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景(10)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05日 05:30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张蕴岭:

  中国经济须转向适度增长

  ■张蕴岭 中国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学部主任

  正确判断这场金融危机非常重要,各种说法都有。

  我认为它是全球化发展遇到的真正的第一次大危机。应该说它还是技术性的,因为从现在趋势来说,全球化的一个直接后果是增加了市场风险,现在必须进行金融创新来转嫁风险。

  我们目前出现的很多问题不是危机带来的,危机以前我们也认识到了,但是有些认识不深,缺乏一个总体的对国际环境准确的判断。

  对中国来讲,我认为有三个转型必须认识到:

  一是由增长型向发展型的转型;二是由外需拉动到外需、内需并重,再进一步过渡到内需拉动为主的经济发展的调整;三是由经济的快速扩张向适度增长转变。适度增长必须是一个大的战略,中国经济在经过一二十年的增长之后,潜力比其他国家要大。从其他国家的发展经验看,日本基本上是增长了15年;真正的高增长,韩国也不到20年。我们现在的环境和他们当年不一样,所以要向适度增长转型,GDP不要人为地搞得那么高。为什么过去两三年我们突然感到什么都“紧”?就是增长率太高了,12%、13%甚至14%。凡是增长率特别高的地方都感到吃紧,就说明它需要转型。

  (本报记者柏晶伟采写)

  张占斌:明年中国经济形势可能反转

  ■张占斌 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

  中国政府在应对这场国际金融风暴危机时迅速果断,保增长、扩内需、调结构、促就业、惠民生,体现了社会主义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

  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丝回暖苗头,令我们在寒冬过后,似乎看到了春天的迹象。但考虑到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任务很重,影响也会很深远。我以为,目前的中国经济扼制了突如其来的严重下滑,算是初步稳住了。但显然还在阶段性的底部徘徊,还不能够据此判断已经彻底好转。

  从目前国际形势来看,日本经济很不争气,下滑严重;欧盟经济还在恶化的泥潭苦苦挣扎;美国重病缠身更不乐观。都还看不到复苏的迹象。所以,2009年全年这些国家经济能否复苏,都是难以回答的大大的问号。

  毫无疑问的是,横向比较,中国经济将率先复苏,可能是U型走势;世界经济的复苏可能是L型。

  如何理解呢?抗日战争初期,针对“速胜论”和“亡国论”两种错误认识倾向,毛泽东在《论持久战》里提出了著名的形势发展三阶段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战略反攻”。用毛泽东对抗日战争形势的划分法,我们现在的经济形势处在“战略防御”的后期,今年第二季度开始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可能要到年底。乐观估计,2010年起有可能进入“战略反攻”阶段。 (本报记者崔克亮采写)

  张卓元:保增长要与长期发展相结合

  ■张卓元 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原所长

  为应对经济危机,中央及时做出决策,推出多项扩大内需的措施,对中国经济走出危机意义重大。为了保增长,提出调整振兴十大产业规划,动作很快,对扩大内需十分及时。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在积极发展第二产业的时候,也决不能忽视第三产业的发展。

  长期以来,我们对发展问题十分关注。2003年以后,因为经济高速发展,带来很多问题,煤电油运很紧张,节能减排任务很重。现在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到中国,我们又面临着“保8”、保就业、保民生等等问题,发展的任务很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要注意继续推进改革,把保增长与长期发展结合起来。

  我们现在要保增长、保就业,特别是要保就业,就要打破垄断,放宽服务行业市场准入,让更多的包括民营企业在内的企业能够进入服务行业,如金融、电信、物流,还有文化、教育、医疗卫生等等,这些领域都可以实现保增长与保就业相结合。将来吸收就业主要是靠第三产业,而我们的第三产业、服务业发展较慢,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行业垄断。这方面不打破,这个环节过不去,其他问题就很难解决。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上下同心,共同努力,深化改革。(本报记者柏晶伟采写)

