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谨防环境治理过程中的双重GDP核算

2013年06月03日 12:11 来源: 东方早报 【字体:

  环境治理固然可以创造产值,带来福利,但各种环境污染却是一个“负生产”过程,会损害社会福利,从而抵消先前生产所创造的产值。

  近期来,随着环保议题在全社会持续升温,作为国民经济晴雨表的股市亦闻风而动,与环境污染治理相关的各上市公司在沪深两市一枝独秀,成为淡市中不可多得的一抹“亮色”。

  对于大多数投资者而言,这种局面背后的逻辑非常简单:既然要治理污染,必然带动相应的市场,以及吸引政府/私人投资,尤其是在各级政府逐步引入和强化环保考核机制的情况下,政府性投资将是确保污染控制和改善环境治理的可靠途径。既然如此,生产和提供污染控制所需技术、设备、产品及服务的上市公司就没有理由不从中大赚一笔,大幅提升其盈利能力。基于这样的认识,各类有关环保产业市场规模大小的预测持续升温,预测的规模从数千亿元到数万亿元不等。

  股市投资者的心态实非偶然,它反映的恰恰是当前社会经济发展过程中某些地区、部门以及企业的“小算盘”,那就是“先污染,后治理,然后便是更大的产值”。在这样的“小算盘”下,“环境污染”甚至已经不是一件坏事,反而还是一个推动经济增长的良机,一件拔高经济总量的好事。

  实际上,这样一种貌似将“坏事变为好事”、将“危机比作良机”的算盘,轻视了环境保护和治理任务的艰巨性,同时也忽略了环境污染及治理对社会福利再分配造成的巨大影响。其根本的谬误之处在于,环境治理固然可以创造产值,带来福利,但各种环境污染却是一个“负生产”过程,会损害社会福利,从而抵消先前生产所创造的产值。因为,就整体而言,致力于环境污染治理的环保产业的增加值,其代价恰恰就是受损的环境质量,而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环保产业增加值与派生污染的生产过程,实则不应同时被计入GDP增加值中。

  首先,有必要梳理一下环保产业产值增长的派生路径。工业化下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带来的各类环境污染,会降低环境质量,从而使得全社会付出相应代价。这些代价包括:一是各种已经内部化的以及还未曾内部化的成本,即社会成本;二是包括各种当期的和跨期的成本,后者即后代人承担的隐形成本。

  正是由于有这样或那样的代价,才引起了经济性的反应,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防范性的,即在事前进行预防,抵御环境风险。另一种是适应性的,主要体现为事后的改善措施,比如修复环境。无论是哪种,都意味着为了获得更好的环境质量,必须进行专业的支撑,这个支撑部门,当下就称为“环保产业”。

  基于这样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到,与其他部门的生产相区别,环保产业的主要产出和价值功能体现为“维护或维持”,即让环境质量维持在某个水平上。换而言之,假如有一天我们的环境质量恢复到了原状,或者已经较好地处在某个较高的水平,那么环保产业的功能便将大大减弱,甚至于消亡。

  上述环保产业的派生路径和存在价值告诉我们,环保产品的需求来自于环境的保护,而环境保护的必要性来自于工业化生产和生活方式所排放的污染。某种程度上,如果说环保产业对于GDP而言是在做“加法”,那么,其实现的前提是其他产业部门在污染排放过程中先做了“减法”,即降低了GDP的有效性。这一正一负之间,理应相互抵消,最终归结到GDP的增加值应为零。

  由此,世界范围内,对于GDP的核算一般有两套体系,一个是名义的,另一个实际的,后者也可称为绿色GDP。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是否扣除环境污染的影响。一般而言,在工业化的早期阶段,两者背离的程度较高,而随着社会对环保的重视以及环境质量的逐步提高,两者也会越来越一致。

  当然,对于绿色GDP的统计,当前学界仍没有统一的标准和方法,因而也没有被广泛认可的结果。不过,出于环保产业服务于环境质量的特性,有理由相信,环保产业的产值规模极有可能是至少等同于名义GDP与绿色GDP之差;在环保产业供给与环保需求本身尚存缺口的情况下,其规模甚至比GDP缺口(即潜在GDP与实际GDP的差额)来得更小。这意味着,在未来,环保产业的规模有多大,便证明名义GDP转向绿色GDP的可扣除程度就有多高。否则,便是在重复计算,也就是将无效的环境污染及损害计入了GDP的范围之内。这是其一。

  其二,从福利分配的角度来看,重复计算工业生产过程(带来环境污染)和环保产业的结果是带来福利的转移和再分配。一方面,从生产到污染再到治理的过程意味着绝对意义上的福利损失,无论是从资源损耗,还是从效率角度来看,即便环境质量最终恢复到了原状,这样的过程也会增加社会整体成本,而不是相反。另一方面,从生产致富,到污染致穷,再到环保致富,看起来社会财富在总量上没有大的变化,甚至于在增长的过程中还会有所增加。但问题在于,这三个过程的主体有很大的差异。生产致富的群体往往未必是污染致穷的群体,而污染致穷的群体又因各种原因而未必成为环保致富的主体,这相当于社会财富通过环境污染和保护的过程进行了一次再分配,总体而言,受污染影响群体的财富被转移到生产者及环保产业从业者的口袋里。其结果是出现“马太效应”,福利和财富越来越集聚于资本拥有者手里,譬如通过资本市场同时获得生产以及环保的双重收益,而将污染的不利之处留给了环境领域中的弱势群体。

  为此,应对的根本之道在于:一,引入绿色GDP,强化GDP的环境影响核算,从而避免GDP的双重核算;二,实行环境补偿制度,让污染环境的主体真正负起责任。只有在这样的基础上,发展环保产业才能真正实现“环境”与“经济”的双赢。

  (作者系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讲师、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环保产业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