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黄PK?岂不是关公和秦琼!

2015-10-28 08:47:28 来源:上海证券报

  □张晓晖

  设想一下,如果在成熟完善的市场经济下,屠呦呦以独立发明,拥有独立知识产权,会怎样呢?她可以一次性卖给医药公司,获得一笔巨资,也可以作为技术入股,分红细水长流,或者拥有很大市值,那笔银子恐怕绝非黄晓明能比肩的了。

  屠呦呦PK黄晓明,本来一笑置之的事居然闹得沸沸扬扬,有些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说法,很有点混淆视听。把屠黄两位搁在一起,分明是把关公和秦琼放一个台子上比。

  说到底,应该问的是,究竟屠呦呦拿少了,还是黄晓明拿多了?黄晓明拿多拿少,没必要讨论,这是市场给的,只要没有违法收入,没有偷漏税,就没什么可指责的。屠呦呦拿少了,才是最值得关注的。设想一下,如果在成熟完善的市场经济下,如果屠呦呦以独立发明,拥有独立知识产权,会怎样呢?她可以一次性卖给医药公司,获得一笔巨资,也可以作为技术入股,分红细水长流,或者拥有很大市值,那笔银子恐怕绝非黄晓明能比肩了。

  由于历史原因,屠呦呦的发明是在计划经济时期完成的,当时没有知识产权观念,所以,屠呦呦获得的其实是计划经济时的回报,而黄晓明获得的是市场经济下的收入,两者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再往根子上说,就算都在一个时代,也无从比较。比如,民国时候,工薪族不会超过梅兰芳,胡适是文化巨人,鲁迅算是作家里的富豪了,都比不了梅尚程荀奚马谭杨等名伶,甚至比不了名琴师杨宝忠。

  在西方,作曲家比不了歌星演员,穷困潦倒的多了去了。舒伯特31岁英年早逝。他的《摇篮曲》只换了一份烤土豆,他死后多年,这份手稿拍卖四万英镑,那时候相当于大学教授70年的工资,哪儿说理去?

  再比比爱因斯坦和迈克尔·杰克逊,霍金和麦当娜,甚至把诺奖得主们和小童星秀兰·邓波儿比比,学富五车的衮衮诸公还不如个孩子,哪儿说理去?

  发明创造,有的能转变成市场收益,有的不能,转变成功的,就成了爱迪生、诺贝尔、盖茨,转变不成的,生活优裕的有爱因斯坦、霍金,穷困潦倒的有舒伯特、凡高,尽管凡高死后《向日葵(行情300111,咨询)》卖了6000万美元!哪儿说理去?有幸,有不幸,这就叫造化弄人。

  屠呦呦收入少,是因为当时没有市场经济来发挥作用;黄晓明收入高,是因为现在市场经济发挥了作用。这个PK,应该探究为什么屠的收入少,而不是黄的收入多。票房就是市场需求,需求大,市场价格就高。也许,有的演员没演技,只有脸蛋,那也别妒忌,那是人家爹娘给的,如果连脸蛋都谈不上,长得歪瓜裂枣似的,但偏偏观众喜欢,那就更没啥可说的了。人民喜闻乐见,还求全责备什么?

  这个PK提醒我们的是,如何更尊重知识产权?如何能让发明创造者红得发紫,富得流油?能造成强大的示范效应?如此,国家才能有创新,产业才能有升级,中国制造才能升华为中国创造。

  可惜,屠呦呦获奖之后,还是有些不和谐音,是否淡泊名利云云。不明白为什么要人家淡泊名利?为什么在人家做出巨大贡献之后,又用超标准的道德去苛责?彻底没有了名利,那可就彻底淡泊了。如果那样,怕就更没有人愿意成为科学家了吧?淡泊名利,不该成为政策导向,国家政策应该是建立完善的市场经济体制,形成千金买马骨、登台拜将的盈利模式,才能让人才脱颖而出,形成万马奔腾的局面。

  不能因为黄晓明拿的多,而质疑市场经济的分配机制,市场经济分配未必合理,但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之所以采用市场经济体制,因为迄今还没有比市场经济更合理的体制。更不能把别人逼穷来实现自己的心理平衡。比如,赶上个灾难,就有好事者对明星捐款一一排名,恨不得把人家捐回贫农才甘心。如果这种思维成为主流,哪还能有中国梦?哪还能出人才?老想着杀富济贫,关门打狗,国家前途堪忧。

  现在担心老龄化的声音多了,其实老龄化不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计划经济时代的中国,其实是最年轻的,那时候人口平均年龄、劳动力比例、人口中位数看起来让人振奋不已,可惜,那些年光折腾了,浪费了大好光阴。看看那时的农村,本该是城镇化的最好契机,可惜,一次次与历史机遇擦肩而过,令人扼腕不已。而所有的痼疾来自体制和观念,可怕的是那时的思维延续了一代又一代,成为阻碍继续前行的暗礁。

  记得当年描写农村题材的电影,不安于现状的、村民看不惯的都走了,结果农村更加贫困。在一个单位也如此,有本事有个性的人,不仅领导看不惯,往往也受到多数人的排挤,等能人都走了,就剩下一个企业的沦落。

  改革开放之初,有一些非常振奋人心,让人耳目一新的口号,如“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用完人还是用能人,用人才还是用奴才?”现在都销声匿迹了。这也折射出活力的衰减。

  最大的贫穷是思想的贫穷,最大的落后是观念的落后。如果一个国家不能容纳精英,创新创造从哪里来?思想观念的倒退最可怕,这是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最大障碍。

  屠黄的PK告诉我们,市场经济很重要,因为市场经济能让屠呦呦获得黄晓明都望尘莫及的财富,形成巨大的示范效应,也许就能让中国的青蒿素在世界上占到绝对数量,而不是仅仅3%,还处于低端产品。如果屠呦呦们越来越多,收入都超过了黄晓明,中国梦能不实现?

  马云为什么成为青年人的偶像,如果没有阿里巴巴的巨大市值能行么?如果相声界万马奔腾,郭德纲还会有那么多争议么?

  (作者系投资人,知名财经专栏作者)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