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害怕美联储?

2015-07-18 06:15:41 来源:上海证券报

  历史教给亚洲投资者应该敬畏美联储加息。美国货币政策转向通常对亚洲资产不利。

  自1990年代中期以来,平均而言亚洲股市会从美联储加息周期早期的峰值下跌20%左右。美联储在2013年仅仅暗示将缩减资产购买规模,就导致亚洲新兴国家主权债券当年的回报率跌至-7%。

  因此,随着美联储九年来来首次加息的脚步渐近,投资者应该退出市场吗?我们不这样认为。亚洲现况比以往更为强健,足可从容应对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虽然某些资产可能受压,波动可能加剧,但是投资者留在市场终将获得回报。

  我们持上述观点的首要原因是,美联储即将到来的紧缩周期很可能极为温和。在过去两个加息周期中,1994年时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在一年内增长300个基点,2004年时两年内加息幅度达425个基点。而此次美联储政策委员会成员预测,到2016年底加息幅度只有140个基点,不及过去两个周期的一半。如果希腊危机导致美元走高,美联储甚至可能延迟加息。

  此外,亚洲经济以及企业盈利情况比起前几轮周期要稳固得多。从基本面来看,亚洲GDP占美国产出的比重已经从2004年的40%提高至2014年的140%。过去10年来亚洲企业净利润增长两倍,增速几乎是美国企业的两倍。本地区受货币危机的冲击小得多,部分原因是灵活汇率制度日益盛行,而且2014年数据显示,外汇储备相当于15个月的出口额,而在1994年时仅相当于6个月的出口额。此外,成本压力下降使得本地区各央行即使在美联储加息的情况下,仍有空间维持宽松货币立场。

  不过,投资者仍需要仔细分辨。将资产分成三类不失为明智之举:大幅受益于美国加息的资产、能忍受利率升高的资产,以及容易受到冲击的资产。

  无论何种情况都能在升息时成为赢家的,少之又少。新加坡银行有望因净利差上升而受惠,因新加坡短期利率将跟随美联储而上升。

  另一个直接受惠者是我国台湾股票。鉴于美国升息部分与美国经济增长改善有关,我国台湾在亚洲地区将受益最多。以金额计,我国台湾五分之一的出口目的地为美国。除此之外,科技股占我国台湾股价总市值的一半以上,美国消费支出提高大大有利于我国台湾科技行业。

  其次,投资者可考虑实力强劲且至少能顺利度过升息周期的资产,印度会是个好的范例。印度曾经是亚洲最脆弱的经济体之一,但近几年已重新振作。经常项目赤字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在2003年中一度达到令人担忧的5%,但2015年第一季度已收窄至0.2%。这令印度更能够承受一旦美国国债收益率恢复吸引力后的资本流出。受原油价格低迷之助,印度的通胀也开始下降,让印度央行更有空间降息,以推动经济增长。最后,印度政府大力进行结构性改革也减轻了企业负担,有利于长期增长。我们预期下一财年企业盈利将增长约13-14%。

  从更大范围来看,我们亦认为美元计价的亚洲高收益债券将能安然度过美联储的下一行动。在投资级债券的收益率不足以补偿预期波动下,亚洲高收益债券的收益率在7月9日仍较基准国债高出约520个基点,远高于近期触及的一年来低点450个基点。鉴于亚洲高收益债券大多来自于中资发行人,在中国人民银行持续宽松下,违约风险有限。

  最后,仍不免会有资产类别将受美国升息打击。亚洲货币可能在美联储升息前普遍走软,之后陷入盘整。最有可能出现资本流出的国家是印尼。不仅因为该国经常项目余额为赤字,而且其外债高达外汇储备的2.3倍,为本地区中最高。投资者也必须小心基本面疲软的泰国以及马来西亚,后者是区域内唯一的石油和天然气净出口国,当前受挫于大宗商品价格走低。

  然而,即使存在上述的潜在忧虑,投资者毋须像以往一样担心美联储。即便利率上升,亚洲仍存在相当多的投资机会。我们认为未来六个月印度、中国台湾和菲律宾股市前景最佳。虽然我们对中国A股市场持中性观点,但相信金融等利率敏感行业以及受惠于国企改革和“走出去”战略的企业将跑赢大盘。

关键词阅读:美联储升息 债券 收益率 美国货币 1994年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