  赵晋平:中国经济可以V型复苏

  ■赵晋平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外经部副部长

  中国的信贷投放增长加快、投资需求回升迹象显现,经济增速快速回落的势头已经得到一定程度抑制。但是,中国经济真正进入持续回暖轨道还有赖于进一步的刺激措施;国际金融危机尚未见底,对全球实体经济的冲击仍然在加深和蔓延,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在已经持续2—3个季度出现负增长的基础上,今年以来衰退进一步加剧,使世界经济形势整体仍在趋于恶化。

  在目前的货币投放增长等利好因素带动下,如果刺激经济政策能够保持较大力度,预计中国经济将率先复苏,大约在今年三四季度即可出现拐点;世界经济的全面复苏则可能需要等到2010年以后,而且即使走出衰退,在一定时期内也难以回到2003年-2007年期间的较高水平。其原因一是因为中国经济在全球的比重仅有6%,先行复苏并不足以明显拉动全球经济回暖;二是美国经济受金融体系趋于瘫痪、信贷紧缩加剧、房地产投资锐减、消费需求下降等因素的拖累,复苏至少要延迟到2010年以后,而美国经济规模约占全球三成,其经济复苏是带动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力量;三是欧盟和日本实体经济受金融危机冲击的严重程度超过美国,金融体系中积累的大量风险存在再度爆发的可能,不可能和美国同时复苏。

  中国经济的复苏过程可能表现为V型:从去年四季度算起,大约要经历不超过1年的低增长,在今年底之前开始复苏。世界经济复苏路径表现为U型的可能性较大,即大约经历2年左右的停滞。(本报记者胡亮采写)

  周大地:中国不宜回到传统高增长模式

  ■周大地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

  目前中国的经济还没有进入负增长期,这和外国经济的衰退有本质区别。

  过去中国10%以上的经济增长是不合理的,很多人认为经济增长速度越快越好,其实是个错误的认识,中国如果长期保持过高的经济增长率,肯定会出现大问题,因为这样的增长率并不是通过生产力的提高来实现的,而是通过大量的土地资源、矿产资源的投入来实现的。

  中国的经济如果能长期保持高质量的7%、8%的增速,将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不能用‘复苏’这个词,如果复苏意味着回到过去的超高速增长,并不是好事。

  中国经济需要新的增长点,而且还要调整国民分配格局现状。拉动内需不是调整产业问题,而是要调整分配问题,这是非常关键的。

  至于世界经济,西方国家靠制造金融泡沫来拉动购买力的方式终究出现了问题。金融泡沫破灭,美国真正制造财富的能力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他们也需要新的经济增长方式。而目前,西方国家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经济出现问题的真正原因,他们的经济调整过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本报记者王松才采写)

  周茂清:中国将会引领全球经济复苏

  ■周茂清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

  当前,世界经济正进入全面衰退,中国经济也正处于一个历史性重要关口,短期面临着经济下滑的风险,长期则面临着经济转型的巨大压力。面对日益严峻的经济局势,各国纷纷出台经济救援计划。纵观各国经济表现,未来三年内可能会出现几种不同的经济增长曲线,其中,中国将会以出色的表现挺立在经济复苏的前沿。

  进入2009年,全球经济将持续同步下行。2008年发达经济体经济增长降至1%左右,部分国家和地区已经出现了衰退;在美国、日本、欧元区的带领下,2009年发达经济体将集体进入衰退期,IMF预测其2009年产出将收缩2%。

  由于欧洲与美国在争夺国际资本方面存在着利益冲突,这就决定了其经济复苏将会是一波三折。发展中国家由于普遍缺乏完善的产业结构,因此它们在提升内需的过程中,会随之提升进口水平,而在发达国家进口需求萎缩的背景下,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出不去,进口就进不来,经济复苏前景自然坎坷。

  在这寒风凛冽的经济严冬,中国被寄予了引导世界经济复苏的厚望。这不仅是因为它具有极具潜力的内需市场,也不仅是因为它的金融体系所受到的冲击比发达国家要轻,还因为它在出台各项应对措施时,并未筑起贸易壁垒,而是始终坚持对外开放,积极推动世界经贸发展。(本报记者岳振采写)

