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取综合措施加大稳投资力度

2015-08-04 04:15:31 来源:上海证券报

  ■1-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4%,增速分别较上年同期和全年放缓5.9和4.3个百分点,月度之间呈现出“跌势明显、近期趋稳”的态势。展望下半年,投资重大工程包的扩围、稳增长政策落实审计、盘活存量财政资金、放松城投公司债券发行条件、房地产市场回暖、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增强等将是稳投资的重要因素。

  ■但是,企业自主投资意愿不强、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投资能力受限、PPP模式实质性进展较慢、资金尚未有效流入实体经济仍将困扰着投资形势好转。综合判断,全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望达到12%左右,依旧延续着“两低一高”的基本格局,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低增速,基础设施投资高增速。建议加快推进重点项目建设、加快推进PPP模式、降低长期融资成本以及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

  当前固定资产投资的基本特征

  1、投资增速跌势明显,近期有趋稳迹象

  今年以来,与宏观经济增速回落相对应,我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行趋势明显。1-6月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1.4%,增幅分别较上年同期和全年放缓5.9和4.3个百分点。近期投资呈现趋稳迹象,5月份以来投资当月增速逐月提升。5月份、6月份投资增速分别达到10%、11.4%,较上月提高0.6和1.4个百分点。投资价格指数继续回落,降至99附近,剔除价格因素后,上半年投资实际增速为12.5%,同比回落3.8个百分点。

  2、三大主要投资领域全面减速

  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是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三大领域投资增速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走势。1-6月份制造业、基础设施、房地产开发投资分别增长9.7%、19.2%和4.6%,增幅同比分别放缓5.1、3.6和9.5个百分点。三大领域投资规模合计占总投资的74.5%,拉动投资增长8.2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是支撑投资增速的主要因素,高出投资增速7.8个百分点。其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投资增速较快,同比增长20.9%。

  在主要行业中,1-6月份高耗能行业(不含石油加工业)投资增长8.6%,同比回落2.7个百分点,比制造业投资增速低1.1个百分点。装备制造业(不含仪器仪表制造业)投资增长11.2%,同比回落4.5个百分点,比制造业投资增速高1.5个百分点。

  3、第三产业投资比重有所提高

  分产业看,1-6月份,第一产业投资占比2.6%,同比提高0.3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投资占比41.1%,同比降低0.8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占比56.3%,同比提高0.5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投资是稳定投资增速的主要力量,即使剔除房地产开发投资、基建投资(不含电、热、气及水生产供应业)后同比增速仍为14.1%,高出总体投资2.7个百分点。其中,卫生和社会工作服务业投资增长30.2%,同比加快8.8个百分点。

  4、中部地区投资增速较快

  1-6月份,东、中、西部地区投资分别增长10.1%、14.9%和9.9%,中部地区投资增速持续高于东部地区,投资的区域结构有所改善。东、中、西部地区投资增速分别同比放缓了6.2、4.3和8.7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分别同比放缓9.7、8.3和10.1个百分点。东部地区经济结构转型升级取得一定进展,投资降幅相对较小。中部地区稳投资的政策力度较大,投资形势总体相对稳定。西部地区面临能源资源需求低迷、产能过剩、房地产市场下行等多重不利因素,投资减速幅度较大。

  5、民间投资增速显著放缓

  1-6月份,民间投资增长11.4%,同比回落8.7个百分点,近6年来首次与总体投资增速持平。民间投资占全部投资的比重达到65.1%,与上年同期持平。国有及国有控股投资增长12.3%,高出民间投资增速0.9个百分点。民间投资疲弱反映出企业自主投资意愿不强,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在稳投资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6、到位资金增速降至个位数

  1-6月份,投资到位资金增长6.3%,同比回落6.9个百分点。资金覆盖率(到位资金/投资完成额)为1.1,也低于历史同期水平。其中,国内贷款同比下降4.8%,连续四个月累计增速为负,信贷资金约束比较明显。自筹资金同比增长8.6%,同比回落8.1个百分点。

