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通缩

2015-03-05 06:57:23 来源:投资快报 作者:简容论经

  1932年海明威出版了《午后之死》(Death in the Afternoon),这本是一部论述西班牙斗牛的纪实性作品,但其在书中曾写过这样一句话:“冰山运动之雄伟壮观,是因为他只有八分之一在水面上”,这句话就是文学写作中知名的“冰山原则”,即用简约的手法带动读者进入更丰满的想象空间,也正是海明威独特的减法,才造就了喜欢他作品读者的普遍加法。而当前,这种独特的减法思维,却似乎不恰当地出现在经济观察领域当中,越来越多的人只关注经济运行水面上的八分之一的表象,而忽略水面下的八分之七。

  这样的例子之一,就是有关中国经济是否面临通货紧缩风险的争论。就在央行主管媒体连篇刊发中国正在接近通缩,需要尽快采取相应货币手段的观点两日之后,2月28日,央行就宣布了降息,而央行的举动无疑被市场理解为宏观层对通缩担忧的确认,言外之意,通缩无疑就是当下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但从央行网站发布的有关此次降息的答记者问新闻稿中,你却根本找不到通缩的字眼,它依然采用的是“物价涨幅处于历史低位”的措辞,同时还一再强调稳健的货币政策基调没有变化。然而从去年11月22日至今的短短3个月之内,央行已经两次降息,一次降准,期间还进行超过万亿资金的定向操作。因此,仅仅靠央行的一面之词,是很难让市场心领神会的,所以就在央行宣布降息之后,众多研究机构给出的建议是还应降准,理由就是没有资金量的配合,资金价格很难如期下降,而后期如果央行真的一如市场期望再次降准,到时候,怕是再提“稳健”基调不变,不要说市场,就连央行自己恐怕都捂嘴掩笑了。

  诚然,包括CPI、PPI在内,甚至是更广义的GDP平减指数均处于历史低位,但由此是否就能得出中国经济已经通缩的结论呢?究竟如何界定通缩呢?

  众所周知,通货膨胀(Inflation)就是票子变毛了,东西变贵了,那么反之推理,通货紧缩(Deflation)就是票子发少了,东西变贱了?对此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最后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经济运行表征来描述,例如易纲等人在研究1998年至2002年间中国经济运行时,就曾用“两个特征,一个伴随”来定义通缩,即当经济出现货币流通量和物价水平双降之后,伴随着出现产出增长速度下降的时候,经济运行就处于典型的通缩。

  而若以上述标准来衡量的话,目前尚不能得出中国已进入通缩局面的结论,而更像是去通胀(Disinflation):虽然PPI已近3年负增长,而最广义的物价指标GDP平减指数还大于零,表明物价的一般水平只是增长得慢了,还没有出现绝对水平的下降;比较危机前后,当前我们的货币供给增速超过GDP名义增速的程度要远远大于危机前;货币流通速度在危机后确实出现了下降,但降幅仍没有超过1998-2002年间的水平。

  抛开这些数据,从我们自身的实际感受而言,谁能说感觉到东西便宜了?

  既然通缩还没有十足的证据,那么完全按照通缩来制定应对之举就值得三思,千万别忘了无论是庙堂,还是江湖,都已经承认当前经济正处在“三期叠加”阶段,用一句小品语言就是“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一年一度的两会已拉开序目,《政府工作报告》无疑再一次牵动万众之心,包括经济增长预期目标以及宏观调控思路都将得以明确,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庙堂会开出什么的清单,因为这份清单事关我们怎们认识经济运行水面下那八分之七。■

关键词阅读:通缩 央行 GDP平减指数 经济运行 冰山原则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