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剖前海外债宏观审慎试点样本

2015-04-15 03:16:10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徐燕燕

  “企业已经开始打算,逐步将业务挪至前海,希望通过政策的进一步开放,获得更加便宜的融资。”怡亚通(行情002183,咨询)总裁助理周丽红近日告诉《第一财经日报》。

  这是一家供应链企业,在深圳前海设有三家分公司。3月9日,前海外债宏观审慎试点正式启动,怡亚通获得首笔外币外债。

  外债宏观审慎试点为中资企业借外币外债打开一条通道,这是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迈出的重要一步。宏观审慎外债管理的核心,是建立能根据宏观经济指标变化调整微观管理指标的响应机制,通过逆周期的微观管理指标来调控微观主体的外债行为,由微观影响宏观,以确保宏观经济及国际收支波动在可控范围之内。

  平均3%的融资利差,对于企业充满着吸引力。但同时,放开管制之后,如何加强内控,防控风险是监管部门、金融机构和企业共同要面对的难题。

  融资利差达3%

  这项政策的放开最大的红利就是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周丽红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目前,外债的成本只有2~3个点,国内贷款利率平均6~7个点,利差近3个点,如果借1000万美元的话,相当于节省30万美元,大大降低了企业的融资成本。

  “3月6日,向银行提交相关资料申请,当日获批,次日资金到账,获得的第一笔外债是美元外债,共500万美元。”周丽红表示。

  资料显示,深圳怡亚通成立于1997年,2007年在深圳中小板上市。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公司总资产197.7亿元人民币,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8.6亿。

  她表示,该公司正处于快速扩张的时期,对资金需求量巨大,平均一年在400亿人民币左右。

  过去,怡亚通融资的主要渠道,一个是权益性融资,通过股票市场进行IPO获得融资,2014年,该公司通过非定向公开发行股票,从资本市场募集资金12亿元。但周丽红表示,这与公司的实际需求相比,规模实在有限;第二个融资渠道就是债务性融资,包括银行贷款、发行公司债券等方式。目前,以银行贷款为主。

  但近年来,国内银行贷款融资成本有所提高,目前贷款利率平均在6~7个点,与此同时,企业的经营利润却越来越薄,以怡亚通所在的供应链行业为例,目前的利润仅有千分之五。

  在此之前,前海也开通了人民币跨境贷款,但随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的趋势,这种融资成本的优势也不大了。

  相比之下,允许企业借外币外债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周丽红表示,考虑到近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加大,企业会做相应的套期保值,比如远期结售汇、期权等方式,锁定汇率。“套保的成本大约2个点,算下来综合成本5个点左右,还是比国内融资要便宜。”

  同时节约的还有时间成本,过去通过银行贷款,到账至少要在5天左右。而现在是“钱到了,就给银行相关的合同、发票,立刻结汇,然后支付,时效性非常强。”周丽红说。

  周丽红称,目前试点阶段,通过外债获得的融资仅占该公司资金需求量不到10%,但通道的开放,对企业来说是一项重要的利好,公司已经开始打算,逐步将业务挪到前海,希望通过政策的进一步放开能够获得境外便宜的融资。

  对企业内控提高要求

  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开放的进程中,国家对企业借外债的放开一直比较慎重,如何进行风险的把控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过去,国家对中资企业的外债采取“双头管理”,发改委批准中长期外债指标,外汇局核准短期外债指标,中资企业在指标范围内借外债,不可以结汇使用。

  今年3月,外汇局批准了深圳前海、北京中关村(行情000931,咨询)、江苏张家港3个地区实施外债宏观审慎试点,这意味着人民币资本项下开放,向前迈出重要的一步。

  不过,一旦放开,监管部门主要是进行事后监管,对从事这项业务的银行以及企业自身的内控要求有所提高。

  一位外汇局深圳分局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实际上,前海的企业都比较新,负债水平普遍不会太高,但目前通过贷款风险审批的企业并不多,从银行这里就已经对提出申请的企业进行筛选和把控。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2月末,前海区内注册物流企业3425家、信息服务业2772家、科技及其他服务业4048家,预计将有1万余家企业有望从该试点中直接获益。

  实际上,目前通过审批,拿到外币贷款的企业并不多。前海试点3月9日启动,首批尝试对外借款的企业只有四家,分别是前海怡亚通、首创环境、五矿供应链、华讯方舟。

  周丽红对本报记者表示:“外债只是解决一个通道,钱怎么来的问题,钱怎么用,要靠企业本身的经营能力。”她认为,企业不论是在境内贷款,还是境外借债,金融机构都会对借债主体进行监管。

  外汇局资本项目管理司司长郭松3月26日在外管局新闻发布会上也曾经表示过,或许会有企业负债偏高的问题。

  为此,在试点的实施细则中,有两项硬指标:一个是借债主体的外债余额不超过其上年末经审计的净资产的2倍。而参与试点的中资企业,其全部负债不超过其总资产的75%。

  而且,属于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性质的公司以及房地产公司等属于一般外债管理有限制性规定的特殊行业企业,暂不参与试点。

  周丽红认为,作为民营企业,对于负债过度也是非常谨慎,主要通过负债结构的合理调整,来防止负债过度。比如说,长期资产对应长期负债,短期资产对应短期负债,这并非完全匹配,但是在总量上要有结构性的匹配。

  与此同时,企业还要注重外币外债进行均匀的分布,比方说,1年12个月,不要把负债都放到一个月内,每个月的负债要均衡。

  她表示,从企业的角度来说,希望未来针对不同的行业,设定的限制条件能够更加灵活。

  “我所在的行业属于供应链行业,我的客户委托我去采购一个产品,对我的资产负债来说,应收是企业,应付是银行,尽管资产负债是客户的,但我公司的资产负债同时也是增加的。也就是说,我的平台业务量越大,资产负债越多,限制了企业借外债的额度。希望后续政策能够针对不同行业有弹性的设置。”

关键词阅读:前海 试点 供应链 利差 第一财经日报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