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金融博弈是“没有硝烟的战场”

2015-04-15 03:21:55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何亚非

  最近,国际金融领域风生水起、极富戏剧性的事件莫过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下称“亚投行”)的筹建。国际上普遍认为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输给了中国,连美国盟友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澳大利亚等都纷纷弃美而去。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则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公开宣布普京总统坚定支持亚投行,更是赢得掌声一片。

  世界大国都对亚投行趋之若鹜,使美国恼羞成怒。美财政部长在3月31日结束访华返回美国后宣布,美国不同意中国的人民币进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美国认为人民币还不符合被纳入IMF货币篮子的标准。”他说。当然中国不必对美国的举措大惊小怪,人民币国际化是大趋势,谁也挡不住。然而,我们确实可以从中看出国际金融博弈的端倪和走向。

  一、国际金融博弈实质是全球治理体系主导权之争。

  2009年二十国集团美国匹茨堡峰会上,领导人们决定改革全球治理体系,根据世界经济格局的变化,调整IMF和世界银行(WB)的份额和投票权,以给予新兴市场国家更多发言权。次年IMF通过了这项调整措施。然而就是这样的小步调整也遭受“顶风”冲击,美国国会事隔五年半依然拒绝批准这项决定。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西方国家一片混乱,七国集团(G7)和IMF等束手无策,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与巴西、印度等国家一起在二十国集团中发扬“同舟共济”的“地球村”精神,先后承诺近1000亿美元,扩大IMF的救助资金规模,并在国内率先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的财政刺激方案,不仅使中国经济迅速稳定复苏,而且有效防止了全球金融危机的蔓延和世界经济的崩盘。但是,西方国家在金融和经济危机最危险时刻过去以后,便从“同舟共济”转向“同舟共挤”,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愿放弃在全球治理中的“既得利益”,压根儿也不愿接受全球治理从“西方治理”逐步转向“东西方共治”的现实。

  IMF和WB等国际经济金融组织是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主导下建立的国际经济秩序的重要组成部分,也确实为战后世界经济的发展、国际金融的稳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时代变了,世界经济格局也变了。G7占世界GDP总量已不足50%,新兴市场国家力量迅速上升。这其实是好事,表明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的差距在缩小,力量在接近。国际上有个说法,叫GreatConvergence,就是差距在减少的意思。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力量变化在全球治理体系这个上层建筑中一定会有相应的反映,这是历史使然。

  以金砖国家(BRICS)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面对发达国家的拖延战术,采取主动行动,改革全球金融治理体系,于2014年7月在巴西召开BRICS峰会时决定建立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和应急储备安排,分别为500亿和1000亿美元。中国在其中发挥了引领作用。美国和西方国家舆论当时就一片哗然,炒作中国和金砖国家想“颠覆”国际金融秩序。

  去年下半年以来,中国从“惠邻、富邻”政策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实际需要出发,开始筹建亚投行,亚洲邻国积极响应。2010年至2020年亚洲需要基础设施资金8万亿美元,中国的倡议完全是希望让中国发展成果惠及周边邻国,以实现合作共赢。在今年3月底创始成员资格申请截止时,收到包括英法德意在内的近50个国家的申请,下一步就是研究确定亚投行的章程和程序等细节问题。

  围绕亚投行的国际金融博弈被世界舆论称为中国与美国就全球金融治理体系的博弈,而且是美国明显“输了一局”。这种“零和”方式的“冷战思维”,中国并不认同。习近平主席在今年博鳌亚洲论坛上明确表示,推动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同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互补共进、协调发展。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也是如此。美国最后也不得不表示,美国将通过国际金融机构与亚投行进行合作。

  自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对全球治理体系的贡献有目共睹,中国是现有世界体系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建设者,而不是破坏者。中国对全球治理体系并没有“另起炉灶”、推倒重来,而是提倡逐步改革,使之更加合理、公平、公正,以跟上时代发展的需要。

  至于主导权问题,我们需要实事求是,很显然现行国际金融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中,美国依然是主导,没有国家能够超越美国。IMF和WB中任何重大决定,美国因其拥有17%左右的票决权,可以“一票否决”。同时,美元占全球储备货币60%以上,世界贸易70%以上,大宗商品也主要以美元定价。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希望做到的,无非就是改革现有体系中不合理、不公平的部分,希望有与自己体量相称的国际金融发言权和决策权。如果美国和西方连这也不愿做,那么全球经济就会受损,国际社会集团应对危机的能力就会遭到削弱。将来全球金融危机再次降临,各国“各家自扫门前雪”,难保世界经济不会崩盘。

  二、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与美元战略地位关系十分密切。

  人们往往把始于2010年的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看成是军事和政治战略,其实它是美国对外战略,包含了重要的经济和金融内容,主要表现在美国积极推进“跨太平洋(行情601099,咨询)经济战略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和坚定捍卫美元在亚洲的垄断地位。

  最近,中国工商银行(行情601398,咨询)张红力在《环球时报》撰文说,美国利用2008年制造的金融混乱,乱中有为,完成了与新兴市场的风险换位,向新兴市场转移了金融风险。说得有道理。就美国而言,支撑其霸权的两个关键支柱是超强的军事实力和美元为支配货币的国际金融体系。谁动了美国这两块“奶酪”,一定会遭到美国的阻击。这方面,连美国盟友欧盟和日本都不例外。欧元区自2008年以来一直为债务危机所困,日本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陷入长期衰退和持续通缩的艰难困境。这两个例子清楚地告诉我们,谁要挑战美元地位,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均会遭受美国的打击。

  美国的TPP之所以近年来受到美国重视并加快谈判步伐,就是要提高中国发展的“门槛”和“成本”。这从奥巴马总统和许多美高官多次声称不让中国再搭现有国际体系的“便车”,看得再清晰不过了。谁搭谁的便车,我们姑且不去讨论。在全球化迅猛发展的今天,世界各国已结成利益共同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是世界经济的“新常态”。中国接近4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大部分购买了美国国债就是十分直白的佐证。习近平主席最近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发表主旨演讲,核心是亚洲要建立命运共同体,世界各国要建立命运共同体。这是中国数千年文明和中国智慧对全球治理思想和体系建设的贡献。相互搏杀必然互相伤害,合作共赢才能实现共同发展和共同富裕。

  人民币国际化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必然道路,也是世界大多数国家希望看到的发展前景。目前,中国GDP已占全球GDP的12%左右,中国是世界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业国家、外汇储备全球第一。中国已经在全球15个城市启动了人民币清算行服务,中国同28个国家和地区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总量超过4万亿元。而且中国经济还将以年均7%左右的中高速持续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进入IMF的特别提款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IMF总裁拉加德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将使IMF受益,加入是个时间问题,而不是该不该的问题。这就说得比较实在。今年5月,IMF将非正式讨论货币篮子币种调整问题,下半年正式审核,如果获得70%~80%委员会成员的支持,即可在2016年1月正式调整。目前,IMF货币篮子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英镑。人民币已经是全球第五大贸易结算货币,各方期待人民币加入IMF的货币篮子。如果一味阻拦,那就不是从全球经济和金融角度考虑,而是出于政治因素的考量行事。我们希望美国能从全球经济金融的大局出发,做出恰当的决策。

关键词阅读:国际金融体系 IMF 博弈 全球治理 投行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