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经济核心是经营个人资源 不是所有企业都等得起

2015-07-10 04:55:1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赵娜

  每经记者 赵娜

  近年来,打车拼车、众筹、P2P等成为人们新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完成过程更加分散、体验更加碎片化,人们更加自由支配个人财富和生活,自由职业者和兼职成为新的热词,一场因分工衍生共享的新经济形态——共享经济扑面而来,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各个行业,一方面从底层经济关系上瓦解原有的经济秩序和商业逻辑,直击传统企业供与需不对称等死穴,另一方面,使人们从消费者变成供应者,社会生产关系受到冲击。同时也应要看到,“共享经济”的出现是社会“重所有权”向“重使用权”的转移,这种新的模式接下来要发展、要收获更多的用户会遇到哪些大的挑战?这里不妨来听听创业者的感悟。

  今年6月底,《华尔街日报》援引知情人士说法称,个人房屋短租平台Airbnb(Air bed and breakfast,译为气垫床和早餐)完成了新一轮私募融资,投资金额15亿美元,估值达255亿美元。与此同时,在国内,Uber发力、滴滴快的阻击以及一批创业型拼车平台的出现,无疑令共享经济在出行领域证明了价值和可行性。在国内房屋短租领域,同样不乏Airbnb的“学徒”。上线就对准个人房源,宁愿以发展慢换取后期发挥共享经济优势的短租平台,如何“熬”到房源类型多样、房客从价格敏感到需求敏感?共享经济在国内又有哪些待疏通的瓶颈?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近日专访了小猪短租CEO陈驰。

  三年前大部分人对房屋共享说NO

  NBD:共享经济随着Uber和Airbnb等国外互联网企业的迅速成长被公众知晓。您怎么理解共享经济及其理念对生活方式、商业模式等的改变?

  陈驰:一个趋势是条件和资源在逐渐成熟,让个人之间的资源共享变得可行。首先,国内物质丰富性变高,尤其是车和房都有过剩资源可以共享,与十几、二十年前有了很大变化;其次,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信息交互可以实现准确丰富的即时匹配。

  3年前筹划做小猪短租时,我们认为国内有了做共享经济的基础条件,现在再看会发现供给需求比当初预想更大。原因在于,当共享经济真正形成规模时会具有很强的替代性,垂直领域原有的组织架构被跨过,成本变低、效率提高。此外,服务出现多样性,和工业化时代的标准化体验形成强烈反差。会发现用户不一定喜欢千篇一律的服务,他们更喜欢多样性服务,甚至喜欢有惊喜的服务。

  正是因为共享经济推动了经济模型的转变,Uber近期在法国遭打压,以往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未引起如此大规模的对抗和冲突。这也验证了,中心化、规模化、流程化为主的经济模型,正逐渐变为以个人为主的共享经济模型,大家开始用自己的闲置资源加上“认知盈余”做事。

  NBD:共享经济模式在国内交通、房屋租赁、物流等领域各有对标案例。众多行业里,您出于哪些考虑选择切入房屋租赁?

  陈驰:Airbnb兴起引发我们思考,短期住所是否能偏离酒店管理集团、经济型连锁酒店的运营方式,变为个人经营?服务是否能不再过于标准化和高成本?前面两问的答案是可以,那么中国市场是否同样存在利用Airbnb模式,以个人房源提供供给的空间?

  3年前,共享经济在房屋短租市场的基础条件已经具备,尽管逻辑上可行,困难很大。因为那时共享经济还没在我国兴起,大部分人都说NO,早期组织房东主要靠地推。

  收取交易服务费是核心商业模式

  NBD:2012年8月上线至今,小猪短租的融资及大致发展情况是怎样的?平台运营期间在用户群体、房源等方面是否有哪些变化?

