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起飞和反腐起飞

2015-08-18 08:51:31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叶竹盛

  现代化理论中,国家发展在不同的轨道上,既包括国民收入的经济发展轨道,也包括民主与法治的政治发展过程。其中一个重要的轨道是政治腐败向政治清明的发展。二战结束至今,世界范围内一些国家实现了民主化,也走向了法治,经济起飞,并保持良好势头;但只有极少数国家真正摆脱了腐败的泥潭,走向廉洁国家。

  发展之路常常是曲折反复的。全球范围内,经济是发展成果最好的领域,但一些国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可能遇到诸如“中等收入陷阱”种种障碍,停滞不前,甚至严重倒退。相类似的,在反腐方面,一些国家长期陷于反腐困境,越反越腐,在一些激烈的反腐运动过后,腐败很快反弹。

  摆脱贫困得靠强劲的经济起飞,那么走向廉洁的道路上如何才能让“反腐起飞”?中国已经经历了经济起飞的初步阶段,目前经济发展和反腐都处于关键时刻。前景到底如何,中国能否突破腐败屏障,在经济起飞的同时迎来反腐起飞?这些问题目前未必有确切的答案。

  日本经济学者伊凡·奥斯本曾提出过一个“反腐败的起飞理论”。一般认为,腐败会挫败经济发展,成为经济停滞乃至倒退的罪魁祸首,要实现工业化,就必须大力反腐;但是他认为,在一定条件下,经济发展也可能成为反腐败的推动力,经济起飞也可能带动反腐起飞。

  反腐起飞的关键节点是经济活动的产出大于腐败的收益,此时人们通过生产获得的收益高于寻租获得的收益,或是寻租付出的成本高于生产收益,人们便倾向于不进行寻租,而是有动力“投资”反腐制度,例如加强建设法治等等。法治改善又会促进经济进一步发展,进而再增强投资法治的动力,使经济发展和反腐进入良性循环,两者齐头并进。这也是现当代一些国家的经济腾飞与反腐同时迅速进展的内在逻辑。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只要经济发展了,就会进入这样的良性循环,反腐起飞还存在特定的制度条件。其中一个条件是,必须存在淘汰腐败官员的政治竞争机制。寻租理论上有一个“塔洛克悖论”,官员们只收取极低的报酬就滥用权力帮助他人获得不成比例的收益,这种“对价”的不平衡并不符合等价交换的规律。这意味着寻租成本异常低廉,反腐进入“起飞点”的经济收益门槛也相应更高,因此反腐起飞更难发生,甚至可能在起飞发生之前,经济发展已经输掉了与腐败的竞赛,那么不仅反腐起飞不会发生,经济起飞也将中途折翼。

  对于“塔洛克悖论”,学者们提出了一些解释,其中一种是,官员出卖权力的成本太低,他们并不计较收益的高低,因为总是盈利的。建立淘汰腐败官员的政治竞争机制,便是提高他们出卖权力的成本,进而提高了权力寻租的成本,使市场经济力量更容易胜过腐败经济,触发反腐起飞点。

  只有通过淘汰腐败官员的政治竞争机制,控制腐败的市场意愿才可能通过这样的机制发生作用,产生政治后果,提振政治的廉洁面貌。这种竞争机制未必是选举式的,可以有多种方式,最核心的要求是,这种机制必须能够感受民意,对民意做出反应。

  放在中国语境下讲,反腐必须起飞,这不仅事关政治清明的前途,更是能否保存过去三十多年改革成果的关键。

  (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

关键词阅读:经济起飞 经济发展 投资 塔洛克悖论 经济活动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