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所谓“泡沫”

2015-05-29 07:18:26 来源:金融投资报

  中国是不是正在经历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资本泡沫运动?对于这个问题,站在不同的角度,就有不同的回答。尽管笔者并不主张对隐藏在非理性暴涨背后的某些泡沫现象一概故作视而不见,但也不敢苟同一些人大呼小叫“疯了”的泡沫惊诧论。相反,排斥泡沫这两个字的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尽管并没有说出她心目中所认可的泡沫定义,在笔者看来,至少还是说了一句大实话的。如其所说,“不是说泡沫不好,因为我不能告诉大家泡沫什么时候起来,也不能告诉大家泡沫是哪个阶段,不能告诉大家泡沫什么时候碰壁。”

  一场夺人眼珠的“泡沫论”之争,争论得虽然火热,但由于没有统一的标准,其实并没有实打实的短兵相接,因而也就无所谓谁胜谁败。把经济学当作故作高深的数字量度理论,不过是某些没有多大出息的经济学家的故弄玄虚。经济学的本质是对经济现象及其规律的解释,而不是定义。许多从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的经济学定义,其实一开始无不源自人们对于经济现象的感觉。可以说,如果没有这种感觉,也就没有经济学的理论。经济学家如果找不到感觉,就意味着他只懂得死背教条而不懂得发现,也不懂得创造。在这个意义上,说不出对泡沫的定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于泡沫没有感觉。

  互联网经济的发展及其对人们思维、生产、生活、学习方式乃至投资行为等所带来的改变,早已不再仅仅表现为其初显身手的初期或不由自主地所显示出来的那种泡沫化现象。如果说人们在一开始对它的认识很容易停留在当时的表像也即表面化阶段,是不奇怪的,而在事情发生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之后,还是只会动不动就拿泡沫来说事,岂不就有点没有意思,甚至太没有意思了吗?

  用改革的观点、转型的观点、飞跃的观点看问题,当前沪深股市尤其是创业板所表现出来的宁折不弯的犟牛脾气,与其说是资金抱团的投机性大暴露,不如说更多的是“站在‘互联网+’的风口上”的顺势而为。肖钢最近在解释这一次的牛市动因时,也是这样说的。他说:“这轮股市上涨是对改革开放红利预期的反映,是各项利好政策叠加的结果,有其必然性和合理性。”这充分说明,尽管我们决不能对当前乃至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的股市运作中所难以避免的泡沫风险采取虚无的不承认主义和不认账态度,而且随着注册制改革的推进也越来越有必要对某些通常说了“存在即合理”的泡沫现象在跟进监管的同时更多地采取包容和宽容态度,但始终也不应该忘记,改革,惟有改革才是有可能令泡沫为我所用,为发展所用,为更多更好的财富创造所用的大道理。这也就是我们通常总是说“改革牛”、“转型牛”、“创新牛”而不说或反对说什么不着边际的“泡沫牛”之类说法的题中应有之义。即使在市场过热的时候也许没有更多地警惕和防范泡沫风险之必要,化解泡沫风险的正确途径和方法也未必都是常规性使用的泡沫灭火器,而只能是也必然是改革、转型和创新。除了改革、转型和创新,还是改革、转型和创新。

  财经人士 黄湘源

关键词阅读:泡沫论 泡沫风险 泡沫现象 金融投资报 沪深股市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