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难题:过程评价还是结果评价?

2015-06-30 05:36:17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高考整体录取率包括专科在内,当前不仅各省的高考录取率差异大,重点院校的录取率差距更为明显,表明优质教育资源配置很不公平。“分数线不能反映教育公平,一本录取率才能反映教育公平。”熊丙奇说。

  本报记者 肖明

  特约记者 熊乙 方灿 颜冰然

  实习记者 陈海银 北京、广州、成都报道

  广东省高考志愿填报将于7月1日截止,6月26日,广东普宁英才华侨中学理科考生陈惠贤(化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起自己的困惑,“现在考到了第二批B类(本科)学校,学费很贵,又不想去读第三批(专科)的学校,所以可能会考虑复读,争取明年考个一本的学校。”

  陈惠贤今年高考成绩490分,这个分数达到广东省二本B类的民办高校和独立学院分数线(480分),但是不够一本重点院校的577分数线,以及二本A类学校的519分数线(一般公立本科)。

  作为广东普宁市船埔镇古坑村村民,他本来可以申请农村地区专项加分,但是加分政策只针对一本院校,且只加20分,而他的成绩比一本线低87分;如果读二本A类公立大学,农村地区不享受加分政策。

  如果复读一年,也有问题,因为2016年广东将不再是自主命题省份,而是使用全国统一命题试卷,复读能否更上一层楼也存在很大变数。

  尽管近年来国家对农村贫困地区实施了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对于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给予了降分录取的政策,但是,由于高中阶段教育资源的差异,农村贫困地区考生达到重点院校分数线的比例仍未有明显提高。

  随着全国高校录取率逐步提高,农村学生上大学的比例越来越大,目前农村学生已经占到全部高校新生比例的60%。不过,重点大学(一本),特别是“211”、“985”院校农村学生的比例仍持续下降。

  为此,国家加大了对农村考生录取的支持力度。国务院去年出台《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提出要改进招生计划分配方式,提高中西部地区和人口大省高考录取率,增加农村学生上重点高校人数。

  根据教育部的安排,2015年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安排招生5万名,实施区域为832个贫困县以及重点高校录取比例相对较低的河南、甘肃等10省区。这5万个招生名额由中央部门高校和地方“211”高校为主的本科一批招生学校承担。

  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肖昊认为,落后地区人才构建和人才战略不只是高考录取率的问题,要实现地区发展差距的缩小,就要鼓励少数民族学生和农村学生毕业后回到当地工作,让地方能够留住人才。

  加分难以抹平城乡差距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目前农村贫困地区学生因为各种因素,在高考竞争中整体处于弱势地位。

  陈惠贤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今年自己所在班级上一本线的只有一名农村学生,大约考了600多分。农村学生高考有加分政策,但是只对一本院校。但是即使加20分,大部分当地农村学生都难以达到一本分数线。

  “如果能够扩展到二本就很好。农村考生想读书,但是成绩可能不是非常好,处于一般水平的比较多。”陈惠贤说。

  普宁市是县级市,根据《广东省新一轮扶贫开发“规划到户责任到人”及重点县(市)帮扶工作实施方案》,是全省21个扶贫县(市)之一。普宁英才华侨中学是该市的一般公立高中,2014年仅17名学生上一本线。今年该校有18个班级参加高考,其中理科班有10个,未分重点和普通班,每个班七八十人。

  普宁二中是全普宁最好的公立高中,一本上线率较高,该校的城镇学生也相对多些。数据显示,2015年普宁市高考考生14797人,上一本分数线的有1280人,占8.6%;上一般本科线的有5076人,占34.3%;而上专科线的6700多人,占45.5%。

  可供对照的是,广东省内经济相对发达的佛山市、深圳市今年高考一本上线率分别为16%和20.1%,大幅高于普宁。

  实际上,农村贫困地区学生在高考竞争中处于弱势的情况在全国各地普遍存在。

  以教育业发达的湖北省仙桃市(县级市)为例,其市区就有仙桃中学、仙桃一中、仙桃八中和仙桃实验中学。

  其中,仙桃中学由原先的沔阳中学改名而来,曾多年培养出全省文理状元。2015年该校有1200多名考生,上一本线的考生有840多人,创10年以来最好成绩。而其他学校则相对较差,到镇一级的中学可能连一个上一本线的考生都没有。

  武汉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教授肖昊认为,教育资源不均衡是破解城乡教育水平差异的难点,此外,农村贫困地区学生父母外出打工,无法兼顾子女的学习,或者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不能就地参加高考也是导致城乡高考成绩差距的重要因素。

  从一本录取率看教育公平

  除了城乡差异,高考也折射出明显的区域差异,越是中西部、越是少数民族地区,高考录取率,尤其是一本录取率也相对越低。

  以2014年的高考录取数据为例,根据各地教育部门公布的统计情况,四大直辖市中,重庆市一本录取率为8.74%,而北京、天津均超过24%,上海也有21.9%,差异可谓明显。全国来看,四川、山西、辽宁、甘肃、西藏、河南的一本录取率均不到7%,排在全国下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初步汇总2015年各地高考的整体录取率(包括大专在内)发现,今年西藏是75%,新疆、陕西、安徽在80%左右,而录取率比较高的河北、江苏、海南都在90%以上,上海市为88.5%。

  中西部地区高考录取率尤其是一本院校录取率偏低,既与成绩有关,也与录取名额有关。

  按教育部的安排,今年高校招生对于中西部和少数民族考生有倾斜,除了对于农村学生加分录取一本院校外,少数民族学生也有加分政策。

  甘肃学生上民族院校民族班文科录取线为420分,比非少数民族学生录取线低45分,理科录取线低47分。

  但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近年来国家对农村贫困地区实施了定向招生专项计划,对于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给予了降分录取的政策,但是实际上重点大学的农村学生和少数民族学生比例仍未见明显提高。

  以中央民族大学为例,根据该校公布的数字,截至2014年11月,该校全日制在校生15737人,其中本科生11310人,少数民族预科生183人(本校);本科生(含预科生)中,少数民族学生比例为54%。而根据该校公布的年鉴,1998年该校新生的少数民族比例为86%。2003年则为59%。

  中央民族大学一名学生透露,该校1999年、2004年先后进入“211工程”和“985工程”国家重点建设大学行列,此后高考录取分数不断提升。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该校成为“985”院校后,在一些省的录取分数要比当地一本线高60-80分。而高考成绩能达到这一水平的,主要是教育资源较好的城镇中学考生。

  而中央民族大学目前除了一些少数民族专业以少数民族学生为主外,一般专业设置和其他学校差不多,少数民族学生比例不大。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高考整体录取率包括专科在内,当前不仅各省的高考录取率差异大,重点院校的录取率差距更为明显,表明优质教育资源配置很不公平。“分数线不能反映教育公平,一本录取率才能反映教育公平。”熊丙奇说。

  熊丙奇认为,农村贫困地区、少数民族考生高考录取分数低跟当地教育水平质量落后有关,因此,我们是从过程性评价还是从结果评价来给学生学习表现打分显得很重要。高考目前只能看一个分数,看一个结果,是简易单一评价体系。今后我们应该对少数民族、农村考生进行过程性评价,评价他们的家庭情况、接受教育情况,综合他们学习途径和所取得的成绩来判断他们学习表现。

  “给予一些农村学生、少数民族学生加分的政策是对的,因为他们接受教育水平比较低。但是评价体系应该更加多元化、更加科学,不仅仅是加分。” 熊丙奇说。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