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因素在投资中不可或缺

2015-01-19 01:38:00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潘伟君

  因为人类是生活在三维空间,所以很难想象四维空间,自然也就无法理解爱因斯坦把时间作为第四维的空间。不过对于证券投资来说,时间确实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投资者如果不考虑这个因素那么就相当于用有限的生命与无限的时间下赌。也许我们并非不知道这一点,只是不太清楚在证券投资中那些方面体现了时间的价值。

  首先我们要知道任何投资决策都是以时间为前提的。比如我们在某一天作出“买进”的决策,似乎只要买进就可以了,其实还需要时间上的约束,这个“买进”的操作应该发生在未来的一天还是一周或者更长的时段内。以周线波段为例,决策“买进”的时段通常是指未来的第一周。如果不考虑时间因素,那么以后任意时点都可以买进,这就有点不着边际了,因为那时候股价可能已经上涨很多甚至开始下跌。我们也经常会听到他人的操作建议,其中涉及时间的大多为“短期”、“中线”之类,这就很难把握,需要进一步明确。

  其次是投资收益也一定要有时间概念。如果某天抓到一个涨停板获利10%,于是就说今年的年化收益率是2500%,这是不是有点搞笑呢?从概念上来说并没有错,银行理财产品就是这样计算的,只是我们用250个交易日来代替365天。不过证券投资千万不要这样计算,决不能用短时段的收益率来代替长期收益率。比如某年获利100%,于是就说自己赚钱的能力是每年翻倍,相比之下巴菲特的业绩只能算小儿科了。我们所说的年收益率其实是一个统计概念,应该叫年平均复合收益率。既然是一个统计概念,那么就要有一个数据样本,这个样本还不能太少,否则统计出来的结果无效。对于收益率来说,样本的单位是年,所以起码要有10年以上的数据才有一点点意义,当然年份越多就越有说服力,能像巴菲特这样累积了几十年的就更有说服力了。实际上在2007年收益率超过100%的投资者比比皆是,可接下来连续几年都能达到这样水准的就凤毛麟角了。在一些私募收益率的排行榜上,我们经常会发现去年收益率排名第一的到了今年就不知所终。理解了这一点,当我们看到某人在某比赛中获得了多少收益的大标题时也就不会再感到惊讶,这种在某个短时段内获取高收益的结果与长期收益没有必然联系。证券投资是一种长期行为,要做到几十年的收益都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之上,绝对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巴菲特能够在长达几十年的时段内做到如此业绩真是不富也难。

  最后要注意的是不能单讲结果而忽略时间。比如有时会听到这样的说法:某股总会涨的,大不了放五年十年。可是我们的生命没有几个五年十年,所以耗不起。而且一个股票拿了五年即使翻倍其年均复合收益率也只有18.92%,而且我们还要冒五年的风险,如果最后不能翻倍甚至下跌,那五年的时间就流失了。

  证券投资的决策离不开时间,否则的话决策一定会有严重缺陷,往往也不再具有可操作性。比如对于当前市场来说,如果是根据周线趋势操作,上周的策略是“卖出”,本周起应该就是“观望”了。而对于短线交易来说上周出现过一次逢低买进的机会,而本周则有可能是逢高了结。不同的时段操作策略有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不能简单地说现在应该是“买进”还是“卖出”。投资者只能按照自己所擅长的时段进行研判并制定相应的操作策略,其中特别要注意时间因素,千万不要把短线做成长线,也不要把长线做成短线,一定要根据自己制定的时段进行操作。

关键词阅读:理财产品 投资收益 证券投资 投资决策 时间因素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