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仲:医改不能淡化社会主义本色

2015-05-29 08:48:44 来源:环球网评论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逐渐形成自己对周围事物的想象、看法和表述,尤其是人口众多和历史悠久的民族,文化反映他们的信念、倾向、主张和态度,影响他们的行为取向、评价标准和评价原则和尺度。中华民族讲道法自然,讲家比天大,讲乐生厌死,重形神合一,重情理不分,重以柔克刚,尚温良恭俭让,尚求用大于求真,尚仁义求均贫富……正是因为有这些传统,中华民族选择了社会主义,也创造了中国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重视向西方学习,同时摸索和创造运用这些学到东西的方法,尤其面对复杂问题,有时重要的不是学到的东西,而是如何将他们应用。拿着西方移来的“小树苗”栽进中国这片“肥沃的土壤”,通常很难成活,只有对“小树苗”改良,因为我们不能大面积改良土壤。毛泽东和邓小平都是这方面成功的大师。当前,我们面对医改这一世界性难题,同样要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但还要考虑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民族对周围事物的想象,看法和表述,比如贫富观、强弱观、生死观、家庭观、道德观等。

    救死扶伤及医疗是政府和社会的良心,是群体的道德责任。因为人类有同情心,我们的祖先看见同类流血、发烧、痛苦,自己难受想去帮助,这才产生医疗。我们是群居动物,正是良心和道德责任,保证我们处于生命的弱势时能获得帮助,能危难见真情。实际上,人类信仰最多的思想、主义和宗教,最初都是为了帮助最困难的人,如基督教的博爱,佛教的普度众生,共产党为劳苦大众等。

    BAIDU_CLB_fillSlot("102897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