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没落的贵族?

2015-06-09 08:03:59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傅云威

  七国集团(G7)峰会正在德国加米施-帕滕基兴市的埃尔毛城堡举行。这个德国南部小城远离现代文明中心,似乎映射了七国集团日渐式微。

  数年来,七国集团的前景不为人看好。有分析人士直言,这个曾主导全球经济治理数十载的富国俱乐部,几乎已沦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鸡肋。

  上述感慨当然不是凭空唱衰,而是基于七国集团无法掩饰的无力感、过气感和迷失感。

  无力感,源于七国集团在南北关系巨变,东西势能相易的背景下,对诸多国际事务心有余而力不足。

  过去数十年,发展中经济体迅速崛起,深刻改变了全球经济格局。早在2010年,新兴经济体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首次超过发达国家。去年,拥有众多新兴经济体的亚非两大洲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比重高达51%。

  其中,中国经济总量30年来增长了约70倍,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头号贸易及出口大国和外汇储备大国。中国等不少新兴经济体已崛起为新的全球增长极和产业巨擘,在此基础上新兴经济体已成长为活跃的利益攸关方,乃至规则制定的参与者。

  也就是说,随着更多重量级玩家入场,七国集团话语权严重下滑,存在度空前稀释,在全球层面难以独当一面,无力左右全球经济治理领域的大事。

  过气感,源于七国集团合作理念、对话模式、工作机制落后于时代发展,应变力、革新力薄弱,在新的国际合作机制层出不穷之际,日益走向边缘化。

  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西方主导的旧有治理机制迅速让位于二十国集团峰会、亚太经合组织等新型多边、双边合作机制,同时伴随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新兴经济体倡导的新型专业合作机制诞生,七国集团的自身定位问题愈发凸显。

  今天,七国集团的代表性、合作理念、执行力、协调性、专业度等诸多领域都显得老迈而过时,空洞无物,明显技不如人。从全球经济发展和治理结构变革的规划者、引领者,到新型合作、协调机制的被动倾听者、抗拒者、接受者;从绿茵场到观众席,七国集团的创新力、执行力正以加速度的方式走下坡路。

  世易时移,变法宜矣。要么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继续扮演没落的贵族,要么抛弃冷战时代旧思维,迎接合作共赢新时代;要么继续端着、守着、看着,要么积极与新兴经济体合作,共享和平繁荣。站在十字路口的七国集团,需要有个决断。

  而今,年近不惑的七国集团显得异常迷失和混乱。

  在埃尔毛城堡静谧的夜晚,七国集团成员需要扪心自问,搞价值观小圈子,富国精英俱乐部,果真符合本国最大利益吗?

  研究表明,仅2012年,中国进口为美国、欧盟、日本等七国集团成员带来的就业岗位分别达到66.5万个、241.2万个、114.4万个,明显高于不少七国集团成员国家。

  这并非孤例。大量事实表明,七国集团成员从外部获取的利益,正超越狭隘的近亲联姻,唯有超越价值观分歧,搁置局部利益冲突,与新兴经济体合作,才符合多方利益。

  七国集团成员还需自问,今天的七国集团峰会真能解决现实问题吗?

  有心人不难发现,七国集团峰会传统上关注财政金融、经济治理等问题,如今却把议题不断延展至地缘政治、大国博弈等宽泛领域,颇有些因主业式微,顾左右而言他的尴尬。

  什么问题都想解决,则往往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这种失之于宽的议题设置,可能加速七国集团峰会空洞化,沦为西方政客坐而论道的务虚会;另一方面也可能导致其功能异化,走向歧途,沦为个别国家实现非法私利的政治工具,给全球政治、安全格局带来变数。

  人们不禁质疑,以价值观异同站队、凭狭隘利益划线的七国集团,包容度有几何?没有发展中大国支持的七国集团,代表性有多大?缺乏与新兴合作机制有效对接的七国集团,含金量有几成?各怀异志的七国集团,持续性还有多久?

  对成员国增益有限,全球影响力锐减,变革之路暗淡,这样的七国集团,命运堪忧。在多元多极世界,唯有开放包容,打破七国斗室,才能避免越刷越孤独的存在感。

关键词阅读:七国集团 大国博弈 经济体 执行力 俱乐部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