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财经股票大盘个股新股行情港股美股基金理财黄金银行保险私募信托期货社区直播视频博客论坛爱股汽车房产科技图片

划清市场与政府的边界是市场设计前提

2013年03月28日 07:09 来源: 时代周报 【字体:

  埃尔文·罗斯的贡献不仅是市场设计,还包括实验经济学和博弈论。我们对“市场设计”这个概念需要有谨慎的认识,罗斯先生所谓的“市场”,是指在价格失灵情况下设计的匹配的机制,它不完全等同于我们日常生活中所理解的公开市场下所谓要素市场、商品市场等,也不等同于我们日常所理解的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债券市场、外汇市场、贷款市场等,而他所讲的“设计”也不是我们中文理解的计划、规划等。

  “匹配”是市场设计之核心

  罗斯先生以及沙普利教授的“市场设计”是指有供需交换需要,但无法用公开买卖或公开价格这一经济学的核心假设或原则情形下来寻求优化、稳定的解决方案。

  市场有基本特征:第一,市场有许多参与者;第二,市场每一个参与者有许多个选择;第三,每一方的各个选择有不同的偏好或者优先顺序,像婚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我最尊崇和欣赏的,是“市场设计”理论之核心“匹配”。这个“匹配”在转型当中有许多的形式。

  虽然罗斯理论的市场设计是微观的,是以博弈论、离散数学、实验经济学为主体的,但是他的这个“匹配”理论对中国的宏观设计依然有很多意义。罗斯“匹配”的思路第一是强调合作多赢,以合作来化解不同冲突的目标;第二,他强调这个“匹配”的稳定和动态化,与各方利益的坚固优化为目标;第三,强调各个利益主体的偏好以及偏好组合的这种序列使得系统性和个人的目标以及利益都得到相对的优化。我们经常讲纵观层次的中国经济适用房、机动车牌的摇号、跨省的公共建设来自全国的收入分配等这些方面都跟“匹配”理论的思路是一致的。

  “市场设计”绝不等于政府过多干预

  如同其他的转型经济体一样,在中国有很多市场失灵的问题,市场的确存在着不匹配的摩擦,像地区差别、收入差别等,所以主张“市场万能”论,确实有着非常负面的作用。

  作为一个机制设计者,无论是宏观层次、中观层次还是微观层次,机构设计者,包括我们所谓“有形的手”或者政府,需要站在系统的、长远的、全局的社会角度来思考我们要达到怎样的目标,设计怎样的游戏规则和地区策略来实现这样一些理想、目标。

  “市场机制设计”被一些人等同于看得见的手,这是一个误解。市场机制的设计绝不等于政府的过多干预,相反它对设计者和参与者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个要求是清晰性、程序性、公平性、标准性、系统性和长远性,使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彼此变得更加清晰、更加公平、更加有效。

  “市场机制设计”跟“市场设计”是两个相关,又存在区别的概念。200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贡献是“市场机制设计”或者说“机制设计”,这和罗斯先生的“市场设计”还不完全一样。“机制设计”主要讲两个东西,在信息不对称、目标相互冲突的情况下,怎样通过信息对称、奖励和目标一致性,使得代理人(比如高管团队)与股东利益取得一致。

  我讲的宏观经济上的市场机制,虽然不是罗斯先生的理论范围,但是我相信,他的“匹配”理论对中国宏观经济上的市场机制,可以提供有益的思路。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讲的“大市场机制”实际上是指要素市场或者商品市场的价格机制、金融市场上的利率机制、外汇市场上的汇率机制、劳动力市场的工资机制等,这个是宏观层次上的机构设计的一些要素。

  反观过去30多年来中国在宏观设计上走出的漫长的道路,有哪些经验教训值得总结呢?我个人归纳了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要完善市场中介、市场专业服务的水平;第二,提高政府信息效率和政策稳定性、协调性和一致性;第三,提高政府机构的设计能力,包括对市场的熟悉程度,要重视市场参与者的意见反馈,政策出台前的充分摸底、充分准备,然后对“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象进行管控,这是我们应该努力的一些方向。

  如果回顾中国经济改革和经济发展,我相信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的辩证关系是永远的话题,相信以下方面值得我们反思:

  第一,划清政府与市场边界十分的重要。没有约束的政府不可能成为好政府;第二,政府不可能包揽世界经济当中的设计跟制造,也就是说市场能够解决的首先让市场来,经过政府之手建立的所谓市场天生地不具备排除政府干扰公平竞争的本能。政府的作用为经济活动提供法制、秩序、规范、反垄断等,也就是说做好服务政府、法治政府和廉洁政府。

