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金融业不应重走实体经济产能过剩老路

2015-03-05 06:08:00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我们应看准问题,同时有能力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这才能证明理性的力量。

  小微企业融资难是个老大难问题,靠扩大中小企业口径提升融资数据,是数据注水,与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南辕北辙。靠定向降准、地方政府承担部分小微企业坏账,这对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没有实质性的作用。

  靠成立成千上万家民营银行呢?

  民营银行内控仍待健全

  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日前提出,民营资本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适应李克强总理当前提倡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融资需求,官方一定要有相当的魄力和担当,使得民营金融机构“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地出现”。

  这将是个大跨越。在2014年“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首次宣布了民营银行试点破冰的消息。到当年末,共有5家民营银行获准成立。这样的速度确实不让人满意,民营银行的发展需要提速。

  但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大规模成立民营银行只是个表象,而建立对路的融资方式、建立适应中小企业的低成本融资风控体系,才是问题真正的核心。否则,小贷公司早就解决地方融资难题了。

  小贷公司在此问题上为什么没能取得突破呢?核心不是因为它不能吸储,而是很大程度上在高风险情况下异化为高利贷机构。满足过桥贷款还行,企业长期从小贷公司融资无异于在脖子上架了一把杀猪刀,正常经营的企业不会这样干。

  以往民营银行试点何以多遇挫折,与民营银行内控机制失衡有关—关联贷款、大股东掏空、寻租等现象并不少见,甚至制造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更多。这激起了一波剧烈的反对声浪,国有金融机构因此地位稳固,这不仅仅是因为国企受到特别的呵护,也是因为一些失信成性的民资股东“朽木不可雕”。

  建立基层信用是当前难点

  另一方面,直到现在为止,小微企业风险管理都是世界性难题。以银行体系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德国,建立在小微企业普遍守信、地方政府为小微企业增信的基础上。

  歪嘴和尚念经,地方担保公司有一些也走上高利贷之路,增信有时会沦为寻租。简言之,我们需要寻找出操作便利、寻租空间小、成本低的中小企业融资模式。

  较成功的地方银行模式如台州路桥模式,也有曾经试验过的广东、山东农村金改模式,成效显著,坏账率低。通过民间村乡互相监管模式,给予信用户挂牌奖励,在人情构成的基层信用组织中,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欠账不还,地方政府与担保机构的增信才是确实有效的。随着土地、资产的盘活,枣庄等地的农民土地流转权、收益权、抵押权也就落地生根。

  建立基层信用的工作需要走千家访万户踏实去做,地方政府、金融机构、农民三方的诚信缺一不可,并且在建立在地方人情社会的基础上,这的确不是一夜之间放行千家民营银行就能够解决问题的,否则就太容易、太乌托邦了。

  追求质量胜于追求数量

  创新型企业目前靠以资本市场股权投资为主,从风险投资到并购退出市场、到新三板、到创业板,一条融资之路隐隐浮现,现在需要做实、做精,让资本市场不再是饕餮盛宴,而是诚信盈利企业的盛宴、专业高效的投资者的盛宴。

  风险依然客观存在。《财经》">;博客,微博)杂志刊文,从兰馨亚洲投资集团执行董事李基培先生分享的数据来看,中国的PE(私募股权基金)在过去十多年中从LP(有限合伙人)手中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融资,融资能力毋庸置疑,但回报惨淡。

  过去十年中,LP们只从中国PE手上拿回了所投资金的30%;同一时期的美国,这个数字是200%。去年有221家中国企业在A股、H股和美股等市场上市,比2013年的66家进步很多,而美国2014年有55%的PE成功达到或超过其融资计划上限,比例为2009年以来最高,且融资速度远超前几年。VC融资额也达到298亿美元,较去年增长69%。同时,美国PE行业的十年平均净回报率也创纪录达到14.6%。

  上述数据并不能证明中国不适应做风险投资,而是在风险投资领域需要行业转变,需要更多的诚信,需要更专业的团队来经营,中国已经有大量专门投资物联网、医药、食品甚至矿泉水的风险投资团队,他们正在成长,目前千万家新注册市场主体中有不少获得了“天使”的青睐。

  地方小型银行与资本市场是小微企业融资的两条出路。在产能过剩时代,企业数量过多会引发价格战,会加剧市场颓势,只有质量高专业性强且具备比较优势,才能获得高回报。实体经济如此,金融行业何尝不是如此?

关键词阅读:叶檀 民营银行 小微 实体经济 关联贷款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