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再发“新三箭”距离目标仍遥远

2015-09-28 22:35:0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9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记者会上表示,“安倍经济学”进入第二阶段,并提出了“新三支箭”。他解释由于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已经通过,所以在今后三年的任期内,将把复苏经济作为最优先课题。这是安倍晋三获资格留任日本首相后首次阐释执政方略,此前一天的9月24日晚间,日本自民党召开两院议员大会,正式决定安倍晋三连任自民党总裁,随后他在记者会上亮出“新三支箭”。

  新老三箭比较

  坐稳了首相位置的安倍晋三再次主打经济牌,这次抛出的升级版“三支箭”包括:第一支强大经济之箭,第二支育儿支援之箭,第三支社会保障之箭。25日晚,安倍在记者会上强调推出“新三支箭”的重要意义是“挑战少子高龄化这个结构性课题,让其成为建造一亿总活跃时代的新起点”。

  早在2012年年底,安倍晋三两次就任日本首相后提出的安倍经济学等政策中也有“三支箭”——金融之箭、财政之箭、民间投资之箭。比较新老“三支箭”,可以发现安倍的新三箭对老三箭进行了补充和修正,老三箭中无论是金融政策、财政政策,还是投资政策全部剑指增加流动性刺激经济,意在通过货币贬值的形式提升日本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使日本经济摆脱通缩状态,老三箭的实质就是在搞量化宽松那一套。

  新三箭中除了第一支箭保留了刺激经济的老调子,第二和第三两箭均属于民生保障范畴,支援育儿是为了应对日本社会“少子化”日趋严重问题,而加大保障力度和“少子化”也有直接关联,因为日益严峻的老龄化社会结构迫使政府加大养老投入。不过,后两个问题归根结底还要靠经济发展来促进。

  安倍经济学第二幕提出的新三箭,暴露出当前日本经济社会正面临难以梳理的纠结,安倍经济学第一幕的老三箭没能把日本经济拉出萎缩的泥潭,尚需新三箭继续发力;除此以外,长期的经济低迷,导致日本的出生率长期徘徊在1.4%左右,不但未来劳动力供给将会出现紧张状况,而且还会加剧老龄化社会的保障压力。安倍晋三赢得自民党总裁一职以后,在今后三年的执政时间里不得不着手处理这些棘手的民生保障问题。

  新三箭中靶难度大

  欲知安倍的新三箭能否射中靶心,可以先看看老三箭的效果如何。

  自2012年第四季度安倍执政以来,两年半时间里日本GDP仅增加了27万亿日元,剔除物价变动因素以后实际GDP增长了11万亿日元。今年第二季度名义GDP换算成年率约为499万亿日元,经济增长率为-1.2%。8月份CPI为0.2%,核心CPI只有-0.1%,再次陷入通缩,重回2013年4月之前的情景。日本央行4月份曾预计今年全年经济增长率为2%,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份对其今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期只有0.8%,而且表示这一预期仍有下调可能。

  当前的日本消费、投资、通胀现状表明,超级QE无法如期推升国内通胀和促进经济增长,安倍经济学老三箭的目标已经不可能现实,当年的经济复苏不过是货币强刺激下的昙花一现:实体经济增长乏力,就业与收入难以提升,从而导致消费也无法扩大。

  面对安倍的经济治理成果,三大国际评级机构接二连三给出了降级的“评价”。最早行动的是穆迪,去年12月将日本国债评级由“Aa3”下调一级至“A1”。今年4月,惠誉看不下去了,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A”。最后,标准普尔也坐不住了,本月16日宣布将日本主权信用评级从“AA-”下调一级至“A+”。至此,三大国际评级机构全部对安倍的经济治理现状做出了表态,直接宣告安倍经济学老三箭“脱靶”。不仅如此,标准普尔对日本经济的未来也不看好,认为接下来2到3年安倍经济学不能改变其经济恶化的趋势。

  老三箭已经黯然谢幕,安倍又在9月24日提出了“新三箭”。但是,从当前日本经济来看,“新三箭”中靶的概率似乎也不高。

  先是第一箭,安倍虽然把经济强筋健骨放在第一位,但在经历了老三箭的挫折之后,今后怎么下手刺激经济,思路仍不明朗。在25日记者会上,安倍含糊其辞地应付了共同社记者的提问。这就摆明了安倍虽然提出了强劲经济的目标,但并没有想好具体的步骤,或许这又是安倍为了巩固执政地位而画的一个大饼。

  具体分析第一箭的行动目标,安倍提出要把2014年度490万亿日元的名义GDP扩大至600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2万亿元)。上文提到日本今年第二季度名义GDP换算成年率约为499万亿日元,经济增长率为-1.2%。据此判断距实现目标尚有近100万亿日元的差距,而且需要具有较高的名义经济增长率才有可能达成。但是经济增长率却是非常不给力,不要说当前的负增长率,就是转负为正也必须要达到3%以上才有望在2020年(日本名义GDP将达到594万亿日元)接近目标。更何况让日本名义经济增长率超过3%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上一次日本名义经济增长率超过3%还是在泡沫经济末期的1991年。这样就好理解为什么安倍提出了600万亿日元的目标而并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也许3年,也许5年甚至更长。实际上由于缺乏具体措施,实现这一目标难度很大。

  再看第二箭,日本的各级创生部门早就在做鼓励生育的事情,但是人口出生数量还是年年下滑。据日本厚生劳动省统计,2014年日本有100多万新生儿,比2013年减少近1万人。据估计,2050年日本总人口将下降到9700万人,比现在减少3000万人。安倍政府在去年年末已经不断改善生育政策,对养育孩子的家庭给予更多支持,但是出生率仍在不断下降。在经济不景气的背景下,要将生育率由2013年的1.43%提高至1.8%殊非易事。

  最后看第三箭,出生率下降必然会迎来老龄化社会,加大社会保障是题中应有之义。据日本总务省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日本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为3384万人,约占人口总数的26.7%。但是日本的养老产业相比老年人口数量已经捉襟见肘。随着今后老龄人口的增加,“老无所依”的状况还会加剧。

  作为一名政客,安倍晋三的终极理想就是修改和平宪法。本月安保法案的通过被安倍视为阶段性胜利;不管是安倍经济学的老三箭还是新三箭,安倍都把它当做推动修宪的工具加以利用。今后安倍能否干满三年任期并实现修宪的夙愿,关键还是要看日本经济。修宪的动议必须获得国会两院三分之二以上票数,如果能让日本经济摆脱通缩,那么,安倍在明年的参议院选举中有望获胜,就可以着手推动修宪;不过,安倍要实现这些目标并非易事。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