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要精准厘清“堰塞”和梗阻

2015-02-16 07:26:11 来源:国际金融报 作者:陈志龙

  最近,人民币美元汇率出现罕见的6天4个跌停,汇率双向波动加剧的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出乎意料地宣布,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降准总共释放7000亿到9000亿的资金。

  中央银行的职能有个著名的“三角困境”,即货币当局在汇率稳定、资本流动和国内经济稳定之间难以做到有效的平衡,不可能面面俱到。在盯住汇率的同时如何保持币值稳定和经济增长是央行的难题。而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无风险利率下行,市场预期利差收窄,亦加剧人民币贬值压力。在去年底开启降息窗口后,此时,突然又启用数量型工具,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版的新一轮QE”启动?

  我不这么认为。内地的农历新年前夕,历来是央行投放流动性的旺季,无论是企业年终分红、民工发工资、市民采买年货,都需要例行增加投放。今年,央行赶在节前释放流动性,我理解还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传统的投放流动性渠道正在发生变化,过去主要通过外汇占款投放流动性,但2014年以来,外汇占款增长乏力,去年一年几乎没有增长,只增加了200多亿美元。统计显示,去年四季度,经常项目顺差3751亿元人民,逆差5595亿元。按美元口径计算,去年的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逾900亿美元。在高顺差年景下,央行靠大举购汇,投放基础货币,再通过商业银行的货币创造大举派生流动性。现在,这个投放通道被“堰塞”了,水落石出。外汇占款明显减少,虽然经常项目的外汇占款仍然在流入,但增幅已趋缓,而资本项目流出明显加快,去年资本项目甚至出现多年罕见的净流出。

  从另一个角度看,随着国内资产价格高企触顶,以李嘉诚家族为代表的部分外资大举撤离,转而抄底欧洲市场。伴随国内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快,去年中国企业境外投资超过了1000多亿美元,中国企业加快资本和技术输出,为企业走出去提供长期外汇支持,未来仍将有大量的外汇储备用于低补“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基建投资上的资金缺口。各种因素的综合作用,导致央行通过外汇占款泵入流动性的管道失灵,这种情况下,开始直接动用降息和降准手段,来投放流动性。从这个背景来考量,不宜把春节前一次增加市场流动性的例行做法过度解读为“标志性的货币宽松”,甚至误读为“中国版的新一轮QE”。因为,无论是去年的几轮结构性降准还是最近的降息和全面降准,我们都明确表示既要保持精准滴灌,又要防止大水漫灌。

  无论是走平衡木,还是在复杂环境下的“刀尖上舞蹈”,中央银行的职能有个著名的“三角困境”,即货币当局在汇率稳定、资本流动和国内经济稳定之间难以做到有效的平衡,不可能面面俱到。在盯住汇率的同时如何保持币值稳定和经济增长是央行的难题。人民币在经历了8年的持续升值后,适当回辙,允许一定程度的双向波动有利于中国经济止跌回升,对世界经济稳定也是一种贡献。中国不同于俄罗斯,我们有近4万亿美元庞大的外汇储备和超过100万亿的储蓄,庞大的内需市场赋予经济较强的韧性,资本项目的开放上,我们始终坚持循序渐进,资本账户尚未全面开放,本质上我们仍实行较有效的资本管制,有强大的防火墙和防洪堤,无论是外部冲击还是内部管涌,我们都能及时有效防范“外患”的风险。

  从宏观经济看,进入新常态的中国经济已处于寻底爬坡阶段,楼市萎靡、国内需求疲软,以及复苏艰难的全球经济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外溢影响已日益显性化。低迷的经济数据随手拈来,PPI跌幅继续扩大,已连续35个月为负值,大宗商品价格延续下跌,工业产出数据不乐观,钢板价格跌到20年前……去年,基础货币投放增幅达到12%,M2达到120万亿,信贷投放近10万亿,增幅超过10%,但诡异的是,CPI同比只增长2%,创5年新低。PPI、CPI持续下跌,使得通缩正对经济构成显著威胁,也说明货币政策释放的流动性传导不到实体经济中去,货币政策有效性面临挑战。

  距前一个降息点时间不长,短期内又在春节前启动降准,表明央行已紧盯可能出现的通缩风险。中国经济历来怕冷不怕热,热了有办法立马降温,而冷下来,你七手八脚往往很难让它回暖,有时九头牛也拉不出泥潭。频繁密集的举措体现了管理层希望稳定经济增长、防止并遏制经济进一步下滑的良苦用心。但是,现在的问题不是缺钱,而是要精准厘清“堰塞”和梗阻的症结所在,并采取措施打通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作者系资深媒体人)

关键词阅读:央行 厘清 外汇占款 梗阻 经济增长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