  7、新开工项目增长缓慢

  1-6月份,新开工项目(不含房地产开发)计划总投资19.2万亿元,仅增长1.6%,同比回落12个百分点,增速为历史同期极低水平。其中,亿元以上新开工项目不足问题比较突出,新开工大项目的比重远低于往年60%左右的平均水平。施工项目(不含房地产开发)计划总投资76.6万亿元,增长3.7%,同比回落10.8个百分点。

  当前固定资产投资需要关注的主要问题

  当前,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行压力仍然较大,底部尚未充分探明。近期投资增速虽有所趋稳,但持续性有待考验。投资领域需要密切关注的主要问题有:企业自主投资意愿不强、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投资能力受限、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实质性进展较慢、资金未能有效进入实体经济。

  1、企业自主投资意愿不强

  今年以来,外贸形势低于预期,产能过剩矛盾依然存在,PPI连续39个月下降,工业企业利润受到明显侵蚀,自主投资意愿不强。1-5月份,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下降0.8%,考虑到同期企业投资收益增长较快,剔除投资收益后的利润降幅将更大。工业产成品库存增速持续下降,PMI产成品库存低于荣枯线,工业企业整体仍处于去库存阶段,缺乏扩大再生产进行投资的意愿。

  此外,房地产市场下行调整,房地产企业开发投资意愿也明显降低,反映在土地购置面积深度下滑,到位资金增速降至个位数,房屋新开工面积持续下降。民间主体的投资反应比较灵敏,制造业投资(民间投资比重超过85%)、房地产开发投资(民间投资比重超过70%)增速同比明显回落。

  2、地方政府及融资平台投资能力受限

  受公共财政收入低速增长、土地出让收入大幅减少以及偿债高峰期等因素影响,地方政府可用于投资建设的财力明显不足,引导带动社会资本的能力较弱。1-6月份,公共财政收入同口径增长4.7%,土地出让收入下降38.3%。此外,作为基础设施的主要建设者,地方融资平台因脱钩政府信用,叠加土地市场遇冷,融资成本和难度大幅度提高,投资能力显著削弱。

  3、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实质性进展较慢

  政府力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模式)以吸引社会资本进入市政公用领域和公共服务领域,拓宽投资资金来源。目前来看,实际效果并不理想。发改委发布的PPP项目已达1043个,总投资1.97万亿元,但项目签约率不足两成。项目收益率不高、市县级基层政府10%的财政红线偏低是导致PPP项目进展较慢的主要原因。

  4、资金尚未有效流入实体经济

  央行陆续通过中期借贷便利(MLF)、常备借贷便利(SLF)、抵押补充贷款(PSL)、降息降准向市场提供流动性,这些措施保持了金融市场的适度流动性,基本稳定了市场预期。货币市场利率明显降低,7天回购利率已经降至3%以下,属于近5年以来的较低水平,1年期国债收益率自4月份以来已经回落超过80个基点。

  但是货币传导机制不畅,长端利率未见明显下行,仍然处在较高水平。国债收益率曲线变得陡峭,10年期与1年期国债期限利差扩大到100个基点以上。可见,资金尚未有效引入实体经济,更多的是以债务展期、投入股市等形式留在金融系统。1-6月份投资资金来源中的国内贷款同比下降,与非金融性公司新增中长期贷款增长13.1%形成鲜明对比。企业融资成本仍然偏高,融资难融资贵矛盾持续困扰着投资和经济企稳。截至6月份全国新发放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97%,考虑到出厂价格下降等因素,实际利率会更高。

  下半年投资稳定增长的有利因素

  一是投资重大工程包的扩围。

  国家在加快推进信息电网油气等重大网络工程、健康养老服务、生态环保、清洁能源、粮食水利、交通、油气及矿产资源保障工程等7类重大工程包建设的基础上,积极筹划新兴产业、增强制造业核心竞争力、现代物流、城市轨道交通4类新的工程包。11个工程包涵盖着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市政建设、节能环保以及健康养老等新兴领域或薄弱环节,投资空间较大。

  二是稳增长政策落实审计有助于督察并推进重大投资项目。

  由审计署统一部署的稳增长政策落实审计正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审计对象包括各级政府部门、大型国有企业,重点审计重大项目的落实情况。对涉及面广、资金量大、落实难度大的水利、铁路、城市基础设施、棚户区改造等方面进行全过程跟踪审计,以保障政策得以贯彻执行。

