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充分就业和收入增长如何保障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12日 11:38      《中国经济报告》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国人喜欢把“工作”比喻成“饭碗”。拥有一份工作,就意味着一个人甚至是一个家庭的一日三餐有了保障。

  而在经济衰退周期里,低收入群体由于在资源占有方面的劣势,也是最容易失去工作的群体。在政府一系列保增长的措施之下,他们能不能保住自己的“饭碗”?收入有没有保障?

  应重点关心低收入群体

  王小鲁,中国改革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副所长

  就业问题受冲击最大,比经济增长的问题更严重

  这场金融危机对中国的直接影响并不大,但是,由于金融危机蔓延到欧美的实体经济,严重打击了我们的出口产业。过去几年我们的GDP增长有很大一部分是靠出口带动的,而现在由于欧美等国的消费大幅萎缩,就使得我们的出口产业处在困难之中。特别是一些沿海外向型城市,有大量企业关停、倒闭,而且这些企业又大多属于劳动密集型行业,就有大批的农民工不得不提前回乡,其中有些年轻的农民工,由于他们本身已经丧失了农业生产技能,并适应了城市的生活方式而不愿意回乡,滞留在城市。这部分人群的数量和规模我们现在暂时还无法估计,但是,这些人的就业问题一定要引起重视,否则会带来社会问题。

  政府已经迅速启动了高达4万亿的扩大内需项目,其中基础建设投资比重会很大。这在当前是必要的。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些投资所带动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比较少,大多是属于资本密集型,因而对就业的带动作用就相对有限。

  过去多年的历史经验已经证明,中国的经济增长单靠投资需求来拉动是很危险的,最关键的还是要启动国内居民的消费需求。

  怎样能够让老百姓愿意消费、敢于消费?这就要看中期的一些政策调整和改革能不能跟上,主要是我们的社会保障完善的程度,和公共服务能不能真正解决老百姓的后顾之忧。特别是医疗、教育、住房这三大领域的问题,可以说就是这三座大山大量挤占了老百姓的消费预算。只有社会保障和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改善了,老百姓才敢花钱。对低收入居民来说,扩大廉租房供应也是一个关键问题。消费提高了,才能真正拉动内需,也才能解决就业不足的问题。但是这几个领域的问题不是在短期就能够解决的。

  所以,预计今年的第二、三季度,我们能够看到经济恢复增长,但是就业问题的真正缓解可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回乡农民工是新农村建设的新火种

  有数据表明,小企业虽然在GDP中只占很少的份额,但是他们对就业的拉动作用却比较大。所以,在当前解决就业问题时,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小企业的作用,改善小企业的经营环境。

  我们过去有一个误区,常常是把中型企业和小型企业捆绑在一起,这就造成了这样一个现象:有关扶持中小企业发展的政策到了地方以后往往就变成了“扶持中型企业”(指销售额上亿的企业),而那些有困难的、最需要帮助的小型企业依然是无法得到扶持的。当然,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毕竟小型企业和中型企业相比,其贷款的风险、对GDP的拉动等都是处于劣势的,对于追求政绩的地方官员来说,扶持小型企业可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另外,我们国家的小型金融机构由于门槛很高、难以审批,一直处在欠发展的状态,也使得很多小企业失去了融资机会。这些都限制了小企业的发展。

  现在,在金融危机面前,我们尤其要重视小企业在解决就业问题上的重要作用,为他们提供一个更宽松、更有利的成长环境。

  其实,一个地方、一个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发展,归根到底靠的是人力资本。在我们改革开放30年的历程当中,有无数的事实证明了这一点。过去广东、江浙以及其他沿海一带的快速发展,正是靠那些有一技之长、能吃苦耐劳、有眼光、脑子活的人首先行动起来,开厂子、办企业,尽管他们的企业很小,但是小有小的好处和优势,并最终逐渐带动更多的人一起走向富裕,一步步走到今天。

  所以,当看到在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大批的农民工不得不回乡时,我们也应该看到更积极的另一面。我相信,这些回乡的农民工一定会成为新农村建设中一笔重要的人力资本,他们是改变农村面貌的又一批新的火种。因为这些农民工当中的很多人在城市里都积累了一定的劳动技能;与原来的乡亲们比,他们也见过更大的世面,绝不会安于农村里一亩二分地的经营;另外通过在外多年的打工生涯,他们也积累了一定的资本,虽然不是很多,但足以成为一笔重要的启动资金,启动一个个小小的项目,带动更多的人就业、致富。

  这批新的火种,最终能不能像我们所期待的那样解决更多人的就业、带动更多人致富?在这中间,农村金融机构、小型金融机构应该发挥应有的作用,我们也同时期待这方面的金融体制改革能够走得更远。

  防止收入差距继续拉大

  在这次金融危机以前,近一两年我们全社会的工资水平的上升是比较快的。这主要是因为农村劳动力在经过大量向城市转移以后,剩余劳动力的数量在不断下降,以致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企业要招聘更多的工人就必须要靠提高工资来吸引。这个阶段就是有些学者所说的“刘易斯拐点”。这其实是有利于改善收入分配差距过大的局面的。但是,由于这次金融危机的冲击,由于一些企业的关停和裁员改变了劳动力市场上的供求关系,我想,就业形势正在发生逆转,至少拐点又要被推迟一段时间。这个逆转,最直接的影响就是非熟练劳动力的工资水平的增长可能停滞或者下降。加上失业的增加,中等以下收入的人群可能受到的冲击是比较大的,从而可能拉大整个社会的收入差距。

  而收入差距越大,整个社会的储蓄率就越高。因为高收入人群的消费倾向是很低的,而低收入者虽然有相对高的消费倾向,但又没有足够的消费能力。这对我们扩大内需保增长的战略是一个挑战。

  如何防止收入差距继续拉大

  除了我们在前面提到的改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还需要改善就业政策、扩大就业机会。有人也建议把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从现在的2000元提高到8000元甚至更高。我个人认为个税起征点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紧迫。因为如果统计数据可靠的话,2000元已经相当于全社会的平均工资水平了,那么,平均线以下的劳动者已经不用交个人所得税了。在这种情况下,再提高个税起征点,受益的是中等收入者而不是低收入人群。当然,如果统计数据不实,全社会的平均工资水平高于目前的统计数据的话,那么,提高起征点也可能使中等偏下收入者受益。但我不赞成过大幅度地提高个税起征点。实际上较高收入的人群享受到的社会福利也比较多。交所得税是他们应尽的社会义务。

  关键是政策如何权衡,我认为更紧迫的问题依然是低收入人群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要及时跟上。我们的住房政策需要有一个大的转变:改变过去过多搞商品房而忽视廉租房的政策,大幅提高廉租房的比重。经济适用房政策也需要重新考虑,少搞或不搞经适房,多搞廉租房。事实证明,对于真正的低收入者来说,经济适用房他们依然买不起。要解决这部分人的住房问题,就必须为他们提供价格足够低廉的廉租房,让他们能够租得起,有地方住。我认为政策上还要考虑怎样让廉租房惠及农民工,让居者有其屋。这也有利于刺激消费、拉动内需,使社会和经济发展走上良性轨道。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济报告》 其他文章
    • 通胀还是通缩 (2009年03月12日 11:37)
    • 财政和税收政策将如何调整 (2009年03月04日 15:52)
    • “三驾马车”动力几何 (2009年03月04日 15:51)
    • GDP“保八”目标能否实现 (2009年02月17日 14:38)
    • 扩大固定资产投资应当慎之又慎 (2009年02月09日 15:24)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