  周其仁:不要低估美国的调整能力

  ■周其仁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中国已经向世界证明了它可以成为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但还不能证明它可以成为最好的经济体。目前,中国仍处在高速增长期,但要把中国建设成中等发达国家,实现全面小康,还得有长跑的心态和准备。

  中国在基建和民生上应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选好拉动内需的重大项目;同时,政府应扩大投资,并削减行政开支;必须推进价格体制改革,让相对价格发挥出更大的作用。中国经济大起之后大落,大落之后可能会大起,在波动中导致投资者和企业的高度分化。对于这样的形势没有认识清楚的,可能就会被折腾得完全离开经济舞台。

  美国正在走下坡路,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全球的秩序不会一天终结,而且我们对美国的调整能力也要有足够的估计,既要看到政客们短期内病急乱投医的做法,也要看到美国还有很多平衡机制。100多位经济学家给总统写信,对乱来的经济政策有所保留,在我看来这就是健康的信号。不要低估美国的调整,短期内美国会有一个调整的;长期看,我们不能对美国得出像前苏联那样一个结果的判断。(本报记者岳振采写)

  周天勇:年内中国经济不乐观

  ■周天勇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

  从2008年最后两个月以及2009年上半年的外部需求收缩、与外部需求有关的国内投资和消费需求的萎缩、相当多农民工因回乡收入减少、失业率上升使消费能力减弱等经济景气下行趋势看,加之农业丰收和猪肉等产品开始过剩,虽然国务院出台了保经济增长的10项措施,但是,居民消费物价水平再行高起的力量已经大大减弱。视国际经济形势衰退程度的不同,至少在明年,甚至在2010年内,出现较高通货膨胀水平局面的可能性已经很小。我认为,宏观调控控制物价水平的任务已经完成,至少在一年半之内没有必要将其作为主要目标,宏观调控的目标应当进行重大的转变。

  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的看法国内外各方不一,最悲观的是世界银行,认为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为7.5%。我觉得其有一定的道理。按照经济学的乘数和加速累进或者累退原理,因为出口需求萎缩、农民工回乡和城镇失业率提高而收入减少引致的消费萎缩,都有乘数性萎缩的格局;而由于产业的关联性,某一产业下滑影响另一关联的产业下滑,增长速度的下滑也有累加减速的特征。由于增长速度下滑的部分是劳动密集型的出口行业,是大量劳动力就业的个体、微型和中小企业,对就业的影响十分显著。 (本报记者李慧莲采写)

  邹恒甫:经济局势难以预测

  ■邹恒甫 中非发展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深圳大学高级研究中心主任

  从美国次贷问题暴露到现在,美国的实体经济并没有受到根本性伤害,整个经济体系在总体上还是比较健康的。这一点,我和卢卡斯持相同看法。

  中国经济减速更多是因为国内的结构性调整和周期性调整恰好遇上了外部环境的调整,不能认为这就是出现了“危机”。

  从目前各国的情况来看,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在较大程度上还是“分离”的,金融风暴不会发展为经济危机。实体经济的运行确实决定着各种金融产品的价格和金融市场的运行;但反过来,金融产品和金融市场的波动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是很有限的。

  在金融体系方面,各国只要确保货币制度和商业银行系统的稳健,经济就不至于出现大的波动。并且目前各国都掌握着能量巨大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金融风暴是不可能发展成为经济危机的。

  所以,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在实体经济方面总体稳健,即使出现所谓的“恶化”和“好转”,在某种意义上都只是世界经济运行中的一种波动,而且这种波动更多是一种“白噪声”。

