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会引入国家破产机制吗?

2015-07-31 03:54:0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冯迪凡

  在“劝退”希腊之事上,德国依旧不死心。

  本周,德国政府重要经济智囊——经济五贤人推出重磅年度报告《希腊危机后果及更加稳定的欧元区》。这份长达52页的报告提出一个鲜明的观点,即欧元区改革重点应放在建立“主权国家破产”机制,而对于长期不合作的违约国,“退出欧元区”将成为最后选项。

  自欧债危机以来,为填补《马斯特里赫特条约》(下称《马约》)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方面的漏洞,经济五贤人每年都提出尖锐建议,其中不少都成为了欧盟在近五年中规则修补制定的蓝本。经济五贤人的报告也通常被称为“马约2.0版”。此次该经济智囊所瞄准的则是《马约》中的“不纾困条款”(No Bail-Out Clause)。

  欧元区国家破产机制

  “我们的目标是,通过对于财政规则的一致应用减少主权债务,并通过建立一个主权破产机制(sovereign insolvency mechanism)的方式,增强"不纾困条款"的可信性。”德国经济专家委员会(即经济五贤人的正式名称)主席克里斯托弗·施密特表示,“为了确保货币联盟的凝聚力,我们必须认识到,债权国选民不能永远都时刻准备着去资助债务国。”

  根据上述报告,这一主权破产机制,在防止危机发生方面,将成为一项重要工具。具体而言,当某一国家即将破产之时,该主权破产机制将迫使私人投资者承担损失,因而促使投资者更详细地评估主权风险。

  同时,在产生过度负债或在财政政策方面重大违约的事件时,必须在对私人债务持有者进行债务扣减(haircut)之后,方可批准欧洲稳定机制(ESM)对该国的救赎方案。

  不过,鉴于欧元区的主权债务的水平如此之高,该经济智囊也认为,事先人为引入固定债务阈值破产程序在短期内是不切实际的,但这一现实不应阻止欧元区各国政府在破产制度上开展工作的步伐。

  经济五贤人还在报告中提出另一重要观点,即欧元区内永久不合作的成员国不能威胁欧元的存在。鉴于此,该经济智囊团建议,作为最后一招,允许欧元国退欧的选项必须存在。

  这一提案是专门针对“不纾困条款”所产生的漏洞的。在上个世纪90年代,欧盟国家设计《马约》时,为避免搭便车行为,引入了“不纾困条款”,然而在近期的金融危机之中,部分南欧成员国的财政脆弱性却因此暴露无遗。

  时值希腊债务危机持续发酵,这导致德国经济学界对于第三次救赎计划的达成仍持怀疑态度,同时还认为希腊早晚也会退出欧元区。问题在于,希腊如何能做到在不进行债务减记的同时,完成救赎计划所要求的苛刻改革方案呢?

  然而,如同德国财政部长朔伊布勒所说的,债务减记同欧元区成员国身份不符,因而希腊暂时退出欧元区或许对于希腊而言是一个更佳选择。

  德国家庭企业联合会主席格培尔也指出,目前所达成的第三次救赎计划协议不过就是个破产延期协议罢了。

  格培尔表示,最终希腊永远都还不清债务,受害者则是所有其他欧盟国家纳税人,这样的救赎计划就是拿出钱来换点苟延残喘的时间。

  欧元区货币联盟裂痕累累

  在此次报告中,经济五贤人做出了一些对德国和北部欧洲国家老生常谈的财政记录建议,不过考虑到该智库的地位,这一建议恐怕将在未来更多地出现在欧盟的法规之中。

  其中,经济五贤人指出,欧元区危机解释了单一货币区最根本的设计问题。首先,缺乏经济和财政纪律;其次,在应对危机方面没有可信的应对机制。因此,危机国家必须进行宏观经济调整,包括财政整合、结构性改革并增强经济竞争力。

  不过,即便在应对危机之中,各国也显示出了在放弃国家财政自主权方面强烈的抵抗之心,但德国经济五贤人对此认为,各国应上缴更多在财政方面的主权。

  危机的另一个危险的走向是将欧洲央行变成了承担危机管理者的角色,这在财政整顿方面发出了错误的信号。经济五贤人在报告中认为,解决高额公共债务比率的唯一正确方式,是严格遵守财政规则。

  实际上欧债危机中所暴露出的欧元区深深的裂痕在欧元区创立之初就广泛存在,且并未随着时光推移而消失。一直以来,以德国为首的北部欧洲都希望欧元区成为《马约》规定之下,基于严格财政纪律和超级独立的央行而存在的货币联盟。然而在成立筹备阶段,以法国为代表的南欧国家,则希望欧元区并不需要严格预算规则,并希望一个在政府影响之下存在的央行。

  德国巴伐利亚州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麦克斯认为,欧元区构造存在缺陷。“目前希腊问题虽有缓解,但未来都会艰辛。”麦克斯表示,“希腊退欧不是在今天,在未来也会发生。”

关键词阅读:马约 救赎 不纾困条款 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德国经济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