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长和:对外传播别丢了“中式命名权”

2015-03-05 09:03:56 来源:环球网评论

    春节期间一条关于英语国家如何翻译中国羊年的微信很火,意思是英语中没有“羊”这个名词,只有山羊、绵羊等,如何用英语表达中国羊年,难煞了外人。虽然貌似只是一个名词使用的问题,但其实际上反映了一种文化现象。

    随着包括“春节”在内的许多中国名词变得更具世界性意义,以及中国在各行各业中出现许多标杆性名词,中国独特的东西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这些名词本身就会作为一种标杆为人所用。例如,法国总统奥朗德2013年在上海与学生对话时说,上海叫“东方的巴黎”,或许有一天巴黎也会成为“西方的上海”。近年来,笔者也注意到国内媒体在报道外国现象时,渐渐开始用中国的独特名词来解说别国,将别人转化到自己的语境下来进行叙事,例如讨论别国的“家风”文化等。

    有人说,不就是个名词吗,何必那么较真、小题大做?实际上,国际关系中经常会碰到“名”的问题,有时“名”或词语的使用涉及到国家主权问题。例如,有些外媒报道中国时,使用“中国和香港关系”“中国和台湾关系”的错误说法,这是有意下套,犯了整体和部分关系的错误,顺着其回答或思维,往往掉入其陷阱。有些地理名词的称呼也涉及国家主权问题,比如一些流经多国的河流名称,在不同国家名称不一样。雅鲁藏布江是其在中国境内的名字,而它经过印度的那段叫布拉马普特拉河,经过孟加拉国的那段叫贾木纳河。可想而知,如果我们习惯了互联网上的简单转换,在对外交往中表述雅鲁藏布江时用布拉马普特拉河称呼,等于无意中把自己的东西说成别人的东西了。

    BAIDU_CLB_fillSlot("1028976");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