  “市场设计”在中观、微观、宏观顶层的应用

  罗斯先生的“匹配”理论在中观即行业有很好的前景,我们所说的二手房市场的匹配、劳动力市场用人单位和求职者的匹配、老龄化社会的管理、制造业上下游的设计、战略新兴产业的制定等,这都是跟中观层面有关。

  讲一讲区域竞争力。在华南地区来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区域竞争的培养是为了5个方向,我们的地区竞争力的特征或者支撑点是独特性、长远性、持续性、价值性和品牌性。企业家们在这些方面都摸索出了很好的经验。区域竞争力我们讲的是区域的优势匹配,主要是通过区域的持续创新充分发挥比较优势,主要是资源这一块,不仅仅是硬环境,而且要提升软环境。

  我们经常讲区域产业结构,一个是结构的合理化,一个是结构的高度化,就是讲升级创新。我们今天所在的罗浮宫其国际化的程度和服务国际化都有很好的经验。结构合理化主要是资源合理利用,充分发挥区域比较优势和产业结构的协调等。

  地方政府的新决策,如果我归纳起来的话,我觉得无论省一级、市一级甚至县一级,它的新角色主要是4个方面:投资促进者、战略合作者、区域规划者和环境改善者。

  地方政府的定位,当今我们讲市场化、全球化的环境下,第一个定位是要提供称职称道的公共服务,第二提供创新和升级,第三是提供稳定精简的政策法规,第四是提供具有比较优势的实体环境,第五是提高高效清廉的制度环境。

  地方政府的新作用,表现在新企业的催化者、空间经济的设计者、推动者,信息时代的紧随者,创新升级的建立者。

  微观设计的匹配非常多,集团公司和二级公司,二级公司和三级公司之间等利益的匹配、任务的匹配,无论兼并、收购、战略联盟还是合资企业都有匹配,高管团队和董事会之间的利益匹配都是微观存在的匹配,这一块我们有一个5C的框架,走合作道路或者走竞合的道路是中国企业的一个发展方向,无论走兼并、收购、联盟还是合资,选择伙伴有5C,这5C就是罗斯先生的匹配思路,包括资源和能力的相互作用,目标一致的匹配性,企业文化的一致性,承诺的匹配性等。就能力而言,第一个是财务能力;第二个是组织能力;第三个是战略方面的能力,这三块能力最终的结果是影响战略的匹配性、组织的匹配性和财务的匹配性,这是战略联盟稳定发展的重要前提条件。

  最后和大家分享一下“合”,这里讲的“合”是组合能力,任何一个企业新老、大小、强弱,企业发展的能力的培养我们在理论上分成四块,第一是基本能力,财务的运营等;第二是核心竞争力,技术的、品牌的、渠道的;第三是动态持续发展能力;第四是组合竞争力,这个组合就是罗斯先生理论当中的匹配的一个“合”。庄子说合则成体,这个“合”就是讲中国企业并不具备美欧的企业那样的强势核心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对那些普通资源的企业,怎么样培育核心竞争力呢?

  这里面提到了复合的思路,包括复合式产品、复合式竞争,也就是说单靠品牌、创新和技术没有竞争力,但是组合起来就形成了复合式的竞争。第二个合是联合,借势为自己所用,包括上下游的、横向的和政府的关系。第三个合是结合,中国的结合是讲双元性,模仿和创新的结合、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结合、短期和长期的结合、利润和生态环境保护的结合、结构性灵性或者柔性和结构化的结合。第四个合是相合,是指企业发展、企业战略、企业规划要跟企业自身的能力、企业自身的理念和文化相互匹配。

  宏观顶层设计对中国未来的发展意义更深,但是难度更大。如果说我们过去10年来要总结一些经验教训的话,我们过去的改革过多依靠部门设计,而忽视整体性,所以顶层设计的成功需要有很多的前提条件,清廉的政府、公平的社会,但其实对我们政府机构设计部门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知识性、全瞻性、全局性、清廉性等。

  (据作者讲演录音整理。)(陆亚东,美国迈阿密大学管理学终身教授、中山大学管理学院院长、是国际上公认的国际企业管理研究领域最著名的学者之一。)

社区牛人

  • 宇辉战舰
    人气播主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 老胡实盘
    人气播主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真实发布,连续5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 黑马狂奔
    人气播主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关于设计的相关新闻

评论区查看所有评论

用户名: 密码: 5秒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