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育“趋势性力量”是股市行稳致远之本

2015-07-27 02:53:56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杜 静

  股市行稳致远,核心是市场的主要参与者,须忠实体现“权利与义务对等”、“产出与投入对等”和“风险与盈利对等”的市场精神与原则,真正完成从“财务投资人”到“资本投资人”的转变,把投资股票的动机和目的,统一到市场股价波动与上市公司盈利水平变化两个方面,回归价值投资的本源。这种股市“趋势性力量”的形成是需要时间打磨的。如果说过去20多年的沪深股市,实施了以“时间换空间”的策略,那么,现在该进入以“时间长力量”的阶段了。

  我国股市当下面临的困难和挑战,本质上是市场“趋势性力量”缺失或变异的反映与结果。而快速扩张的“杠杆(融资)性力量”并不具有“趋势性”基本属性。据统计,沪深股市的“两融融资、伞形信托、场外配资、产业资本集合、P2P融资和银行理财资金”等规模,约为10万亿,占同期流通市值的20%强。而美国股市的这一比例不到5%,欧洲市场平均比例也没超过2%,有的国家股市还禁止投资人杠杆性融资行为。这种疯长速生的“杠杆性力量”,不可避免地孪生了“对象泛滥性”和“风险单向(边)性”这对“兄弟”。

  除“两融”外,沪深股市杠杆融资对象几乎没有“门槛”要求。这形成“杠杆率”裹胁的脆弱与投机力量:当股指上升时,持续堆积和放大市场的投机情绪,当股指下降时,加剧产生和裂变市场的恐慌氛围。而且,无论股指升或降,在这两种因素的主导下,都会出现特定阶段与过程的市场“踩踏+冲动”行为,价值投资基石被蹂躏,主要的技术分析手段被颠覆,致使股指宽幅波动和市场个体价值的全局性失衡(同时出现千只股票或涨停、或跌停、或停牌)。杠杆性融资对象的泛滥,既是股市“杠杆率”过高的直接原因,又是市场剧烈波动的重要推手,还是冲击投资人保护与适当性原则的前提性动力。

  可怕之处还在于,维系和支撑市场“杠杆率”的风险机制,又是单向和单边的。一方面,围绕股市的“杠杆率”,形成了冗长的产业链条。另一方面,依附这一链条上的所有对象,除了借款(股票投资)人外,几乎都是无市场风险、固定收益的赢家。这形成了畸形的风险机制:市场中因杠杆所放大的利益,所有人都可分享,而放大的风险,只能由借款(股票投资)人承担。从过程形成上深入分析,当股指上升时,会出现杠杆性资金需求的“爆仓”,无形中推高全社会资金的无风险收益及利率水平,比如各类证券公司的融资总是获取8%以上的收益。这就是当股市投机性力量高歌猛进时,实体经济融资为什么既难又贵的一个方面原因。当股指下降时,会出现股票强行卖出的“爆仓”,加剧和倒逼因为风险机制错位导致资金资源错配的紧张、危险甚至危机情形。这种从单向(边)风险机制中产生的市场力量,一方面滋养了众多无风险“食利”的对象,另一方面还使得市场失去了以多重风险的约束性,获取保障性、稳定性与安全性的动力和力量。

  因此,理性引导股市的“杠杆性力量”,规范控制,有序发展,迫在眉睫。当市场中的“趋势性力量”被弱化、被影响和被扭曲时,以阶段性力量校正和支撑市场,是市场存在和发展的内在要求和必然过程。但是,这种阶段性力量仍不具有“趋势性”特性,需要与股市的“趋势性力量”相协调、相融合。股市的稳定发展最终还得由原生于市场的力量来完成和保障。

  笔者认为,培育市场的“趋势性力量”,应主要把握“力量结构、市场基础和风险机制”等主要环节。

  沪深股市中小投资人占到了全部市场力量的90%以上,而发达国家市场的这一比例最高也不超过30%。这决定了沪深市场投资风格与品质的“底色”。而且,市场的组织者和监管者在体现对投资者保护和投资者适当性原则时,不同时期的政策要求、同一时期的政策手段,其立足与侧重点并不协调,这为市场投机提供了存在空间。因此,要把培育并形成以机构投资者为主导的市场力量,作为股市健康发展并形成“趋势性力量”的基础性和方向性目标。一方面,从市场的体系架构、机制流程和制度安排上,清晰和鲜明有利于机构投资人的发展环境与条件。另一方面,尽快拓宽、规范和畅达中小投资人进入机构投资人的通道,并做好其投资意识和行为方式的引导与提升,还应从包括法律、税收、会计核算、交易规则和人文关怀等方面,做出特别的制度、机制安排,引导和有利于机构投资人的快速发展。形成以机构投资人力量主导、影响的市场格局和趋势。在此过程中,要加强各类中介机构责任心的约束,减少因为外在因素对“散户”行为冲动和野蛮成长的诱惑。

  股市的行稳致远,本质上是由市场基础所决定的。其核心就是市场的主要参与者,必须忠实体现“权利与义务对等”、“产出与投入对等”和“风险与盈利对等”的市场精神与原则。因此,要加快改变市场力量的基础单向支撑的状况,真正完成从“财务投资人”到“资本投资人”的转变,把投资股票的动机和目的,统一到市场股价波动与上市公司盈利水平变化两个方面,回归价值投资的本源。充分利用股东大会、投资(持有)人大会、现场调研会议及走访、提案、提问、咨询和投资人意见书等方式,强化投资人尤其机构投资人对上市公司的硬约束,影响、参与甚至主导上市公司的战略规划、经营发展、商业模式、利润分配和风险管理。还应从制度安排上,对上市公司、各类中介机构做出有利于市场“趋势性力量”形成与成长的尽职性或禁止性要求。比如,对现金分红比例、信息披露环节细化、风险事件双向分担等方面的要求之类。

  由于风险机制、制度设计的“先天不足”,加上运行过程中的“后天不良”,沪深股市的风险对于债券期货、信托和货币等市场具有敏感的传染性和开放的传递性。比如,以上市公司的流通股票作为质押,获取商业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贷款,已成非常普遍的现象,形成了真实存在但很难管控的“抵押链”。这次行情剧烈波动中,监管部门对商业银行股票质押贷款的新规定,实际上就是为释放和后延可能的“绑架危机”所采取的变通措施。因此,股市“趋势性力量”的培育,不能忽视合理风险机制的建设,并对不合理机制可能产生的“漏出”风险建立“隔离墙”。

  股市“趋势性力量”的形成是需要时间打磨的。如果说过去20多年的沪深股市,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实施了以“时间换空间”的策略,那么,从现在开始,必须进入以“时间长力量”的阶段。笔者相信,这种“趋势性力量”的不断积蓄,应该是股市行稳致远的根本。

关键词阅读:趋势性 趋势性力量 股指 沪深股市 风险事件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