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暴涨暴跌:这熊孩子何时走出怪圈

2015-10-24 14:47:12 来源:经济观察报

  导语:为什么A股市场摆脱不了暴涨暴跌的怪圈?如果不想再度深受其害,那么应该如何从之前的磨难中吸取教训成熟和成长?

  10月21日,连续攀升的A股市场遭遇近千只个股跌停的重挫。似乎,近乎被忘却的6月份开始的惊心动魄的凌厉暴跌,再度回 到投资者们的脑海。财富骤然缩水甚至化为乌有,似乎那种痛又隐隐归来。为什么A股市场摆脱不了暴涨暴跌的怪圈?如果不想再度深受其害,那么应该如何从之前 的磨难中吸取教训成熟和成长?《经济观察报》推出A股反思系列文章,冀望A股这样一个年轻的市场,能够摒弃沉疴痼疾轻装前行。

  ——编者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任育超 消停了没几天,A股这熊孩子的本性又露了出来。

  10月21日,老老实实朝着3500点爬坡的A股猛地踩了脚急刹车,将近千只个股甩到跌停板上。鼻青脸肿的创业板被摔出去6.63%,缩回到2344.74点,上证综指3.06%的跌幅也着实摔了个眼冒金星。

  这一跤,把惊魂未定的乘客们吓了个够呛,本来神经很脆弱的他们,好容易从5178点跌到2850点的“刺激之旅”中缓过来,这次下跌,把多年心理阴影又颠了出来,惊慌的资金当天就逃出去了769亿,两融也由连续9天净流入变成净流出,熊孩子又处在了“发疯”的边缘。

  从小就淘气的熊孩子今年25岁,暴涨暴跌的脾气似乎还未收敛,怎么整治,让他从此健康成长?这个问题,是时候引起孩子爹妈和坐在孩子车上准备赚一笔的乘客们思考了。

  间歇性发疯——股疯与股灾

  暴涨暴跌,这个把戏已经被A股这个熊孩子玩过好多次了。

  1992年,不满两岁的A股让投资者第一次见识到了熊孩子的威力。1992年5月21日,上交所取消涨停板限制,沪指从前日收盘的617点窜升到 1266点,涨幅高达105%,其中,轻工机械日涨幅470%震惊了整个年幼的资本市场。几天后,沪指创下新高1429点,一时间上海滩形成“股疯”,史 称“5·21行情”。

  不过,熊孩子的脾气也不是那么容易被预测的,1992年8月11日,四川省证券中心发行了第一只可转换债券——工益转券上市和盐化、金路等八只非上 市公司股票的流向市场,非上市股权交易市场红庙子市场的出现,直接导致市场供需失衡,沪指出现第一次狂泻,当天暴跌10.44%,此后三天之内暴跌400 余点,在之后的半年内,沪指从1429点直落到386点,下降幅度达到73%。

  在不久之后的1992年11月,刚刚成立一个月的证监会在朱镕基总理指导和首任证监会主席刘鸿儒带领下开始稳定市场,沪深两市指数从当月开始逐步回升,到了1993年元旦前后,市场又恢复了疯涨的姿态,沪指迅速冲至1558点,3个月涨幅达到303%……

  在之后,A股数次急涨急跌,牛熊轮转。

  终于在2006年到2007年,不满小打小闹的A股熊孩子“玩了一次大的”,受益于经济高速发展、股权分置改革、人民币升值等等利好的烘托,作为中 国经济幼子的股市,被各方资金宠溺,近似直线拉升了多天之后,在2007年10月16日那天,沪指达到历史的最高点6124.04点。

  随之而来的,就是A股历史上最大幅度的暴跌,在两市第一权重股——中国石油(行情601857,咨询)的挂牌上市之后,当年10月CPI数据公布,6.5%的增幅创下11年最 高,在通货膨胀初的隐忧下,11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防过热,防通胀”,从此暴跌开始,从 2007年 10月 16日的6124.04点到 2008年 10月 22日1664.93点,沪指暴跌了73.11%,大熊市里,多少投资者财富烟消云散。

  几年压抑与平静之后,承载了经济转型与进步的“改革牛”开始出现,2014年下半年开始,沪指马不停蹄地上攻,在2015年6月12日攀上了5178.19点高峰,彼时,大量的银行理财和场外资金通过伞形信托、场外配资以及融资融券等合法抑或非法的渠道流入了A股。

