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专家:养老金大规模入市尚需时日

2015-07-01 03:08:2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数易其稿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下称《投资办法》)6月29日正式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多次参与《投资办法》政策咨询的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养老金入市是防止资金贬值的根本途径,各地3.5万亿元结余的养老保险基金本质上属于个人账户资金积累,市场化运营不会影响养老保险基金的安全和养老金的发放。

  短期对股市实际影响有限

  第一财经日报:《投资办法》在股指受到重创的时机向社会征求意见,在你看来是否有政府托市之意?

  杨燕绥:《投资办法》这些年来修改了好多次,出台的时间已经比我们预想的要晚。当前这个时机公布,可以给股民和参保人一个好的预期,但并不表示马上就会有一大笔资金入市。从征求意见到正式出台,再到地方执行还有很多环节,而且养老基金从县市一级统筹单位向省归集也需要一个过程。

  日报:那你认为养老金投资运营对于股市的利好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杨燕绥:短期来看,真正的利好有限,但养老金入股市对于股市长期的健康发展是很有好处的,这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已得到证明。

  养老金作为长期投资,要求参与管理养老金的机构投资者具有理性审慎的投资风格,不能太多的短期行为,这对于中国的资本市场理性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养老金是养命钱,有些国家甚至将之看作是主权基金,一旦养老金入市,安全就非常重要,政府和机构都非常关注,在这种压力下,它会成为市场上具有最好的治理结构基金和信息披露机制的基金。这对于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和机构投资者的培育都有推进作用。

  多元化投资对抗贬值

  日报:反对养老金入市的声音认为,国际上很少有国家把作为百姓“养命钱”的基本养老金进行市场化运营,为什么你认为我国当前必须推进基本养老金的市场化运营?

  杨燕绥:从国际经验来说,作为百姓“养命钱”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是不需要投资的,它是老年生活的一种基本保障,应该是“以支定收”或是“以收定支”。但我国的情况和国外不同。因为我们实行的是社会统筹和个人账户相结合的制度,两者之间从缴费到发放都是混账管理的。

  我国养老保险运行中的很多问题都是因为基本养老金和个人账户混账管理所导致的,根本的解决办法是将两者分开——“基本养老金保基本,个人账户管改善”。在两者没有分开之前,现在先把《投资办法》拿出来,也可以先对企业职工养老保险个人账户资金和城乡居民个人养老储蓄进行投资运营,以对抗基金的贬值。

  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多年运行下来形成了两笔账,一是各地滚存结余,规模为3.18万亿元;二是个人账户的空账,其规模也超过了3万亿元,两者相抵基本上是平衡的。

  政府虽然没有明确说基本养老金滚存的3.18万亿元资金就是职工的个人账户基金,但本质上它属于个人账户的积累。只是由于没有实现全国统筹,人口流入省份累积得多些,全国呈现出多寡不均的情况。

  既然这3.18万亿元是属于个人账户的积累,即职工每个月缴纳8%的工资收入形成的基金,那就一定是需要投资运营的,否则就只能看着基金贬值。

  《投资办法》将企业职工、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和城乡居民养老基金都纳入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范围。城乡居民养老基金为实账运行,个人账户的累积滚存额也近3800亿,其中90%是放在地方的商业银行里,地方商业银行给予这部分养老储蓄的利息仅为2%左右,这极大影响了城乡居民参保的积极性。

  既然这3.5万亿元的结余本质上属于个人账户资金,这部分资金的市场化运作并不影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安全,也不会影响发放。

  养老金入市之后会进行多元化的资产配置,可以从多种渠道得到收益,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仅仅有收费和存银行两种收入来源,这应该是非常大的进步。

  养老基金投资安全第一

  日报:从这份文件内容来看,它与企业年金投资运营办法非常相似,它是否借鉴了企业年金的模式?

  杨燕绥:我国的企业年金是按照全球养老金管理的规则建立的,采取委托人、受托人、托管人、投资管理人的模式,既可以体现专业性,也可以实现安全性,这“四种人”之间是隔离的,又互相制约,从而将养老金投资的风险降到最小化。《投资办法》借鉴了企业年金先进的管理经验,用于管理年金规模更大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

  日报:《投资办法》中明确规定了委托人是省一级的人民政府,受托人则没有明确,只说是国家设立、国务院授权的养老基金管理机构。受托人是否指的是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

  杨燕绥:现在符合条件的就只有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这一家,但《投资办法》留了一个“口子”,未来也有可能根据情况设立新的养老金管理机构。目前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代为管理了部分省市做实个人账户的资金和广东、山东的千亿养老金,这部分基本养老金与社保基金本身持有的储备养老金分别在两个资金池中,即使将来成立新的受托人,这部分养老金也可以很快分离出来。

  从《投资办法》的规定来看,委托人和受托人都是官方机构,留给市场的机会是托管人和投资管理人,尤其是那些具有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企业年金基金托管和投资管理经验的市场机构,它们会具有优先入选权。当然,信用好、有优秀业绩的机构也有资格来申请。

  日报:“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如何才能保护养老金入市的安全呢?

  杨燕绥:养老基金一旦进入市场,就不完全是市场行为,政府在一定程度上会对它有约束并且提供保障,各个国家一旦允许养老金入市,都会采取一定的措施确保它能获得稳健的收益。《投资办法》在投资机制上实行“四种人”分离,并通过严格的投资比例确定投资品种,这些都可以加强风险隔离。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