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传奇人物“逍遥”自杀之谜

2015-07-27 10:20:49 来源:环球老虎财经 作者:文章

  我跟逍遥所在圈子有些许交集,但对其印象不深,同为期货市场爱好者,以及作为经常以文字形式传递“思考”的财经专栏作者,对发生这样的事情感受更为复杂。由于这两天此事在投资界铺天盖地,尤其是跟此次“股灾”联系到了一起,让事情变得更加传奇和具有历史色彩,这引起了我的“好奇”。

  除了对死者表示惋惜,以及对其家人和朋友失去亲人表示哀悼,为了让更多投资者能够珍重生命,避免陷入此类困境,我非常想知道在逍遥生命最后的时间点上,关于他投资方面到底发生了什么,逍遥在投资策略和对未来的思考上,到底出现了什么样的重大失误,以至于走到如此境地。我的分析并不牵扯任何个人生活和道德评判的部分,只从投资的角度谈事,并非“消费死者”,如有冒犯,还请各位原谅。

  关于逍遥是因为操盘巨亏而自杀的报道,目前已有相关人员辟谣,但这并不能掩盖当前这一比较特殊的时间节点。这促使我仔细看了一下逍遥的文字,从其以往的微博和博客当中,虽然能看到很多“禅修”和“教义”的东西,有的甚至比较“玄”,但并没有看出逍遥有更多的怨气或对现实的不满,反倒是对自己的认知和独立思考能力充满信心,甚至有更多骄傲和过度自信的部分。

  在一个如此需要名利的时代,一个操盘手除了静下心来孤独的思考和做交易之外,也需要用文字去影响投资界,传达自己对市场的判断。因此,研究其留给世人的文字,可能就知道其内心的思考和其操盘的逻辑。那么在逍遥生命走向终点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他在想什么?他又做了什么?

  通过阅读和研究逍遥最后一篇公开的文章,让我确定了一件事,不管逍遥之前是否有抑郁症,从时间节点上看,对市场判断上的失败,以及操盘上的孤注一掷是导致其病情加重或直接引起自杀的重要原因。

  首先,逍遥最后一篇文章写于7月7日,题目是“对于这次A股股灾的几点反思!”,既然是反思,肯定就是股市走势已经早已脱离了自己预判。请注意7月7日这个时间,大盘已经从5178跌到了3500点,但离7月9日触底只差了两天。至此,从逍遥的整个思想当中,A股此轮牛市已终结,而且认为“股灾”远没有结束,其证据是,逍遥在文中非常肯定的提道,“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从人气上,此轮难得的牛市已经结束了。信任比黄金重要,一个对政府失去信任了的资本市场,还会有牛市吗?我不敢想象。顺便提一句,千万别以为A股股灾已经结束了……”

  其次,逍遥几乎嘶吼的质疑和痛骂政府采取的“限制股指期货空头开仓”措施,称,“这种行为是流氓行为,是明晃晃的违约,实在令人扼腕叹息。”这是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细节,如果逍遥认为牛市已经结束,股灾还将延续,那为了对冲持股风险,逍遥在7月7日左右做空股指可能性几乎是100%。

  第三,逍遥在文章最后一段提到,“我再顺便提一句,除了关注股市,我们已经可以逐步开始关注大宗商品了。东方不亮西方亮,如果A股的牛市真的结束了,大宗商品的春天也就不远了。”作为一个以期货交易起家的基金经理,怎么可能放过商品期货市场的机会;作为趋势投资者,对已经下跌超过五年的大宗商品市场肯定关注已久;作为杰西·利弗莫尔(华尔街交易奇才)的信徒,逍遥此时进入商品期货市场做趋势交易的概率非常之大,因为他不可能在股票市场等着被自己认为远未结束的“股灾”所吞噬,寻找跨市场机会符合其对交易和套利的信仰。

  基于以上三个细节,我几乎看到了逍遥在7月7日左右在自己交易盘面做了什么。首先,他在股指期货市场开了空仓,然后卖掉了一部分股票(自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现金为王);其次,筹集了资金转战商品期货市场,重仓买入了商品期货。当然,作为浪迹江湖多年的明星级操盘手,除了明面上的控盘基金,私底下筹措资金并不是什么难事。有人曾在微博上问过逍遥自己的持仓情况,他的回答是,“不用去猜我的持仓和仓位,法无定法,你猜不到的,对于投资人而言,每个月直接看一下我基金的净值就够了。”

  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操盘手,当市场出现意外或突发事件,首先要做的当然是判断形势,其次是迅速采取行动。在做出行动、完成布局之后,就需要远离市场,然后静静的等待市场去验证自己的判断,并获得相应的回报。拥有这一完整的过程似乎是每个操盘手最想要的“荣誉”和“成就感”。