  在证监会开始整治杠杆资金时,获利资金出逃带引发了恐慌性抛售,再加上股指期货的做空特性,市场下跌时现货与期货双向影响将跌幅加大,在高杠杆的配 资客户爆仓时,配资平台为求自保的强制平仓将暴跌带入恶性循环,到了最后,零杠杆的投资者也承受不住压力加入抛售大军,无量跌停的大面积发生致使A股出现 “流动性困局”。

  从5178.19点,A股在不到一个月内狂泻至3373.54点,跌幅达到34.86%,在其后一个多月里,又跌到2850.71点,坐在熊孩子车 上的投资客们怕了,恐惧随着即时社交媒体迅速蔓延,信心开始远离,熊孩子的父母也怕了,如果照着这个顽皮的脾气,还怎么健康成长?

  狠狠心,监管层限制了股指期货,咬咬牙,切断了配资接口,跺跺脚,融资融券亦减少,再处罚了熊孩子身边进行内幕交易和扰乱市场的坏朋友们,熊孩子暂时安定了些。

  可是,这样就结束了吗?当然没有。10月份以来的这波反弹行情中,快涨速跌有乍现迹象,甚至于,民间配资也死灰复燃。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就要从上一次的悲剧中吸取经验。治理熊孩子,之前只能算治标,想治本还得从养成坏脾气的根源下手。

  先天不足,后天畸形

  作为早产儿的中国股市也许会对此颇有怨言,本来就不是市场自发、瓜熟蒂落的后果。

  1989年3月,民间组织“北京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简称“联办”)成立。得到高层认可的联办先后参与设计了上海、深圳两个证券交易 所,并且设计、创建并管理了全国证券交易自动报价系统(STAQ系统),并于1992年下半年参与设计国务院监管证券市场的职能机构——中国证监会。

  由于缺乏市场自我成熟的根基和长远的顶层设计,所以,先天不足的股市在最初阶段的被赋予的任务是“为国有企业的脱困服务”,一方面,大批由于为了完 成摊派治标而上市的企业因为自身条件不足沦为壳资源,另一方面,民企上市的通道异常狭窄,两个因素交叠,直接形成了荼毒股市长久的“庄家”市场。

  随着监管层一步步整治规范,在台面上的“庄家”操控市场的情况越来越少,不过,监管层长期介入股市运行带来的另一个后果是“政策市”的形成,例如面 对上世纪90年代初期A股市场的持续暴涨,1996年监管层连下“十二道金牌”,A股立即进入暴跌通道,再如面对2007年沪指涨至6124的历史高点 时,政府调整印花税也成为A股转头跳水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此,投资者对政策的解读和追逐一直与之伴随。今年媒体“4000点是牛市的开始”等论调的发出,让部分投资者坚定狂热地涌入市场甚至不惜启动高杠 杆,忽视上市公司基本面,频繁换手将股市当做一个投机场所。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4年6月12日到2015年6月12日这一年里,全部A股的算术 平均换手率达到762.61%,比上一年增加42%,是我国邻居印度孟买市场的100倍以上,是香港H股市场的4.67倍。

  如此市场中,上市公司编题材讲故事炒作股价普遍,多家上市公司成为转型专业户,从湘鄂情改名而来的中科云网就经历了从餐饮到环保再到大数据的多次“华丽转身”,业绩却未提升,最终被冠以“*ST”风险警示。

  而在最近这一次熊孩子发脾气造成的暴涨暴跌,杠杆工具和金融衍生品扮演者重要的角色。

  中信证券(行情600030,咨询)一份报告显示,2015年6月峰值时,总杠杆配资规模约5万-6万亿,场外配资规模约3万-4万亿,具体而言,融资余额约为2.3万亿,信 托入股市规模约2万亿,民间配资规模约0.5万-1万亿,资管配资规模约7600亿。基于杠杆特性,上涨时加杠杆有助于快速兑现预期,调整时去杠杆加大市 场波动,此次暴跌直接引发因素为监管层的暴力去杠杆。

