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建保障投资者权益的开放新体制

2015-09-22 07:42:13 来源:时代周报

  [摘要] 被称为“对外开放新50条”的这个“若干意见”,提出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与促创新,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开放型经济强国”。

  9月22- 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联合国成立70周年系列峰会。随访的中国15位知名企业家,将在西雅图参与中美企业家间的一场“重量级的对话”。在此前夕,新华社转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的若干意见》。总结过去经验教训,被称为“对外开放新50条”的这个“若干意见”,提出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与促创新,建设“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和“开放型经济强国”。

  人类所能犯的最大方法论失误就是对现实状况的评估拒绝“实事求是”。明确对外开放的目标在于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具有重大意义。中国从1840年林则徐“开眼看世界”开始,启蒙思想家魏源1842年在《海国图志》里所说的“师夷长技”发展观并没有过时。应当果断拒绝夜郎自大和闭关锁国,继续谦虚学习世界文明中那些有利于中国改革、发展与创新的先进科学技术、优秀企业管理方式和卓越的国家治理经验。

  科学技术的重要性自不待言。由于其立竿见影之效,早已成为举国上下共识。值得讨论的是如何在管理与治理上坚持对外开放。最近几年来,李嘉诚的产业纷纷离开中国,引起了舆论界的强烈反应。有人撰文呼吁“别让李嘉诚跑了”。在内地投资时,长江实业集团是香港资本。其“出走”初衷,这位商人并没有对外界太多说明,却引发了人们对“外商出走”这个话题的讨论。如何评价某些资本离开中国?9月20日《人民日报》一篇评论指出:“只要中国深入推进改革、坚定完成转型、保持市场活力,就不用担心李嘉诚之后没有资本进来。”显然,非内地籍资本(港澳台资本及中华区外的各种资本)在中国的投资信心,需要我们在制度层面给他们一颗定心丸。就“创新外商投资管理体制”,《若干意见》指出,将“统一内外资法律法规”给予外商国民待遇。这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承认,为了结束曾经的闭关锁国,改革开放初期给予外商的一些优惠政策是合理的。但今天外商更在乎“政策稳定、透明、可预期,营造规范的制度环境和稳定的市场环境”,中国将以开放倒逼改革。

  应当推进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让市场与政府合理分工,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让权利均等起来,确保投资自由。惟其如此,内有“国进民退”压力、外有境外大资本竞争的民营资本才有可能有新的作为。“完善外商投资监管体系”等意见,亦以规范中国市场经济为目标。坚决不让一些外商为了实现自身的超额利润在中国市场上兴风作浪,制造金融风险和经济领域内的动荡。

  我们不仅要认真考虑如何规范“引进来”,还要妥善“走出去”。魏源时代中国没有能力“走出去”。经过将近40年改革开放和持续不断的努力,今日中国不仅引进来,还能以“外商”的姿态走出去。中国对外开放没有句号,国内改革亦没有止境。

  具体到对外开放的各个环节,从顶层设计到区域建设,以致“一带一路”、自由贸易试验园区、金融自由化和人民币国际化等各领域方面,首先是竞争中谦虚学习他国经验。同时,坚持健全体制机制,有效管控风险,切实提升维护国家安全的能力。

  给投资者一颗定心丸,当前特别关键的是在战略层面研究并落实对中资企业“走出去”的权利保护。国家利益犬牙交错,矛盾重重。不同国家各种类型的冲突和危机不断。随着开放的全面布局,中国的行为模式、尤其是外交模式迟早会发生翻天覆地的转型。中国需要加强对海外投资和海外中国人的权利保护。首先是知彼知己,努力加强中国对国际市场和各个经济体内部的社会与政治生态的研究。其次,应当提高中国政府对海外突发性事件的预警能力、危机处理能力以及事后的问题总结能力。进一步地,中国应当在经验哲学意义上形成一套现代化的组织机构制度体系和系统能力。

  总之,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构建全方位的法治型新经济,需要魄力和定力。最近跨行政区的重点突破式改革旨在打破地方保护主义、全面促进对内开放。构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则力图引进来、走出去,在制度层面使对内对外开放互相促进,让改革在开放中升级换代,最终建设开放型经济强国。这是中国改革开放正确的道路。我们应该敢于在实事求是中解放思想,让开放与创新为改革冲破封闭观念的牢笼。

关键词阅读:体制机制 投资者权益 外商 社论 开放型经济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