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手段助力反贫困与儿童发展应大有可为

2015-10-28 00:28:06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日前闭幕的第四届反贫困与儿童发展国际研讨会可谓聚焦了关注全人类反贫困与注重儿童早期发展各界人士的目光。

  头顶联合国通过“2015年后发展议程”后首个讨论反贫困与儿童发展的国际大会光环,此次会议也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来书面发言外,到会外方代表覆盖亚太地区,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11位部长级代表,以及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等多个国际组织和非政府代表负责人,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如此重视程度也注定了其间释放出的一系列政策信息,或将为中国乃至全世界各国消除贫困以及促进儿童发展的具体实践,形成一定指引。

  我国扶贫与儿童早期干预政策框架明晰

  摆脱贫困与促进儿童发展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课题。正因如此,头顶光环的此次会议才会受到如此关注。

  不妨先对联合国于今年9月刚刚通过的“2015年后发展议程”做一番简要了解。该发展议程包括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和169个具体目标,目标涵盖消除贫困与饥饿、健康、教育、性别平等、水与环境卫生、能源、气候变化等。其中,重点是消除贫困和饥饿,促进经济增长;全面推进社会进步,维护公平正义;加强生态文明建设,促进可持续发展。各国承诺努力使新议程到2030年得到全面执行。

  在时间节点上,2030年与我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2020年目标相距十年,特别值得强调的是,我国已然明确将在今后五年,即到2020年,将现有标准下的7000多万贫困人口实现全部脱贫。显然,在目标的明确与达成上,我国在消除贫困层面正走在世界的前列。

  具体到儿童与贫困的关系,我国更是早在数十年前就明确了针对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干预的政策框架。

  2001年5月,国务院发布《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从儿童健康、教育、法律保护和环境四个领域提出了儿童发展的主要目标和策略措施。其中就明确了坚持“儿童优先”原则,保障儿童生存、发展、受保护和参与的权利,提高儿童整体素质,促进儿童身心健康发展的总目标。

  2011年8月,国务院再次发布《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在上个十年主要目标基本实现的基础上,进一步将着力点置于包括完善覆盖城乡儿童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提高儿童身心健康水平;促进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保障儿童享有更高质量的教育;扩大儿童福利范围,建立和完善适度普惠的儿童福利体系;提高儿童工作社会化服务水平,创建儿童友好型社会环境;完善保护儿童的法规体系和保护机制,依法保护儿童合法权益等新一轮目标上来。

  直到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其中明确将在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680个县从出生到义务教育阶段结束的农村儿童实施早期干预,力争到2020年,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儿童发展整体水平基本达到或接近全国平均水平。

  至此,我国围绕儿童脱离贫困的一系列政策框架才实现全方位对接。从宏观层面指导并引起社会各界重视儿童早期发展、摆脱贫困,到微观层面提出构建完善覆盖城乡儿童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等细分目标,再到最终将重点置于极端贫困地区的贫困县,补足短板,可以说,一张目标清晰、权责明确的既定政策路径正摆在世人眼前,以供监督并共同寄望目标达成。

  应正确认知以扶贫之名施行的经济手段

  一直以来,围绕扶贫、助贫以及儿童早期干预的帮扶手段,都是各方关注的焦点。从早期主张呼吁由政府一力承担,充分发挥转移支付功效的“一边倒”声音,到后来逐步对现实报以清醒认识,公认须调动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其间不乏争论与讨论。

  早在2001年《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01—2010年)》发布之初,围绕其中提及的有关动机问题就曾有过讨论。该纲要开篇即提及:当今世界,新科技革命迅猛发展,经济全球化趋势增强,综合国力竞争日趋激烈。2001—2010年是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极为重要的时期。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全面进步,必须把提高国民素质、开发人力资源作为战略任务;必须从儿童早期着手,培养、造就适应新世纪需要的高素质人才队伍。

  时下就有观点指出,绑定人才培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政策动机有待商榷,毕竟带上“功利”色彩对儿童早期发展加以干预并达到脱贫目的的做法有悖常理。然而,同时也有人指出,不妨换个视角看待问题,不论以何动机采取正当措施帮助儿童早期发展,只要结果如各方乐见,本不必对此太过在意。

  在记者看来,以上两者说法均各有其合理之处,但在我国当时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尽早对落后地区尤其是贫困地区儿童发展单列政策,并积极促进实施,这本身非常值得肯定。况且,从实际情况出发,市场化经济形势下的社会均衡发展,本来就无法摆脱经济手段的重要作用。这一点,不因是否以帮扶贫困的名义为改变。

  截至目前,无论是我国学术界还是世界范围内,都形成了一致共识,即对儿童早期投入回报效果最明显。这也意味着,如果有社会资本乐于参与反贫困与儿童早期发展事业,并积极投入一定规模资金,由此带来的收益或将相当可观。全球跟踪研究显示,儿童发展的早期投入,未来可获得4至9倍的人力资本回报。儿童发展投入越早、成本越低、回报越高,这是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

  在经费投入保障方面,《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要求,各级政府将实施纲要所需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加大经费投入,并随着经济增长逐步增加。重点扶持贫困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儿童发展。动员社会力量,多渠道筹集资金,支持儿童发展。

  在随后的《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中,有关落实经费投入的要求则更显具体。如建立健全以财政投入为主、社会力量参与、家庭合理分担的贫困地区儿童发展经费投入机制;中央和地方财政进一步加大儿童发展投入力度;财政部门要加强经费监管和绩效考评;加大资金管理使用公开力度,接受社会监督;等等。

  可见,客观上,政策已经为社会资本进入反贫困与儿童早期发展事业领域开了绿灯,关键是,如何吸引更多社会资本主动投身,继而助力国家反贫困目标的达成,着实考验着决策者的智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