  同时,金融衍生品尤其是股指期货在这次暴涨暴跌中的威力也不容小觑,作为这轮多空博弈的主战场之一,其中,中证500指数期货作为对冲中小板股票和 创业板风险的唯一期货通道,当融资盘开始出现爆仓时,巨大的赎回压力让总体仓位严重偏高且集中在“中小创”的基金必须被动减仓,导致创业板无量连续跌停, 用兴业证券(行情601377,咨询)首席策略师张忆东的话叫“创业板确实已经发生了挤兑式的流动性危机”,在这种情况下,机构投资者只能通过中证500期货来避险,而由此带来的中 证500期货的空单再次造成现货市场的信心受损,形成负反馈。

  在杠杆资金放大市场成交,即时通讯手段的发达迅速放大了市场的非理性心理行为,A股散户为主的市场特征又加剧了这种群体效应,这成为市场暴涨暴跌的又一诱因。

  同时,即时通讯手段的发达将非理性的行为放大,关于股市的消息在微信、微博和贴吧、股吧里瞬间传播,时时刻刻影响市场交易,类似案例在证监会会最近披露的案件屡见不鲜。

  在这个先天不足的成长环境中长大,又在成长中遭遇各种诱惑,A股这个熊孩子难免会暂时走上歪路,不过还好的是,25岁的A股在证券市场的纪元里还属于幼儿阶段,尚有不少可以改正和调教的地方。

  不能惯,管要有理有据有节

  对A股这个孩子,虽然股市发生巨大变化时监管层干预是为了维护市场平稳,但是经常性的干预措施产生的市场对监管层的依赖,就如尚未断奶的孩子一样。归根结底,监管层要做的是让股市回归市场,让市场自发去发现和识别价值。

  就如成思危曾表示,不鼓励政府过多干预股市,拯救股市的根本是提高上市公司的质量。上市公司在一个市场化的股市里,没有了“浑水摸鱼”的条件之后,需要做的和只能做的是提升公司业绩,搞好公司基本面,杜绝编题材讲故事等行为,让投资者真正享受企业成长带来的红利。

  而作为股市这个熊孩子的父母,监管层则是需要在制度建设方面下下功夫,画出规则制定出准绳,熊孩子才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

  民生证券研究院执行院长、经济观察报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在你的牧场建好栅栏之前,最好不要把你的羊群放养”。管清友认为,这 轮牛市的源动力来自于实体经济换挡之后的资产重配,灵魂(估值)先动,但盈利(身体)还没赶上,即便在基本面不变的情况下,一次风险警示也可能演变成踩踏 效应。

  而解决的方式恰恰来自于顶层的设计,管清友认为,新股发行制度亟须改革是重要原因。注册制的推出,不仅将从满足中小创企业融资需求、减少资本市场资 源配置效率低现象、实现股票发行市场化定价方面看,消灭因供需不平衡造成的市场炒作,从根本上超出垃圾公司存在的土壤。证监会主席助理黄炜曾表示,核准制 由证监会进行核准把关,市场上往往认为是政府对企业盈利能力和股票投资价值进行了“背书”,不利于培育市场主体的风险判断与市场选择能力,不利于形成有效 的市场约束机制。

  注册之后,基于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上市公司数量或将明显增长,此时,作为爹妈的监管层需要告诉A股、告诉投资者哪些朋友是什么性格,通过做好信息披露制度,让市场参与者完整客观地了解上市公司的资质,自行决定投资价值。

  当信息披露得到充分的状态,市场的价值投资或将回归,有券商在报告中建议,应“将对上市公司的分红要求上升到法律层面,并加强监督和执行力度”,相 比美国,中国上市公司普遍不分红或者少分红,因而投资者投资股市的唯一获利方式是赚取买卖价差,分红太少还导致买入股票的唯一原因是为了卖出,长期投资和 价值投资难以获得收益,导致中国股市的主要投资方式是名副其实的“炒股”。

  此外,各家机构也纷纷建议对熊孩子的约束明晰化,如“建立并完善退市制度”、“完善证券市场交易制度,对T+1和涨跌停板进行改革”、“建立证券投资领域的公益诉讼制度”、“建立股票交易的熔断机制”和“放开金融衍生品准入”等等。

  对于熊孩子,作为监管层的爹妈、作为亲戚的各家机构和作为享受成长红利的投资者都对其充满无限期许,但是,只有通过各项措施改变这个熊孩子,对其进行教育和引导,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进行惩罚,才能让他成为一个健康的好孩子。

  毕竟,A股还是很年轻,还有很美好的发展前途。

关键词阅读:熊孩子 暴跌 沪指 A股市场 熔断机制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