  但是,有一个问题是我所担心的,那就是贸易保护主义正在借机抬头。

  关于复苏的时间问题,我很少做这方面的预测,但我可以列举一些观点作为参考。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认为,全球经济见底需要两到三年,诺奖得主马斯金认为六个月就可以了。目前世界各国的经济都是错综复杂且相互关联,政府政策与市场力量也会产生相互作用,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因而大多数对经济局势的预测价值不大。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美国的金融系统没有完全稳定下来,世界各国就不安宁。欧元在货币体系中本质上仍是从属于美元的,而且欧洲经济的弹性不如美国,劳动力参与率远低于美国,因此欧洲经济下滑的时间估计会更长一些。日本和新兴经济体对美欧进口需求的依赖程度较高,因此在美国和欧洲走出经济滑坡之前,它们很难摆脱经济增长放缓。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如果能保持自己的稳健发展,就是对世界最大的贡献。

  经济复苏的形态问题,我认为应该留给“巫术师”,因为经济学家都没有“水晶球”。这很难说是严肃的经济科学的语言,甚至本身就是一种误导。即使是L型的,其尾巴也有可能出现较大的波动,那要算什么型呢?所以经济学家不能随意做这样的判断。

  如果一定要做经济预测,必须建立在对经济增长和周期波动的严谨、科学分析上。

  此外,关于形态的预测往往过多地盯着增长核算的那几个指标,事实上这没有多大意义。经济增长率和形态都不重要,只要老百姓的生活水平改善了,福利上去了,幸福感提升了,增长率低一些又何妨呢?(本报记者曲瑞雪采写)

  左小蕾:经济复苏要看政策效果

  ■左小蕾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

  世界经济形势仍在恶化,各国金融体系自身都在挣扎,而各国政府的政策还没有到位。

  经济体系的核心是金融体系,当前美国等经济体的金融体系都处于难以自救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支持经济复苏。

  欧洲比美国更糟糕,欧洲一般滞后于美国,其中东欧的问题尤其严重,出现了很多坏账,很多企业倒闭。由于西欧很多银行是对东欧贷款,这也令西欧银行雪上加霜,加剧了西欧经济严峻局势。

  过去都认为日本受到影响不是很直接,但目前看,由于它和中国一样是外向型主导的经济,由于出口受到严重制约,去年第四季度日本出现了前所未有的12%的负增长,比想像的差得多。

  中国的状况也很糟,尤其是工业增加值大幅下滑。中国经济在今年一、二季度不会出现戏剧性变化,因为即使政策力度再大,要看到效果也需要一个过程。想从数据上看到好转,至少要等到下半年。

  世界经济何时复苏,很难预言,还是要走着看,关键是各国救市政策是否到位、是否有效果。

  中国相对于其他经济体来说,没有那么严重的问题,没有受到伤筋动骨的影响。从1个月就能调动1.6万亿资金来看,中国金融体系调动资金的能力还很强,经过前几年的改革,金融体系有很大弹性去匹配经济,财政也是,虽然下降但还是有一定的实力。

  从宏观上我们应该有信心,但是在战术上不应掉以轻心,政策没有到位或者走偏也会出问题。尤其是振兴计划等,可能会带来新的更大的问题。中国既然有实力和空间解决当前困境,那不妨也兼顾一下其他方面的问题,诸如环境、经济模式转变、能源的有效使用等,还有我们发现为投资而投资的GDP增长等都是问题。

  谈经济复苏的形态意义不大。我觉得更重要的问题是,如果我们能做到“保8”,就不要再去推动更高的经济增长。8%或者9%就是我国经济的潜在增长力,达到这一目标就行了,不要做为投资而投资的事情。欧美没有实力兼顾的,我们有实力,就不能只保经济一项。中央也提出保增长、调结构,但究竟落实得如何,还要加强监管。美国在当前状况下还在兼顾长远发展,譬如拯救汽车行业,也是把利用电动汽车作为拯救计划的主要内容。连他们都这样,我们更要认真考虑。(本报记者曲瑞雪采写)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济时报 其他文章
    •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9) (2009年03月05日 05:29)
    •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景(8) (2009年03月05日 05:28)
    •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景(7) (2009年03月05日 05:27)
    •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景(6月) (2009年03月05日 05:25)
    • 百名经济学家展望中国和世界经济前景(5) (2009年03月05日 05:23)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