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加大对做空市场的监管规范力度

2015-07-02 05:49:43 来源:中国证券报

  近期股市剧烈震荡。笔者认为,除了降息降准等政策外,提振股市的最主要问题是应加大对做空市场的监管和规范力度。

  我们首先要认识到,做空一个国家是残酷的国际间经济战。在股市内在价值提升以外,股市波动是带有零和博弈的,我们的牛市是内在价值的提升,但也会被市场的波动掠夺,因为这个零和博弈在全球化的今天是一个全球零和,对某一国绝对是有财富损益。在巨大损失面前,即便股市有内在价值的提升,但也会因为外来的金融战争导致的内在价值减损而走入熊市,因此对做空的危害必须应严格防范。

  在信用货币时代,股票是参与国际财富流通的,西方换股收购为主流,而可支付证券就叫做广义货币M3,股票上的金融衍生品是广义货币M4,只重视M1、M2,不看M3、M4是不对的。而对于操纵市场的资金而言,一旦有了做空工具,做多大盘得利和做空大盘得利也是不对等的。因为如果做多,大盘总市值扩大,其反对方会因为股市的上涨不用投入就增加股本增加,是需要不断扩大资金量;而做空则是一旦下跌开始,多方的股票价值就要缩水,越往下打资金需求也在降低,所以操纵者选择做空更有利可图。没有一定的做空限制,二者的力量难以平衡。

  出于做空的危害,世界各国对做空都是有限制的,其中一个关键性的动作就是增加股指期货保证金。我们知道现在我国股指期货的保证金率是100万元以下15%、100万元以上13%,而随着暴跌暴涨波动率加大,这样的保证金比例明显不足。就如中证500的连续跌停,保证金比例不变是不可思议的。事实上,国内的期货业务也多次调整保证金率,比如贵金属期货,这个调整对抑制做空非常有利。有人说保证金高低对多空是对等的,这显然是不懂期货市场。因为在交易的过程中谁主动打压,保证金增加后谁的成本就要大。而且期货和现货是有升水和贴水的,就如6月29日沪深300贴水177点达到4%以上,中证1507是7768跌停贴水700多点达到10%,如果不是跌停应当贴水更多。升水和贴水对多空的影响也是不一样的。

  当前我国股市最大风险在于有了股指期货以后,通过金融衍生品做空大盘的利益极为巨大,这已经不是对个股的做庄,而是对大盘的做庄。6月29日,沪深300的期指总成交是39753亿元,而相关股票成交是7040亿元,股指期货成交量已远远超过股市股票成交量。这背后的盈亏是按照成交量乘以涨跌点数计算的,股指期货的盈亏超过股票很多倍,股票可以成为操纵股指的工具,对其中的联合做空必须有所重视。这些联合做空的手段就是场外融券和掉期。一些机构和私募通过这个融券和掉期,可以得到额外的利益。这对大盘多方而言,构成了巨大的不对等威胁。场外的掉期和融券,由于资金不离开操作人的账户,其保证金和利息都比场外融资要容易得多,成本低得多,空方和多方严重不对等。而且在信息层面,融资的信息容易被挖掘,场外的掉期和融券则秘密的多,信息上也严重不对等。因此如果没有严格的限制,空方总能够突袭多方获取暴利,尤其是对知识水平不足而导致使用金融工具保护自己利益有门槛的散户来说更是如此,所以场外融券的问题必须要有足够的重视和严查。

  事实上,我国法律对做空依法监管有所规定。例如证券法第三十九条:依法公开发行的股票、公司债券及其他证券,应当在依法设立的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或者在国务院批准的其他证券交易场所转让。这个规定就明确了证券的转让必须是在指定的场所,因此场外是不行的,在场外进行融券和掉期是不行的,这里场外融资的借钱,不是证券交易,然而融券是一定涉及证券的所有权转让,因此在证券法上对场外的融资和融券,其实是规定有差别的。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四)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操纵证券市场行为给投资者造成损失的,行为人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从第七十七条,我们就可以看出第一款合谋做空是不成的;第二款更明确了一点,就是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被禁止,直接的说就是掉期是不成的;第四款更留下了监管层可以解释和拓宽打击的空间,因此对联合做空的严查是有法可依的,而对场外的掉期,本身就是明确的违法,是必须严查的。美国2008年金融危机就与之有关,而且通过掉期的手段,可以让大股东的股票锁定无效,这已经是场外公开的秘密。这些掉期的存在对机构市而言还好,但对散户居多的股市,就是机构对散户的巨大不公。

  因此,笔者认为要避免大盘继续暴跌,最需要的就是对违规做空的严查和限制,严查联合做空操纵问题。尤其是在大数据时代,监管层具备数据分析的能力。事实上,历次金融动荡后,西方国家都限制过恶意做空,在中国也是应当限制违规做空。这个限制就是要依法治国,对联合做空者按照操纵市场进行处罚。没有国家司法力量对联合做空的限制,为了利益联合做空比做多要容易得多。因此,应有一定的金融安全思维,要有防范做空操纵大盘的意识。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