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退出救市是个逐渐的过程

2015-07-27 07:34:47 来源:上海商报 作者:易宪容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面对中国A股三个星期暴跌的危机,中国政府采取果断强力救市的方式,经过一个多星期的努力终于让股市指数企稳回升,上证综合指数从本轮股市暴跌最低的3373点反弹,目前已重上4000点以上的大关,累积涨幅也达到20%。中国A股稳定之后,要求中国政府退出救市的风声四起。

  IMF最近向中国政府表示,虽然为了防范市场混乱,干预总体上是适宜的,但应当让市场力量促使股市稳定。IMF敦促中国政府,最终退出救市措施。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也撰文指出,下一步中国股市面临的主要挑战,是监管当局如何平稳退出市场干预措施,让股市按照市场规则正常运行,处理好近期效应与长远制度安排的关系问题等。在市场看来,当前中国政府退出救市的核心是如何让万亿元资金退出。

  但实际上,对于中国政府退出救市,不仅不应该把政府退出救市仅是理解为如何让万亿救市资金退出的问题,政府退出救市应该不仅有多方面的内容,而且它也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这次中国政府救市的广度、深度和速度是绝无仅有,从向市场提供无限量的资金直接购买上市公司股票,到改变监管规则、降低市场交易费用、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采取不同方式维护股价的稳定、要求上市公司大股东在更长的时间内不准卖出股票、停止新股上市等。因此,政府的退市既包括资金退出问题,更包括为了救市所采取一些非常的措施,制度规则市场化改革的问题等。

  既然这次中国政府救市是全方位快速的反应,那么政府退出救市也是多方面及多层次的。因此,对于政府退出救市来说,首先,政府就得释去对这次救市疑云,增加国际市场对中国市场化改革的信心。因为,在国际市场看来,中国政府并不以市场规则或力量处理危机,仅凭长官意志及行政手段扭曲市场来救市,对于正在成长的中国证券市场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远大于这次中国股市三个星期暴跌和其对经济的潜在打击,这对中国融入世界金融体系会产生相当负面的影响等。

  7月9日李克强总理的讲话,巧妙地回应国内外对近期中国股市异常波动和中国政府救市行动的质疑。李克强总理认为,尽管中国前进中有各种挑战和风险,我们不掉以轻心,有能力有信心防止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风险,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促进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公开透明、长期稳定健康发展,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良好的金融环境,推动中国经济实现中高速增长。

  李克强总理这段话包括了以下几层意思。一是对这三个星期来中国股市暴跌定性为“中国股市异常波动”而不是一般媒体所说的股灾。既然是股市异常波动,那么它的出现也为正常。二是政府有能力有信心应对中国金融市场的区域性系统性风险发生,国际市场根本不应对此过度担心。三是政府在应对金融市场的突发事件所采取的应急措施,并不会改变中国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进程,反之这可能成为中国金融改革的动力。四是这次突发事件发生更是强化了政府对“金融必须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认识,从而在根本上回应了外界对中国金融改革面临倒退风险的质疑。不过,政府这种回应是很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来改进,真正向国际市场表明,中国的市场化改革之路并没有停止,更不可能倒退。

  其次,这一轮中国A股暴跌,很大程度是与前一些时候中国A股过度杠杆化导致暴涨有关、与股市失序有关。所以7月24日中国证监会表示,正在加大稽查执法力度,大力清除股市肌体上的“毒瘤”,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并把焦点放在打击内幕交易、对违规配资立案查处、查处违规减持等上面。可以说,政府退出救市,从打击市场违规违法,整顿市场秩序入手,没有多少错,这是应该做的。

  第三,短期内政府退出救市,重点应该是让导致的股市供求关系严重失衡应急救市措施尽早退出。比如,IPO的突然中断,要尽快恢复。还有要取消那些只能买不能卖的规则,从而让股票的供求关系让市场来调节,而不是人为扭曲。为了救股市,这次出台不少扭曲市场供求关系的规则应该尽早取消。也就是说,完全可以让IPO逐渐地启动,让市场自身形成有效的供求关系。同时,在此基础上,还得对以往不少扭曲股市供求关系的制度规则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而这些也是当前政府退出救市的重点。

  总之,中国政府退出救市,先得从释解疑问、整顿市场秩序、恢复市场的供求关系入手,然后才是资金退出。而这是一个过程,并非短时间内可完成的。

关键词阅读:救市 政府退出 杠杆化 上证综合指数 新股上市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