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青:美联储2015年加息概率较低

2015-01-19 07:14:59 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吴青

  美国劳工部上周公布的一系列数据喜忧并存,其中一些重要数据显示出油价暴跌正在抑制美国通胀水平。这使得市场关注的美联储加息问题再次显得扑朔迷离。笔者认为,美国经济复苏节奏稳健,但还存在许多问题。如果较早加息,除去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影响外,对美国自身也会造成一定负面影响。因此,在2015年,美联储加息的可能性非常低。

  美国劳工部1月1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去年12月进口商品价格创下六年来最大跌幅,这进一步证明油价暴跌正在抑制美国通胀水平。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去年12月生产者物价指数(PPI)月率创下3年来最大跌幅,这是低油价拖低通胀率的又一力证。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2月消费者价格指数录得近6年来最大月度跌幅。这可能增加美联储推迟加息的可能性。

  美国2014年全年增长率为2.6%,比此前五年复苏期的数字高出大约半个百分点,相对于欧元区和日本,显得非常突出。失业率降速则超过了此前数年的水平。2014年,美国新增300万个工作岗位,是自1999年以来劳动力市场表现最好的一年。美国的个人消费支出已经连续18个季度实现了环比正增长,尤其是私人部门消费增长强劲。一直引领美国经济复苏的房地产市场继续呈现出销售火热的局面,房价不断企稳。

  然而,经济复苏背后,也呈现出一些结构性问题。首先,贫困和不平等的情况没有得到根本改变。2013年贫困率为14.5%,比上年的15%略有下降,但是由于人口增长、基数增加,美国穷人的数量大体不变。在经济复苏期,占美国人口多数的中产阶级家庭经济状况原地踏步,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其次,美国经济向好有相对的成分。2014年的增长率如果相对于美国以前的历次复苏(除去21世纪的首个商业周期),应该算是疲弱的。虚拟经济目前虽然已经完全恢复到了危机前的水平,甚至已经开始泡沫化,但是实体经济投资增加的效率却不高,再工业化的结果也不甚显著。再次,失业率虽然大幅度下降,但是目前所统计的失业率中并没有包含长期失业人口。按照美国规定,长期失业人口不可以领取失业救济金。所以,如果按照充分就业来算,目前的就业率和危机前的就业率相比还是相差两个多百分点。最后,债务问题隐忧依然存在,美国的债务率现在已经超过了GDP规模,达到110%,如果加息的话,政府还债压力会增加。

  加息会使实体经济受到短期冲击。美国历史上两次加息之年1994年和2004年,经济增长率分别为4.04%和3.8%,均高于3.3%的趋势水平,而且都高于前一年的增长率一个百分点左右。利率拐点之后的一两年,1995年和2005年,美国经济增长分别较前一年下降了1.32个和0.45个百分点。同时,加息对投资的直接抑制作用较为明显。1995年和2005年,消费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下降了0.58个和0.23个百分点,投资贡献度下降得更大。在中长期内,消费引擎的增长贡献缓慢回升,而投资贡献持续下降。1994年和2004年加息后,投资贡献连续下降的持续期分别为2年和5年。此外,加息后消费者福利会受到一定影响。1994年和2004年加息后,收入增长相对疲弱,1994至1995年,美国实际报酬指数连续同比下降,2005至2006年,实际报酬指数同比增长率也都低于2003年的水平。

  美联储官员曾经多次表示,加息时间和加息速度将视经济数据而定。考虑到目前就业和其他因素尚未调整到位,可以判断,美联储在2015年加息的可能性非常低。

关键词阅读:美联储 加息速度 1994年 2004年 油价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