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质疑“全国平均工资4.9万” 我们在质疑什么?

2015-05-29 07:58: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李劭强

  这种失落需要通过预期的展现和制度的保障来缓解,让人们清晰地看到个人未来的前景和实现的路径。只有消除和缓解了人们内心的焦虑与失落,人们在面对平均工资时,才能理性平静地看待。

  国家统计局27日发布调查数据,全部调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49969元。其中,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平均工资最高,是全部就业人员平均水平的2.20倍。调查数据显示,中层及以上管理人员109760元,专业技术人员66074元,办事人员和有关人员47483元,商业、服务业人员40669元,生产、运输设备操作人员及有关人员42914元。(5月28日新华社)

  每次平均工资一公布,舆论便是一片质疑之声。此次也不例外。在人们的解读中,有两种观点和疑问占据主流:平均工资为什么会这么高,我的工资为什么只有这么多,我怎么又拖后腿了,又被平均了?既然平均工资与我的实际感受相差这么大,这个平均工资肯定是不靠谱的,既然不靠谱的问题多多,还出台个平均工资刺激公众干嘛?在统计部门公信力还不足以让人完全信任时,人们对所谓的平均工资总是保持一种习惯性的质疑。

  这似乎是一种难以回避的舆论反应。一方面,数据调查本来就是一种专业性的活动,其结果如何产生,结果是否精确,公众一时无从判断,如果他们能够获知的信息有限,在统计部门与公众之间就会存在着信息不对称。另一方面,个体感受的是自己的生活,而平均工资是一种基于整体的调查,当个体与整体之间存在差异时,个体的感受就会不同,个体就可能敏感。这是调查数据必须面对的结果。

  当然,这种不同感受是可以通过解释来回应和消除的。其实,在公众质疑平均工资时,还隐藏着两种复杂的心态:一是焦虑,一是失落。焦虑是因为存在信息不对称,人们不知道平均工资是如何得出的,迫切想看到平均工资产生的全过程,以确信调查结果是客观公正的。一旦这种知情欲望无法得到满足,对于平均工资的调查只能看到一个抽象的数据,人们就会焦虑,就会感觉到受了欺骗。

  而失落是因为人们发现自己的收入落在了平均工资之后,平时只是凭着感觉去判断自己工资的高低,去猜测别人工资的多少,一旦这种高低多少之分通过平均工资直观体现出来,就会存在失落感,觉得自己被社会所抛弃了,自己的发展处于被遗忘的处境中。否则,怎么会在平均线之下呢?所以,人们质疑和否认平均工资,以此来表达诉求。

  这就意味着,在解释平均工资合理性的同时,还应关注到公众对其质疑背后的舆情和诉求,看到公众通过质疑表现出来的焦虑和失落。这种焦虑需要通过满足知情权来消除,如果没有充分的知情权,公众就会产生焦虑,就会习惯性质疑;这种失落需要通过预期的展现和制度的保障来缓解,让人们清晰地看到个人未来的前景和实现的路径。只有消除和缓解了人们内心的焦虑与失落,人们在面对平均工资时,才能理性平静地看待。

关键词阅读:平均工资 就业人员 平均线 个体与整体 数据调查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