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解江苏区域发展不平衡:善用差异化金融政策

2015-06-26 05:48:05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对苏南区域而言,应将信贷资源配置交由市场,充分发挥利率市场化定价的作用;对区域经济和金融市场环境一般的苏北区域,可适当安排定向信贷规模,设立利率市场化调控带,确保基本的资金投入。

  21世纪宏观研究院分析师 王海平

  根据经济发展程度的不同,江苏自南向北分为三大经济片区,三个片区之间发展的不均衡是基本省情。面积和人口均占江苏70%左右的苏中苏北地区,在“十三五”期间主要的任务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一地区也被认为是江苏省“最大的潜力和希望所在”。

  进入“十二五”之后,这三大片区内的地级市的经济规模和财政收入已不再是原本意义上的阶梯式:原本在苏北偏弱的盐城异军突起,其GDP和财政收入已赶上了苏中扬州、泰州和苏南镇江,苏南常州被苏中南通和苏北徐州超越。因此,江苏区域差距继续保持“相对差距略有缩小、绝对差扩速放缓”的态势。

  尽管如此,区域协调发展仍是江苏“十三五”规划将继续延续的重大战略。而资金作为一种流动最频繁、最基本的生产要素,影响并反映着一个地区的经济状况,且最终都会通过社会资金流配置表现出来。

  21世纪宏观经济研究院以区域资金流动问题为切入点,探讨化解江苏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现象,构造“十三五”期间区域新布局。

  资金流的正负效应

  从发展的角度而言,因为极化效应,经济发达的地区资金配置越多,反之亦然,但事实上,资金的区域配置差异源自各区域内部资金的形成差异与跨区域资金流动差异。资金流在协助江苏区域协调发展上积极作用与问题同样存在。

  资金的分布不均衡是典型,并会长期存在:改革开放以来,苏南地区资金过度密集,而苏北地区资金相对不足。

  截至2013年末,江苏省金融机构资产总额达10.9 万亿元,同比增长12.5%,但其中,苏州市金融资产总量超3万亿,金融机构存款余额突破2万亿,贷款余额近1.7万亿,而徐州市金融机构存款余额3884.46亿元,贷款余额2360.80亿元,苏南苏北在金融资产规模上差距达到10倍左右。

  特别是,在苏中与苏北的交界县域,经济总量不占优,社会投资能力有限,资金流动规模、更迭速度随着区域之间经济发展差距越发突显。

  另一个问题则是资金流量的不平衡。与中国市场化进程一致,资本形成、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政府预算资金、银行资金、直接融资的充分供给是地区经济起飞的前提。与苏南地区相比,苏北资本的形成能力和资金的积累能力相对差,更多依赖财政资金支持。

  2013年,江苏省财政对苏北、苏南、苏中的转移支付为819亿元、417.6亿元、307亿元,分占53.1%、27.1%和19.8%。

  而由于苏南地区拥有良好的经济基础优势,资金收益率远远高于苏北部地区,从而进一步加强苏南地区资金吸纳能力,一定程度上加剧江苏三大区域的资金流量不平衡性,且这一趋势呈现出扩大化的趋势。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其根本仍是市场价值规律作用的结果,苏南要素收益率高于苏北,从而吸引大量要素主动流入,在资金相对稀缺的基础上,苏北地区资金的外流对地区经济发展产生显著的负面影响,从而促使江苏区域经济差距不断扩大。

  合理控制资金“逐利性”

  资金的流动被视为带动经济增长的发动机,长期而言,资金的合理流动有利于缩小区域经济之间的差距,有利于降低经济增长率差异,加快产业的梯度转移与经济结构调整,延缓区域经济差距的持续拉大,最终会促使各地区最终达到一种“均衡”。

  但问题是,从资金市场化配置的视角看,在“逐利性”与“避险性”的共同作用下,资金逆向流动会加深区域经济差距的矛盾。

  而从资金体制内分配的视角看,政府转移支付在地区之间分配的不合理与不公正也是区域经济差距扩大的因素之一。

  特别是,在市场作用力与政府调节力的角逐中,资金现实回报率差别致使市场导向的资金流动超过政府导向的资金流动,资金流动更倾向发达地区,进一步加大区域经济间的不协调。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促使资金在江苏区域合理化流动的关键,取决于发达地区对落后地区是“分散效应”还是“回波效应”。

  数据显示,在2013年,苏北、苏中本外币贷款分别新增1303.2 亿元、1382.3 亿元,分别占全省新增贷款总量的18.5%、19.6%,较2012年分别提升2.2 个、3.9 个百分点。

  21世纪宏观研究院认为,江苏区域协调发展是一项长期、艰巨、复杂的系统工程,在复杂的变化调整中,资金流的配置与管理已成为影响区域经济协调的关键。

  以上可以看出,出于对资金“逐利性”的考量,在“十三五”期间,利用财政杠杆放大金融工具的支持效应仍是江苏区域协调发展的首选,如加大财政对金融生态环境建设的投入,改善包括投资环境、商业环境、信用环境等在内的宏微观金融生态环境等。也只有这样,才能吸引更多的资金投资到相对落后的区域,为落后地区提供更多的发展机会。

  根据江苏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夏平的观点,应坚持市场主导和政府引导相结合,将政府资源与金融资本配合起来,放大财政资金和金融工具的杠杆效应,带动社会资本投入,有效整合财政、银行、风投等方面的资源,形成多渠道、多元化、可持续的融资体系,提升资金使用效率。

  同时,在当前利率市场化的大背景下,应采取有效措施,构建科学的区域资源配置机制,避免资金逆向流动。

  对苏南区域而言,应将信贷资源配置交由市场,充分发挥利率市场化定价的作用;对区域经济和金融市场环境一般的苏北区域,可适当安排定向信贷规模,设立利率市场化调控带,确保基本的资金投入。

  苏北区域,还可以在合理的资金结构基础上盘活存量资金,改变资金低效配置问题,提高处于低端产业链实体经济部门的资金可获得性,且对引进的新兴项目给以差异化的资金定价,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

  对金融机构本身而言,必须进一步承担区域融资市场的重要纽带作用,在互联网金融与利率市场化的双重冲击下,创新金融服务模式,寻找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新途径。

  与此同时,金融机构应主动适应社会进步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趋势,以互联网金融为抓手,以综合金融服务为着力点,积极推动金融创新,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作出更大贡献。

  伴随着“存贷比”的取消,21世纪宏观研究院建议,应当放开地方金融机构跨区域发展的限制,实行差别化的机构管理制度。

  

关键词阅读:善用差异化金融政策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