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设立基金缓解金砖国家贸易不平衡

2015-07-02 03:55:5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建议金砖国家领导人尽快启动起草金砖国家对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原则立场和行动计划的研究,并开展在G20和金砖国家之间各层次上的相关外交磋商]

  即将在俄罗斯乌法举行的第七次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将是金砖合作历史上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峰会,“金砖国家更紧密伙伴关系”等一系列纲领性文件将出台。这次峰会将再次向国际社会展现金砖合作的强大生命力和勃发的创造力。

  以金砖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的问世为标志,金砖国家合作已经实现了从概念向实体的根本性转变。金砖国家合作架构基本建立,内容不断丰富,金砖国家已经成为全球治理改革中一支不可忽视的重要战略力量。

  与此同时,我们也不能不看到,金砖国家受国际经济大环境影响,一些金砖国家经济增长放缓,通胀高企、汇率下滑,甚至政局出现动荡。国际上有人认为“金砖褪色”。

  我们——作为金砖合作的研究者,面对金砖国家已经取得的巨大成绩和目前出现的各种困难,为使金砖合作能更加深入持久地发展,特提出以下6点建议:

  第一,提出新发展观。

  金砖各国体制不同,社会经济水平也有很大差异,但发展是金砖五国的共同主题。金砖五国既是过去20多年世界上发展得最快的国家群体,又是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来源。金砖国家应在总结各自经验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发展观。

  金砖国家的发展历程有着鲜明的个性与特点,平等、自主和绿色可作为金砖国家发展经验的三大关键词。平等是指:只有平等地参与国际经济事务才能实现自身的发展;自主是指:每个国家都有权力自主地选择发展道路、发展机制和发展目标,从而实现本国资源配置的最优;绿色是指:必须追求可持续的发展,发展必须实现人与环境、人与社会的和谐。

  “包容性竞争”是金砖国家新发展观的重要内容。众所周知,金砖国家正在成为全球治理改革的一支重要的战略力量。因此,如何处理与发达国家的关系,必然成为金砖国家进一步谋求发展的重要课题。总体上说,金砖国家成立金砖银行、建立应急储备安排,对全球治理结构改革提出的一系列重大主张,是对现有国际体系的补充,是与发达国家开展合作的善意。但是,也不讳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国家与守成国家确实存在竞争。所谓竞争,不是传统的地缘政治或意识形态之间的冲突,更不是冷战时期的军备和武力的竞争,而是体现为以下两种竞争:首先是不同发展理念、不同社会体制、不同意识形态和不同发展道路之间的竞争;其次是体现为各种类型的国家能为世界和地区的稳定发展提供合适的国际公共产品的竞争。很明显,这种竞争是良性竞争,竞争的结果是整个国际社会福利水平的增长和提升。

  第二,参与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

  以TPP(太平洋(行情601099,咨询)经济伙伴关系)、TTIP(跨大西洋(行情600558,咨询)经济伙伴关系)、TISA(服务贸易协定)为载体,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已经全面展开,美欧发达国家占了先机。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对此不能坐视不动,必须有所作为。建议金砖国家领导人尽快启动起草金砖国家对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的原则立场和行动计划的研究,并开展在G20和金砖国家之间各层次上的相关外交磋商。

  与此同时,参与新一轮国际经贸规则制定还将为推动金砖国家通过相互之间的务实合作、建设一体化大市场提供可靠抓手。

  第三,建立金砖国家贸易救济机制。

  任何合作机制都需要实际有效的经济黏合剂,金砖合作也不例外。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欧洲共同农业基金”功不可没。在欧洲联合的初期阶段,德国和法国等国在农产品(行情000061,咨询)贸易上闹得不可开交,一度使欧盟的前身欧共体濒临解体。因为德国是工业品出口国,而法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是农产品出口国,因此两者之间出现巨大的贸易逆差,法国等国政府面临着巨大的政治和选举压力。在此情况下,德国提议设立共同农业基金,德国拿出部分工业品出口收益用于补贴法国等国农产品价格,从而使欧共体稳住了阵脚并取得新的发展。

  目前,贸易是连接金砖国家的主要经济枢纽,但中国与金砖国家出现贸易份额和贸易结构的严重失衡。贸易份额失衡是指:金砖国家贸易的大部分是与中国的贸易,其他金砖国家之间的相互贸易只占了很小的份额;贸易结构失衡是指:俄、巴、印和南非对华出口基本上是资源能源产品,进口以工业制成品为主。这两个贸易失衡,因金砖国家各自比较优势存在使然,在短时期内是很难纠正的。为此,建议成立“金砖国家贸易救济共同基金”,资金由各国按各自贸易份额出资,主要用于:①用于金砖五国内部贸易争端和纠纷的防治和解决;②用于在贸易争端裁决中被判为受损国的产业救济。以此来缓解金砖国家对华贸易不平衡的疑虑,为金砖合作增添新的内在动力。

  第四,打造“青年金砖”。

  统计表明金砖国家人口结构十分年轻。印度留华学生魏汉2014年底在参加“第三届金砖国家财经论坛”发言时称,金砖国家的最大特点是年轻,其青年人口占全世界青年人口的40%。青年的未来,不仅决定着各个金砖国家的未来,也决定着金砖国家相互合作的未来。为此,需要搭建金砖国家青年交流与合作的平台。

  建议积极推动金砖国家大学联盟的建设进程,建立金砖国家留学专项基金;举办“金砖国家青年创业交流大会”,设立“金砖国家青年创业能力建设基金”,建议召开“金砖国家青年创业交流大会”,与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同步同时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峰会期间可与青年创业精英召开圆桌会议。

  第五,信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从现在起,必须以大数据为背景,设计和构筑面向金砖国家之间的网络互联互通,保障并共享对金砖国家发展至关重要的关键数据资源,推进建设完善更加公平、公正、合理的全球网络空间秩序。

  第六,建立金砖国家科学院。

  金砖国家之间经济实力和科学技术差异相当大,但每个国家又都在某些领域里有着自己的特色和专长,如中国在通信设备等产业,俄罗斯在航空航天业、核电产业,印度的软件开发和生物制药业,巴西的民用航空和新能源开发,南非在农业和矿业等领域都拥有比较先进的技术。

  “金砖国家科学院”的设立和运行应该走出政府、企业和科研机构三者开展实质性合作的新路。

  我们对全球治理改革的前景充满信心。我们深信:只要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秉承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新发展观,金砖国家的新伙伴关系将会不断深化、不断发展。(作者系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