  陈驰:目前小猪短租完成了两轮共计2300万美元的融资,始终以发展个人房东为主要任务。早期筹集房东特别难、特别慢,主要是通过几位创始人和员工募集亲朋好友来的,即便基于熟人关系,募集成功率还是很低的。另一部分的早期房东,是国外旅行中使用过Airbnb的用户。在原始积累期过后,平台逐渐产生了口碑效应。

  相比出行,房屋短租的服务门槛和服务复杂性都更高,要考虑卫生、接待、提供做饭工具等细节,眼下小猪短租线下团队的职能随之发生变化,由拓展房源变为多方位帮助房东提升服务。

  此外,我们平台上的供给变了,早期供给以百元上下、北京位置在四五环或更远的小单间为主,房客主要是学生及刚毕业的年轻人,以旅游和找工作为需求。现在,房客由价格敏感型变为需求敏感型,房客的平均年龄由21岁涨到28岁,房源类型随之在变,除了单间还包括套间、别墅、四合院等。短租时间也可能是1~2个月,除了旅行和出差需求,还有过渡性住宿,如求医求学、探亲等。整体趋势是供需都更复杂了。

  NBD:如何评价Airbnb的发展速度?就您的观察,国内众多对标平台在“复制”Airbnb模式的基础上,有无差异化?

  陈驰:Airbnb和Uber相比,渗透速度、渗透率都慢很多,原因主要有三个:一,车是高频使用,口碑传播快,而短租相对低频;二,房屋租赁的供给门槛、服务深度更重;三,Uber把补贴作为一项长期战略用,以迅速拉高供需,Airbnb并没有这样做。

  共享经济的核心价值跟竞争力都基于对个人资源的经营,国内部分Airbnb模式的短租平台除了个人房源,还集合小型B端酒店式公寓,短期内成长速度快,长远却无法发挥共享经济的竞争优势。积累个人房源需要长周期,国内环境下并非所有的互联网企业和投资者都等得起。但只有在早期把共享经济的特性做出来,它才会产生真正的价值,逻辑就是这样,没有A,就没有B。

  NBD:房屋短租共享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对可能造成的损坏赔付等问题,平台方如何应对?

  陈驰:主要是从交易中收取服务费,目前小猪短租对房东端收10%,房客端免费,相当于把房东端的收入补贴到房客端,Airbnb则是两端收费。未来平台可能引入智能锁解决代为接待的问题,或者可能整合社会化资源引入清洁等增值服务,目的都是让房东更轻松。比如在北京,一些房东需要跨区去解决接待和卫生问题,共享经济在成本上的优势就不在了。但整体上,收取交易服务费是核心的商业模式,也便于平台保持“轻”模式。

  C2C陌生人连接,首先容错程度相对高,这是人情味住宿的特点。然后我们会收取房客押金,轻度损毁从中收取。在前两层机制失效的情况下,我们会提供额外的理赔保险,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赔偿机制还没有启动过。在大部分情况下,第一层和第二层机制已经奏效了。

  信用机制完善后促商业模式成型

  NBD:目前,共享经济在国内普及存在哪些瓶颈?

  陈驰:第一是法律“空白”;第二是监管思路要变,此前的监管思路是基于工业化时代的监管,对利用互联网技术的闭环监管不足;第三是税收,体系和技术都需要适当调整。Airbnb在美国某些地区已对房主代征税,而小猪短租现在的大部分房东不交税,原因是在法律上没有地位,纳税上其实也存在问题,此外线上服务已经形成闭环,再去线下纳税并不方便;第四是利益问题。未来这些问题都会逐渐浮现。

  具体说下利益问题,以美国房屋租赁资源有限为例,如果有更多的房源进入短租市场,意味着长租房源更加短缺,租金随之上涨,由此可能引起物价上涨甚至影响到就业,美国监管层比较关注这一问题的原因就在于此。另外,房屋短租的兴起,现在看利益受损大的并不是酒店,而是一些第三方,这当中就包括若出租房屋噪音大对邻里的影响。

  其实陌生人交易的最大问题就是实名制。怎么让交易变得可追溯?后面必须有一套基于实名体系的交易方法。现在通过在线交易信息,以及电话号码、身份证号和银行卡信息的实名认证,可以依托于现有的公民身份体系实现陌生人之间的闭环交易,安全疑虑在减少。

  整体上,国内公民信用体系建设的路线清晰,随着第二代身份证系统的普及,基于个人的实名信息,已经开始做很多实名化事情。比如,银行、电信运营商的开卡更严格了,央行已允许多家第三方民营征信机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意味着未来基于实名身份,可以把每个人在社会不同场景下的信用记录,如消费、出行、违章、贷款等汇集起来,这会产生更立体更可用的信用记录。一旦这些成型,国内的陌生人社会信用机制问题会得到更大程度解决。这点对共享经济模式来说,来得越早,用户越认可,使用频次越高,商业模式的成型会变得更加轻松。

 

关键词阅读:短租 Airbnb 经济模型 房源 核心价值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