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左翼政府的代表性意义

2015-02-16 07:25:13 来源:国际金融报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胜选,反映了相当数量的欧洲民众对紧缩政策不满,或将令欧洲其他“反叛政党”受到鼓舞,动摇各国传统主流政党的地位和现有的政治秩序

  希腊又成了欧洲的新导火索。随着激进左翼联盟党以较大优势获胜,40岁的左翼联盟党领袖齐普拉斯成为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后,欧盟立即就迎来了新的麻烦。希腊激进左翼联盟上台后,让该国成为欧元区首个由反紧缩政府领导的国家。尽管希腊国内一片叫好,但欧洲各方对希腊新政府上台普遍是警告多于祝贺,欧盟则立场强硬,要求希腊遵守此前承诺,否则后果自负。随后就有了德国与希腊之间二战债务赔偿问题等一系列的叫板。其实,这只不过是新一轮的利益博弈战。

  上届希腊政府推行的旨在稳定政府财务状况的紧缩政策致使希腊捉襟见肘,人民怨声载道,对政府的不满达到空前的水平。希腊偿还国际金主债务的期限将于2月28日到期,而现在希腊已没有能力来偿还这笔巨债。为了在未来剩余有限的时间内与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组成的“三巨头”代表谈判延迟偿付,齐普拉斯不得不向它们摊牌。

  根据齐普拉斯的说法,希腊新政府谋划的放宽援助计划条款将增加政府开支,进一步刺激经济增长和就业,给最需要这种举措的希腊人带来帮助。但有一点很明显,以上届政府留下的烂摊子,新政府无论采取多么严格的紧缩政策,希腊都无力偿还巨大的债务。而且,希腊舆论也认为,鉴于希腊政局相对稳定及其对本地区经济和金融的重要性,“三巨头”以及德国必然会适当放宽偿债期限,而他们所获收益也会远大于所受损失。

  事实上,希腊的国际债权人也早已对其现状了如指掌,激进左翼联盟党上台执政后,欧盟就已表明同意跟希腊新政府合作,以确保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欧盟的这个立场显示,它愿意给希腊更多时间偿还债务,但不会注销其债务,希腊的经济问题也不会因为新政府上台而消失。但是现在主要的问题就是双方必须为此进行谈判,为希腊债务问题找到公平、可行且对各方都有利的解决方案。不过,如果希腊与国际债权方的谈判僵持不下,它将得不到偿还到期债务、发展经济甚至是维持政府运转所需的资金,也吸引不到私人投资者的资金,到时处境将更加艰难。但这样的结果对谁都没有好处,也将两败俱伤。

  而在整个欧洲层面上,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的上台,被解读为对欧洲多国实行的紧缩政策的一次大反击,欧元区将面对新的动荡局面,接下来市场很可能会经历一段时期的动荡,加剧欧洲市场的紧张情绪。同时,也有人担心激进左翼联盟党的上台,可能导致希腊政府与“三巨头”陷入对峙僵局,进而使希腊退出欧元区或是引发新一轮金融危机。这不是欧洲所希望看到的。

  而目前,欧洲经济依旧疲软,从法国、西班牙到意大利,民众已被激怒,引发民粹主义的反弹,越来越多的选民对紧缩政策感到厌烦,如果控制不好,也许一场“紧缩革命”在所难免。更重要的是,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的胜利,将鼓舞并凝聚欧洲其他反对紧缩政策的政党,对欧盟倡导厉行节约及结构改革构成更大的阻力。对此,欧盟以强硬姿态警告希腊,它能否留在欧元区,取决于它是否履行偿债承诺及实施紧缩政策。但欧洲国家似乎也为此陷入两难,如果在与希腊新政府重新谈判中拒绝让步,甚至把希腊踢出欧元区,欧元大厦将出现严重松动,市场也会不断猜测接下来哪个成员国会选择退出,这将动摇欧元本已脆弱的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甚至有可能导致欧元区最终解体;如果向希腊作出过多让步,其他重债国如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可能会提出类似要求,债权国政府则将面临本国民众的指责,政治和经济风险都很大。

  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党胜选,反映了相当数量的欧洲民众对紧缩政策不满,或将令欧洲其他“反叛政党”受到鼓舞,动摇各国传统主流政党的地位和现有的政治秩序。从长远来看,希腊遭遇的难题其实只是欧洲所面临难题的一个缩影,如果希腊和欧洲领导人不抓紧寻找到解决希腊问题的良策,那么希腊的今天很可能就是欧洲的明天。

  (作者系国际时政评论人士)

关键词阅读:左翼 政府开支 紧缩政策 欧元区 联盟党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