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平庸”下全球经济的三大困境

2015-04-10 07:48:16 来源:上海商报 作者:易宪容

  所谓“新平庸”,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在2014年10月发表的一场演讲中提出的新名词,它主要是指由于投资不足以及低信心、低增长、低通货膨胀所造成的经济恶性循环,使经济增长持续低于长期平均值,而且就业疲弱不振。

  这种新平庸的困境在各国经济生活中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

  一是2008年美国金融海啸以来,全球总债务增幅竟比金融海啸前7年(即2000年至2007年)全球经济欣欣向荣时期增长更快。如全球22个发达经济体的债务均出现爆炸性增长,债务增幅一般达到GDP的50%以上;而新兴国家债务也呈现快速上升。

  各国债务快速上涨,大量流动性从银行体系中流出,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以各种方式推高各种资产价格和房价。可以说,这种以信贷过度扩张让负债水平高企,无论是政府持有债务还是企业及个人持有债务,都会拖累经济增长并增加金融危机风险,进而可能导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也就是说,如果经济繁荣是建立在信用过度扩张基础上,当这种信用过度增长超过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临界点时,债务利率负担就会把收入增长吃掉,企业及个人偿还能力就会出现问题,对此,就算央行把利率降到零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而大型的“去杠杆化”则可能导致金融危机。

  二是新平庸现象造成了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全面下降。从相关资料来看,中国台湾、日本、韩国、美国和德国的劳动者报酬占GDP的比重,1991年时分別是51.6%、52.3%、46.1%、55.9%、53.7%,至2013年时分別降为44.7%、51.9%、43.4%、52.8%、49.6%。也就是说,在金融海啸之后,科技行业能者通吃及信贷过度扩张进而全面推高资产价格,使劳动者的薪资报酬增长停滞及占GDP的比重全面下降。其中,日本可能因为经济长期低迷而使劳动报酬份额下降幅度有限,但美国及德国都下降了3-4个百分点,韩国及中国台湾下降幅度则更大,达6个百分点。中国及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如此。劳动者的薪酬增长停滞及占GDP比重下降,意味着绝大多数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长缓慢而使得实际消费力不足。这应该是当前经济增长动力不足的根本原因所在。

  三是金融海啸之后社会财富分配出现严重的两极分化。比如美国贫富差距达到空前的程度。美国加州大学萨伊教授研究指出,2012年,全美顶尖1%高收入人群的收入激增19.6%,而其他99%人群收入增幅仅为1%。因此,1%的高收入人群占当年全美居民收入总值高达19.3%,所占比例为1928年以来之最。如果把资本投资收益计算在内,顶尖高收入人群占全美收入比例由2009年的18.1%增加到了2012年的22.5%。也就是说,过去5年,美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看上去是保证了美国经济没有走上1929年那样的经济大萧条之路,并让其从危机阴影中走出,但是该政策最有利于少数富人,而不是全体美国人民。在美国是这样,其他国家的情况也是如此。比如2014年7月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指出,中国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富,而底层25%的家庭却仅占有全国1%的财富。而社会财富严重分配不公同样是影响居民消费不足的重要原因。

  金融海啸已经过去了7年,在此期间各国政府都在采取信贷过度扩张的方式救经济,但是这些政策不仅没有让各国经济走出困境(除美国之外),反之带来了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严重后遗症。这里可能有人口结构及环境变化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政策因素所致。因此,现在应该是各国政府对这些政策因素进行反思的时候了。(作者系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

关键词阅读:杠杆化 全球经济 GDP 经济增长 新平庸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