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不涨”变“3年即涨”的真问题

2015-09-07 08:41:09 来源:红网 作者:陈庆贵

  中秋小长假、“十一”黄金周来临前夕,多个4A、5A景区传出涨价的消息,有出游计划的人们大呼扫兴(9月6日中国新闻网)。景区门票“3年不涨”异变为“3年即涨”,已成为当下不争事实。

  我注意到,自实行景区票价“3年期”调整规定以来,大抵形成了“3年到期涨价——舆论反对公众不满——3年到期再涨价——舆论再反对公众再不满”恶性循环的周期怪圈,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旅游业的奇葩级尴尬。究其原因,公空间不满反对声,大多泛泛而谈或情绪化表达,庶几乏有说到点子上者,换言之,未能真正廓清和抵达“3年不涨”变“3年即涨”的真问题。

  对“3年不涨”变“3年即涨”怪象,我看起码有三个问题需要廓清。景点涨价钱应由谁出?景区票价作为对景区投入和运营成本的补偿,本质上是对景点属性权益的分配和让渡。说白了,是在政府、景区、旅客钱袋中钞票转移的一种平衡。尤须厘清的是,不少景区占有公共资源,具有公益属性,是作为公共政府理应提供给公众的公共产品。换言之,政府有责任义务参与公益部分的无偿投资或微利运营,而不是悉由景点抑或主要依赖门票涨价补偿成本维持运营,更非政府将景区门票收入错位掠夺为地方财政的增长点或外快肥缺。从媒体报道看,时下不少景区的公益性界限十分模糊,景区大都实行混合式市场动作。如是,“3年不涨”变“3年即涨”便不足为怪。此其一。

  再者,“3年不涨”“3年即涨”到底是否合理?其实,门票价格交由市场定价也好,抑或实行政府监督定价亦罢,设定“3年不涨”皆疑似违反价值规律。照理说,门票该涨时随时可涨,为何要等到3年;反之,不该涨的3年后也不能涨。3年作为时间概念,与门票价格涨落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其实,真正需要理性关注和廓清的倒应当是门票价格到底该不该涨?应当涨多少?而不是所谓“3年不涨”变“3年即涨”现象本身。由于长期缺少对真问题的关注把握,衍生的目下怪圈和误区便是,众景区似乎心照不宣约定俗成形成“3年不涨”即“3年即涨”认知,贻入3年周期性跟风涨价冲动误区、公众则陷入“凡涨必反”“反了白反”非理性误区。这便是上文我所谓“涨价——反对——再涨价——再反对”之恶性循环误区。老是公鸡求欢兜圈圈,结果除了徒费口舌什么问题也没解决,反而使问题愈演愈烈积重难返。

  还有,门票涨价监管到底是否管用管住?我一向认为,“3年不涨”之所以变异为“3年即涨”,不能不说至少暴露现时监管两大问题。一则,监管不力。应当说,时下各地景区罹患涨价“冲动症”,导因之一正是作为监管前置程序的“涨价听证会”,早已事实上已异化为“涨价通过会”。当一个听证会便成聋子耳朵做做摆饰,“3年不涨”变成“3年即涨”纯属正常,反之倒反而不正常。再则,监督残缺。多年来,人们只熟视景区门票涨价,却从未见过门票降价。而按照价值规律和市场竞争规律,门票价格理应受经济形势、供求关系、利率水平、成本变动等要素作用,有涨有落“价格围绕价值上下波动”。如果说“政府是市场经济的守夜人”,监管“无形之手”不便不应不宜过多干预市场“无形之手”作用,作为实行政府监管门票价格的责任部门,对景区门票在经济下行、游客减少、景区缩水、运营成本下降等情形下的逆势上扬,则理应“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而不是实行装聋作哑的“驼鸟监管”。我坚持认为,单就监管维度审视,“3年不涨”变“3年即涨”的问题,实则也是监督“先天不足,后天失调”的问题。可以断言肯定的是,假若监管守土有责不辱使命当好“看门狗”“守门员”,老百姓(行情603883,咨询)自然就不用操心劳“3年不涨”变“3年即涨”的神,从而操心也是白操心,劳神也是劳空神。

  我想善意提醒旅游业者的是,时下因国内宏观经济形势下行,用旅游引擎拉动内需已然成为顶层提振经济的优先战略选项。对旅游业者而言,这既是需要识时顺势的时事政治,也是行业加速发展由做大到做强的绝佳“利好”机遇。无论作何计策如何计策,大智者绝非涨价“自古华山一条路”,振兴旅游之路堪称“条条大路通罗马”;只有鼠目寸光者才亦步亦趋迷信盲从,在涨价一棵树上吊死。值得警惕是,目下,设若谓国内旅游顶多只是“算术级”增长的话,境外游则成“几何级”增长且呈现“人往外处走”的后势。我不知道,这到底能否佐证“3年不涨”变“3年即涨”与国内客被逼出国门带火境外游正相关;但我知道,国内游即期未来效益肯定与“3年不涨”变“3年即涨”负相关。不信,走着瞧吧。

  文/陈庆贵

关键词阅读:3年不涨 3年即涨 景区门票 公共政府 看门狗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