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罗斯新年展望:好日子结束了 应对低回报感到满足

2015-01-07 17:16:52 来源:华尔街见闻

  债券之王、全球最大债券基金PIMCO创始人格罗斯(Bill Gross)在2015年投资展望中警告投资者,2015年风险资产的好日子将会结束,许多资产都会出现负回报。

  他建议投资者,有稳定现金流的优质资产将是首选。比如国债,优质企业债,低杠杆、高分红、营收在业务和地缘分布上多元化的公司的股权。

  他指出,投资者“应该对很低的正回报感到满足,因为风险资产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格罗斯警告,目前全球经济的难题是超低利率抑制经济增长,而非刺激经济增长。在市场上涨多年后,投资者在低回报资产上面临太多风险,冒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

  格罗斯现任骏利资产管理集团(Janus Capital Group)基金经理,以下为他新年展望的全文编译,华尔街见闻网站略有删节:

  当心3月的某一天,以及2015年每个月的任何一天。到了年末,许多资产都将出现负回报。好日子已经结束了。

  我们很难预言某个资产牛市的终结,大多数市场观察者都不敢妄下结论。历史的涨势让大多数投资者都很乐观,而卖家也不会预言自己产品的价格会下跌,这不符合他们的利益。然而,总有那么些时候,大家都能看出眼前的景象不过是“皇帝的新装”。如今,这个时刻就要到了。

  我的投资模型和Martin Barnes以及Bridgewater的Ray Dalio很像,并从他们那里有所借鉴。我们三个都相信市场背后的经济周期,以及盛极必衰的法则。在过去几十年中,受到长期信贷快速增长和低利率的推动,全球经济都处于上行之中。这期间出现了雷曼时刻、亚洲金融危机、互联网泡沫等戏剧性反转,还有1987年的一天崩盘,但每次反转后央行都会推出新的货币政策,让牛市得以延续。持续宽松的监管政策也助推了牛市。

  Martin Barnes将这段时期称为“超级债务周期”。顾名思义,每当经济下行,金融市场就迎来更为宽松的信贷环境。而推动这些宽松环境的正是低利率、金融创新和监管放松,近年来变成了央行直接购买资产,也就是QE。自1981年以来,大量廉价信贷催生了一个超级经济增长周期和金融资产牛市。

  甚至在2008年,投资者意识到“明斯基时刻”到来,并熟知他的经典名言“不稳定终将取代稳定”,但他们依然寄希望于宽松的货币政策能够继续维持美国和新兴市场资产的繁荣。

  不过,有的时候即便是零利率、甚至负利率都无法为经济提供足够的动力。虽然零利率会自动推高债券价格,拉升市盈率,但他们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会消失,甚至起到反作用。企业家愿意借钱,但主要用来回购股票,而不是投资生产。

  如今,人口、技术和全球化开始逆转,经济正在进入美国前财政部长拉里·萨默斯称为的“长期停滞”状态。早在2009年,我就将其成为“新常态”。在这种状态下,利率保持在零水平,企业的投资回报率(ROI)和股权回报率(ROE)也越来越低。私人部门越来越不愿意将钱投入实体经济,因为总体需求疲弱正在成为主旋律。借入廉价资金去投资听起来像是没脑子的人才会做的事。

  因此,逻辑上来看,神奇的“超级债务周期”将会终结:资产的价格和收益率,以及巨量的信贷让风险和回报难以平衡——回报太少而风险太大。如果零利率无法让大多数高杠杆的发达经济体实现真正的增长,那么投资者最终将寻找新的避风港。这不会立刻发生,而是一个逐渐的过程。整个系统将随之转向,现金和那些能真实看见的资产将会成为市场的新宠。长时间的信贷扩张和超级债务周期的奇迹将会停止。

  理解这一点也许让人很沮丧,就像是知道了牛顿物理学和量子物理是不能相容的两套体系一样。谨守着各种历史模型的央行们大概不知道,信贷扩张无法解决实体经济的增长问题。随着投资回报率逐渐接近零水平,信贷越来越像现金,正在失去其设计之初所应有的乘数效应。

  金融本应该成为实体经济的助推器,但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由于ROI和ROE降至零,投资受到了抑制而不是增强。而历史投资回报如果不能偿还未来的负债,反过来又会导致货币基金银行保险、养老金甚至家庭资产负债表出现问题。存款者的收益率也低到无法偿债。无论是实体经济还是金融市场都将受到零利率的威胁。

  这就是为什么,在未来的某一天,可能是3月、5月或11月的某天,资产回报可能会变为负数。在这个奇怪的新世界行情问诊)里,投资者应该怎么办?有稳定现金流的优质资产将是首选。比如国债,优质企业债,低杠杆、高分红、收入在业务和地缘分布上多元化的公司的股权。

  2015年,我们可能会看到市场对风险资产的需求越来越小。你应该对很低的正回报感到满足,因为风险资产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关键词阅读:低利率 格罗斯 Bridgewater PIMCO 实体经济

快来分享:
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
全网|财经|股票|理财 24小时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