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痛苦”转型经济方能“破茧成蝶”

2015-08-04 04:14:52 来源:上海证券报

  今年上半年我国GDP增长7%,达到年度增长目标。事实上,GDP增速在7.0%或6.9%已不重要,今天对中国经济而言,更需细细解剖产业结构、需求拉动和驱动因素。产业转型非一朝一夕之功,需求升级尚需时日,解决资本的结构性问题也需多方努力。但是,只要创新驱动、产业升级、经济转型的大方向没变,改革动力不减,经过“痛苦”的转型,相信经济终能“破茧成蝶”,迎来高质量的稳健增长期。

  论GDP产业结构,一般分为三大产业。我国第一产业对GDP增速的贡献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近十年基本在5%以内,并且呈现季节性变化,一般第一、二季度贡献率较低,第三、四季度贡献率较高,这与农业产品的季节性产出有关。因此,对GDP增速起显著影响的实际是第二、三产业。在金融危机之前的2004年至2007年,我国第二产业对GDP增速贡献基本在49%至53%的区间内,但金融危机打乱了经济节奏,在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之下,基建、钢铁等第二产业投资猛增,第二产业贡献率最高在2010年达57%,为2003年以来最高水平。但是,投资带来的产业增长不可持续,更遑论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无效率的、导致产能过剩的投资。因此,2010年之后第二产业贡献率逐步下滑,在今年上半年降到39.9%,为2000年以来最低水平。这反映了投资带动经济增长的不可持续性,第二产业比重下降的趋势。

  第一产业贡献较小、第二产业贡献下滑,必然需要第三产业填补第二产业的下降。今年上半年第三产业对GDP贡献率达56.7%,创2000年以来新高。看产业结构变迁,民以食为天,第一产业仍是基础性产业,但在工业化时代对经济贡献较小;在工业化时代,第二产业是支柱性产业,如本世纪前10年是制造业和采矿业的黄金时代,带动上下游产业增长;在信息化时代,以服务业为主的第三产业将成为引领经济增长的龙头,资本不再是稀缺的,创新能力和人力资本才是稀缺资源,是企业发展和经济增长的关键要素。

  再看GDP需求结构,分为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需求对GDP的贡献波动性要远大于产业贡献,投资对GDP贡献最高在2009年达95%,但随着信贷增速回落,投资对GDP贡献回落到不足50%。消费对GDP贡献率相对平稳,因为消费是政府不可控的,但也会受到投资的影响。2010年由于投资挤压,消费贡献降至35%的历史低点,但随后逐步回升,2011年以后基本保持在50%以上,今年上半年达到60%,足见消费对GDP的拉动作用日益增强。净出口因素受全球经济影响较大,尤其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我国净出口急剧下滑,2009年对GDP贡献率为-45%,直到去年才明显反弹,贡献率达10%。今年贸易顺差扩大,预计对GDP贡献率也将为正。

  由于投资增速持续下降,未来消费在GDP增长中或将起到更重要的作用;随着美国经济逐步复苏、欧元区国家债务危机逐步缓解,预计净出口将有所恢复,但仍难起到主导性作用。因此,在稳增长压力较大、消费短期内难以快速增长的情况下,保持GDP增速仍有赖于投资,因此二季度开始政府加大基建投资,2万亿地方政府债务置换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储备了“弹药”,以便必要时加大投资力度。

  产业结构的转变和需求拉动因素的转变是一脉相承的,由于产业结构中第二产业占比下降,而第二产业中如采矿业和传统制造业发展都需要大量投资,遂使投资需求对GDP的拉动减少。第三产业更多是服务性行业,有利于促进消费增长,从而使消费对GDP贡献上升。中央多次提出加快“生产性服务业”的发展,其实是找到了投资和消费的结合点,因为生产性服务业如信息技术、物流、运输等发展都需要大量投资,同时产业升级又能促进消费增长,以投资带动消费,拉动经济增长,比以前传统制造业的产能投资要更有效。今年上半年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和交通运输邮政业投资同比增速分别达到29%、52%和21%,远高于11%的固定资产平均增速,意味着传统制造业投资放缓的情况下,必须依靠生产性服务业的投资,同时带动消费增长。此外,基础设施建设仍保持较高增速,今年上半年为19%,由于基建一般是政府主导的,这意味着政府在加大力度促投资,稳增长。

  从经济增长的驱动因素看,包括资本、劳动力和技术进步。我国尽管劳动力人口过了高峰期,人口红利期似也告一段落,但未来人力资本仍有提升空间,但企业招工难与大学生找工作难并存的现象说明仍不乏结构性矛盾。未来大学教育如能更好地对接劳动力市场、提升学生实践能力,将明显提升人力资本要素。

  技术进步和创新是我国当前经济发展的关键力量,过去30多年,我国以市场换技术,以低劳动力成本发展初级制造业,但今天我国劳动力成本优势已不如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我国自主品牌也开始崛起,与发达国家的技术进步正在缩小,引进和模仿技术的边际效用递减,须要依靠自主的技术创新,以市场机制和创新驱动使产业升级、经济转型。

  目前,我国无论是货币还是外汇储备,均非常充裕,但资本总量充足只是一方面,资本的配置效率是更关键的要素。眼下信贷需求下降,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仍难以解决,表明资金结构是有一定问题的,如国企占用大量信贷资源,而且是政府隐性兜底,无法出清,这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信贷资源的配置,导致资本总量不缺、但局部结构上有矛盾。如果资本结构性问题解决了,将更好地优化资源配置、促进经济增长。

  (作者系特许金融分析师CFA,供职于中国光大银行(行情601818,咨询))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