。这涉及到我们此轮改革的最大初心,即如何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权力的运用如何使人信服。

  这就是改革面前的两大困难,一个基于存量,一个面对增量;一个是有所破,一个是有所立,归根结底,让政府的归政府,让市场的归市场,知易行难。而改革所要做的,就是知行合一。

关键词阅读:知行合一 十三五 安全 隐性担保 出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