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计美联储”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2015-04-15 07:03:19 来源:新京报

  “审计美联储”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很小。但我们期待这一次或许注定失败的审计风暴,能够带来中央银行的主动透明潮流。

  临近美国大选之年,一切政治的以及不那么政治的话题都变得政治起来。最新的理念之争则导向美联储以及美国国会参议员之间,这正是讨论正热的“审计美联储”(audit the Fed)运动。

  这一运动的主题是加大美联储货币政策透明度,废除原有对于美联储独立性的法律保证,如此一来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难以避免被美国政府审计乃至问责。这一目标看起来很有正当性,简直令人难以反驳,问题在于审计什么,谁来审计?

  这一运动是在肯塔基州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的推动下发起,他在2015年4月宣布参加美国总统竞选。兰德·保罗是美国著名保守派参议员罗恩·保罗(Ron Paul)之子,父子两人观点可谓一脉相承,政治上信奉小政府,经济上追随奥地利经济学派。

  即使如此,明眼人可以看出这一针对美联储的审计运动不仅关乎经济,关乎政治,更关乎权力。中央银行独立性的多与少,一直存在争议,但民主国家央行的独立性似乎天经地义。不少学术论文已经指出中央银行独立性和通货膨胀率之间存在负相关性,但是很难定义二者孰因孰后,一个国家允许中央银行保持更大独立性,即意味着这个国家对通货膨胀率容忍度越低,还是一个国家对于通货膨胀表示了更低的容忍,才赋予中央银行更多独立性?

  从历史最早的瑞典央行,再到影响最为持久的英格兰银行,再到作为后起之秀却主宰当今全球财经的美联储,我们看到了发达国家中央银行的历史记录总体尚可,但是一路走来也是在磕磕绊绊之中学习,毕竟人类对于货币的理解也在演进。

  以美联储为例,即使被认为发达国家中较为独立的中央机构,其治理结构上一直被人诟病:虽然是私人机构却又行使公共权力,类似政府机构又不是政府机构,一位美联储的传记作者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已经将美联储称之为“怪胎”,不仅是代议制民主中一个至关重要的“畸形人”,也是自治民权神话并存的尴尬矛盾体。

  “审计美联储”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很小。相关提案虽然去年在众议院获得通过,但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可能性不大,不仅经济学家往往反对这一提案,即使华尔街与白宫联合一起对立面,抱怨“审计美联储”运动是政治凌驾于经济。

  尽管如此,这一提案却暴露了公众对于“黑箱”之中的货币政策的焦虑情绪,目前已经引出颇多美国社会关注。而且,随着大选进展在2015年之后更多热度,这也让美联储倍感压力,本次耶伦等美联储高管是否全身而退尚在未定之数。

  虽然我对于极端保守派或者茶党(Tea party)的言论难以苟同,但正是他们不断推进甚至通过搅局的方式推进中央银行的透明度。事实上,迫于内外压力,美联储在透明度方面已经做出很多让步,不仅在一定期限之内会议记录得以公开,而且美国政府问责局(GAO)并非完全没有审计美联储权限,只是其权限在货币政策等区域仍旧受到限制。美联储的引领之下,近年其他央行也在尾随,比如英国央行已经决定效仿美联储,将货币政策会议的相关记录在8年后详细公布。期待这一次或许注定失败的审计风暴,能够带来中央银行的主动透明潮流。

  □费雪(财经作家)

关键词阅读:美联储 奥地利经济学派 审计风暴 货币政策透明度 怪胎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