  三是加快盘活存量财政资金、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加快预算执行将提高政府投资能力。

  政府已经出台财政资金统筹使用方案,盘活各领域“沉睡”的财政资金,统筹用于发展急需的重点领域和优先保障民生支出,增加资金有效供给。地方政府债券置换存量债务额度已经达到2万亿,可为地方政府节约利息支出1000亿元左右。此外,今年以来支出预算执行进度明显加快,1-6月份财政盈余同比减少3172亿元。以上举措将增强积极财政政策的效力,提高政府投资能力和引导带动能力。

  四是城投公司债券发行条件有所放松

  发改委近期放松了城投公司的企业债券发行条件和数量限制,并允许将部分筹集资金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和补充运营资金,鼓励优质企业发债用于重点领域、重点项目融资,预计基础设施领域的资金来源将有所改善。

  五是房地产市场呈现回暖迹象。

  随着稳定房地产市场的利好政策效应逐步释放,部分房企适时加大促销力度,房地产市场有所回暖。1-6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长3.9%,商品房销售额增长10%,分别扭转了长达15个月和14个月的累计负增长。随着销售回暖,房地产库存消化加速。住宅待售面积已经连续两个月大幅度减少。5月末住宅待售面积减少了121万平方米,6月末又减少了191万平方米。央行城镇储户问卷调查显示,未来3个月内准备出手购买住房的居民占比较上季大幅提高0.9个百分点。预计下半年房地产开发投资将在销售回暖的带动下实现提升。

  六是降息降准、信贷资产证券化、保险投资基金等措施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今年以来,一次降息、两次降准,新增5000亿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规模,设立3000亿中国保险投资基金等措施陆续出台,银行系统信贷投放能力有望增强,长期稳定资金也将直接助力大型基础设施项目。

  综合判断,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有望达到12%左右,延续着“两低一高”的基本格局,制造业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低增速,基础设施投资高增速。

  未来一段时期的政策取向

  1、加快推进重大项目建设

  一是建立重大项目的政银企社合作对接机制,搭建信息共享、资金对接的平台,保障重大项目的资金供应。二是必要时增发一定额度的长期建设国债,专项用于支持具有全局性、基础性、战略性意义的重大工程建设。三是统筹落实重大项目建设用地,及时为重点项目建设办理用地手续。四是部分稳投资压力较大的地区,允许提前开工一批条件成熟、群众急需的“十三五”规划项目。五是充实重点项目储备,在重点产业、基础设施和民生领域筛选储备重点项目,分级分类纳入项目储备库。

  2、加快推进PPP模式

  一是中央层面安排PPP项目前期工作费,支持地方政府开展PPP项目的前期工作,推进项目签约及落地实施。二是加大专项转移支付资金、税收优惠政策、PPP引导基金对PPP项目的支持力度。三是加强地方政府履约约束机制,对地方政府违约行为,实施上级财政对下级财政的结算扣款惩罚,切实保障社会资本的合法权益。四是制订PPP项目标准化合同范文和分行业合同,提供更加细化可操作的实施指引。五是总结提炼已执行PPP项目的可复制、可推广经验,并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推介。

  3、降低长期融资成本

  一是用好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盘活银行系统存量信贷资产,增强信贷投放能力。二是充分发挥政策性金融机构提供长期稳定、低成本资金的能力。三是制定保险资金直接投资实体经济的便利化政策,促进保险资金流向实体经济。四是清理整顿财务顾问费、咨询服务费等不合理金融服务收费。五是引导商业性担保机构为小微企业提供担保服务,提高小微企业信贷可获得性。六是完善多层次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资体系,大力发展直接股权投资。七是大力发展民营银行、小微银行和社区银行,推动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4、深化投资审批制度改革

  一是进一步取消和下放投资审批权限,切实解决前置手续繁杂、效率低下,依附于行政审批的中介服务不规范、收费不合理等问题。二是解决不同审批部门权限下放不同步的问题,促进土地、环评、安全等审批权限同步下放,提高简政放权的综合成效。三是清理审批事项互为前置、互相掣肘的情况,提高审批效率。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