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为何对降息避而不谈

2015-06-26 07:51:00 来源:投资快报 作者:张平

  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第七次战略与经济对话时指出,人民币汇率处于合理水平,但周行长却拒绝中国是否会继续降息发表评论。那么周行长为何对降息之事避之不谈呢?

  首先,实体经济稍有复苏,通胀开始慢慢抬头。前期的稳增长政策起到了一定的效果:房地产量价提升、更多PPP项目推出、基础设施建设提速,预期下半年7%的经济增速目标有望达到,经济企稳回升趋于向好。同时,2015年初迄今出现通胀下行,主要源于食品和能源价格下滑所致。1-5月核心CPI通胀(除食品和能源价格外的整体通胀)同比增长平均达到1.5%,仅比2012-2014年平均水平低0.1个百分点。CPI通胀进一步下行空间有限,除非食品和能源价格继续施加下行压力。预测7月CPI通胀或将开始上扬。更值得关注的是,5月汇丰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初值回升至49.1,较上月的48.9微升,进一步向50的荣枯线回归。稍后公布的官方制造业PMI指数为50.2,比上月微升0.1个百分点,高于临界点。随着经济的复苏,降息的可能性就会排除在外。

  再者,降息的边际效应正在衰退。自从去年11月,央行首次宣传降息以来,降息并没有解决实体经济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反而使资本市场泡沫更加膨胀。而笔者认为在稳健的货币政策环境下,更需要配合实体经济投资机制的改革,理顺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有效引导实体企业融资成本下降。所以,央行现在一方面MLF、PLS等创新型工具,引导向实体经济释放流动性,另一方面在经历了数次降准降息后,更需要对效果有一个评估期。

  与此同时,5月末金融机构外汇占款余额为29.25万亿元,较4月末增加了321.78亿元。4月份,金融机构新增外汇占款增加324亿元人民币,外汇占款实现连续两月回升。外汇占款的增长使得降准紧迫性延缓,6月份新股发行和外汇占款的增长等,是流动性收紧的阶段性因素,而随着人民币汇率趋于稳定,贬值预期减弱,外汇占款有可能恢复一定增长,将使得流动性出现趋势性的变化。

  最后,降息的边际空间并不大,贷款利率已经压到了历史最低,而存款因为利率市场化被并没有回落多少,这就说明了随着银行理财产品、互联网金融(P2P)、宝宝类货币基金等投资渠道的拓宽,银行业的融资揽储成本已降无可降。因为即使央行再宣布降息,也只能使更多的储蓄搬家,而储蓄搬家,就会造成银行可贷资金的减少,无疑会间接的抬高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所以,继续降息并非是央行未来货币工具的首要选项。

  周小川行长为何对降息之事避而不谈呢?这一方面说明了,自去年11月以来的大半年时间内,央行在经历了数次降准降息后,需要有一个评估期,看看降准降息对实体经济的效果如何。另一方面,降息本身对实体经济的提振作用有限,中国的货币政策正陷入“流动性陷阱”中。现在除了理顺货币传导机制外,还应配以积极的财政政策。更为关键的是,经济稍有好转,通胀正在抬头,再降存款利率,只能造成存款的大量流失,反而不利于实体经济的复苏。

关键词阅读:通胀 实体经济 周小川 外汇占款 CPI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