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为:超越西方民主的基因缺陷

2015-07-01 08:35:32 来源:环球网评论

    我认为现行西方制度暴露出来的一些深层次缺陷,也许可以被称为“基因缺陷”。如果这些基因缺陷迟迟无法得到修补的话,最终历史可能会证明,今天仍然在国际话语中暂时占有优势的西方民主制度很可能只是人类历史长河中的一段插曲。

    民粹主义泛滥,选民非理性的主要表现

    今天西方民主制度运作中存在三个预设:一,人是理性的;二,权利是绝对的;三,程序是万能的。迄今为止的社会经验和实践都证明:人可以是理性的,也可以是非理性的,甚至是极端非理性的。随着新媒体的普及,人非理性的一面甚至更为强化了。历史上多少政客就是充分利用人非理性的一面大打民粹牌,从而获得更多的选票和利益。当初的希特勒就是这样上台的,20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就是这样被民粹政客毁掉的,今天新媒体时代又为民粹主义的扩大和蔓延提供了更好的条件。

    美国学者布莱恩路卡普兰出版《理性选民的神话:为何民主制度选择不良政策》一书,点出了理性人假设的要害。他指出,正是由于“理性选民”的“偏见”,他们的选票才会被各种利益集团所利用,进而对经济造成损害。比方说,“理性选民”有喜欢高福利的“偏见”,政客就打“高福利”牌,结果西方国家一个接一个地陷入高福利引发的债务危机。他认为民主频频失误的主要原因是选民“理性的胡闹”:多数美国的投票者对政治问题是无知的,他们固有的观点也是有问题的,因为自己的无知,就把选举搞砸了。

    BAIDU_CLB_fillSlot("102897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