  然而,市场的魅力除了给交易天才提供了无限可能之外,也给过度自信者、孤注一掷者带来了重大的不确定性。7月7日之后,市场完全走出了一个与逍遥判断颠倒乾坤的走势,7月8日中金所大幅提高中证500股指期货卖出持仓保证金比例(对于股指期货空头来说是灭顶之灾,因为一旦保证金不够,就可能强制平仓),而更大的风险是,股指在7月9日触底,至今已反弹20%,如在7月7日左右做空股指,可以说损失极其惨重。

  但对于逍遥来说,做空股指可能只动用了一少部分资金,真正的主力资金已悄悄杀入了商品期货市场(做多商品期货)。但令逍遥无法想象的是,同样在这段时间里,商品市场出现了无任何反弹机会的单边下跌。拿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几个品种来说,铜、原油、银、金、白糖等商品期货价格在7月7日至7月24日内单边大幅下跌,下跌幅度均接近或超过10%,尤其是在爆出逍遥在华贸中心酒店跳楼自杀的当周,因美联储强调加息的影响,大宗商品市场加速下跌,黄金、铜等品种几乎出现了崩盘走势。如果逍遥是在7月7日左右(发表最后博文的时间)满仓做多了类似铜等大宗商品,持有到其自杀时为止(7月24日),差不多正好亏损到了“血本无归”(爆仓)的地步。

  对监管层干预股指期货市场的绝望,以及在股票市场的割肉,另外再加上商品期货市场的爆仓,可能是导致逍遥自杀的最直接因素。当然,以上推断和结论仅仅是依据逍遥投资风格,以及留给世人最后一篇专栏文章而得出的,事实到底如何,可能永远都没人能知道了。不过作为著书立说者,往往是以“书”传“意”,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逍遥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反思,而是一篇对自己操盘思路的梳理和对后市的预判,以及所要介入的具体方向,如果看不懂这一点,就很难理解逍遥遇到了什么样的困境,为何恰好是在这个节点上自杀,而不是在“股灾”期间。。

  前几日我重温了一下1983年好莱坞电影《颠倒乾坤 Trading Places》,两个主人公都是优秀的期货交易员,最后联手打败了对手(对手很强大),但打败对手主要是靠提前偷到了对手花重金购买的“农作物数据”(把真的“农作物数据”掉了包),导致对手在高点垄断性吃进“柳橙汁”期货,而在农业部长公布“柳橙产量不受寒冷天气影响”后“柳橙汁”价格大幅下跌,最终对手被清盘(爆仓)、取消了交易席位。

  逍遥的交易天赋可能超乎常人,其哲学和分析理念也高于常人,但他忘了一点,无论是多大的市场,都是有局限性的,都存在其短期不可预知的、强大的影响因素,要知道能够影响华尔街的,不仅有交易天才,更有“美联储”、“劳工部”等机构。就像逍遥很难想明白监管层为何会如此限制股指期货做空、以及大宗商品市场为何会出现如此“落井下石”般的走势一样。

  对于参与交易的各类投资者,必须要承认一点,投资首先是一门科学,其次才是艺术和哲学,很多高手一开始就想用艺术和哲学驾驭投资,殊不知危险至极,走到最后能突破抑郁牢笼的真不多。索罗斯叱咤风云几十载,靠的并不是所谓的反射理论(哲学只在修炼自己的内心),其真正的每一笔投资,都经过了严格的计算和风险评估。索罗斯有句话叫,永远不要孤注一掷。

  逍遥的投资哲学与其偶像杰西·利弗莫尔相似,研究市场情绪和人心的部分高于研究数据和模型,在他们眼里,对手并不是自己,而是形形色色的人心和其诱发的情绪效应。但市场已经证明,只有了解自己内心的人,才能真正掌控市场与人心。

  如果说对市场已绝望导致的自杀是一种失败的话,逍遥和利弗莫尔最终依然输在没能战胜自己,而非没能战胜市场。《吕氏春秋》当中有一句,“事随心,心随欲。欲无度者,其心无度。心无度者,则其所为不可知矣。”逍遥和利弗莫尔都属于“心无度者”,而这恰恰是操盘手的大忌,但同时也是人性魅力所在,尤其是在很多奇人眼里,辉煌不是靠长寿和具体赚了多少钱来衡量的,而是要留给世人无限的想象。

  或许,逍遥真正的追求,就是早日与利弗莫尔灵魂上相聚,这一点上他是成功的,我更相信他是为信仰而死。最后,我们还是抱着一种敬意,以及时刻警醒和反思自己的态度,祝福他吧,一路走好!

关键词阅读:股灾 华贸中心 1983年 期货市场 股指期货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