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仅是权争让非洲最大产油国闹油荒吗?

2015-06-09 09:23:29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沈阳

  地处西非的尼日利亚每天能够生产200多万桶石油,却因炼油设施严重不足、成品油严重依赖进口。尤其是5月以来,数家航空公司油罐车司机罢工,导致航空飞机停飞。成品油短缺让加油站无油可加,让企业和政府机关不得不提前下班,以致通讯无法保障。

  这次危机自3月29日尼日利亚大选前即已开始酝酿。担心5月29日上任的新总统布哈里会废除实施多年的燃料补贴,燃料批发商争取现任政府下台前维系特权。这背后又有其复杂的经济结构成因:该国燃料批发价格普遍低于国际市场价格,若缺乏政府补贴批发商很难继续供应燃油。如此一个纯属经济层面的话题,居然会演变为一个国家的政治危机。

  很难说尼日利亚的自然禀赋是多么糟糕。2014年4月,根据更新了的GDP统计数字,尼日利亚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5221.80亿美元(全球第30名)、人均3002美元(全球第142名),其经济规模超过南非跃居世界第26位,为非洲最大经济体。正是这样一个经济发展业绩,尼日利亚一度被国际投资界所看好。例如,高盛银行曾将尼日利亚这个英联邦成员国列为全球最有发展前景的“未来11国”。

  按说发展良好的金融、法律、通讯和交通行业,还有非洲第二大的证券交易所(尼日利亚证券交易所),与美国等西方国家有频繁的经贸往来,尼日利亚可以有更好的前景。

  然而,好的制度不一定带来好的绩效。

  总人口过1.7亿的尼日利亚,居住在南部的基督教与北部的穆斯林人口几乎1比1,其中前者占44.21%,后者为52.61%,传统宗教约3%。由于联邦制下联邦政府的相对弱势,北部有些地方已采用伊斯兰教法。成立于2002年的“博科圣地”,自2009年以来多次发动恐怖炸弹袭击事件,造成无数平民死亡,一度攻城略地,引发和政府军的激烈冲突。

  这种“文明冲突”背后是大国力量的较量。中东一些势力影响一部分民众,西方一些势力影响另一部分民众,彼此以和平或不和平方式逐鹿于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2003年大选,自由、公正、秘密和定期选举的大体实现,堪称民主尼日利亚精彩之笔。然而民主框架的建立并不意味着能够一揽子回应非洲国家共同的悲剧性困境:由于制度变迁在某种程度上是部分精英与西方国家交易的结果、而非这个社会基于哈耶克意义上的自生自发秩序的自然变迁的结果。在看似现代化的国家治理体系之下,其国家治理能力却是非现代化的,这样,如何让经济发展独立于四年一度的大选,不因政治势力的更替而发生断裂性剧变?

  正是在此意义上,6月2日《国际金融报》通讯《非洲最大产油国闹油荒》一文看出了尼日利亚危机的一些真相。这篇文章引用的美国商业新闻网站“石英”所指出的“尼日利亚最近的缺油危机再次证明了该国进行改革的紧迫性”还会是一个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结论吗?

  我们并非预测尼日利亚将向何处去,而是借着“制度”与“文化”的组合分析,有助于在经济社会等层面,使我们对发展中国家经济变迁与政治转型的某些规律性关联有更多认识。就制度经济演变的逻辑而言,尼日利亚可谓是非洲地区值得重视的经济体标本。

关键词阅读:尼日利亚 产油国 非洲国家 制度 文明冲突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