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隧道尽头的亮光

http://www.jrj.com     2009年03月05日 05:16      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包月阳

  中国人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密切关注世界经济,全世界的眼光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密度地投向中国经济。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何时走出谷底开始回升,无疑将成为今年“两会”的热点话题。临近“两会”开幕的一周时间内,中国经济时报的数十名记者分头采访了100位国内知名的经济学者,请他们就这一热点问题作出判断。现在呈献给各位读者的这份特刊,就是这百位学者的智慧和本报记者劳动的结晶。

  我们称之为“复苏猜想”,是因为今年乃至明年的中国经济尤其是世界经济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没有哪位学者或机构能够对复苏的时间和方式下断语。当然,对于中国经济是否该用“复苏”这个词有不同意见——中国经济并未衰退,何来“复苏”?我们考虑,与近四年一直在10%以上的数字相比,去年四季度以来的经济增速回落甚猛,似可称之为进入了一种相对衰退,因此,用“复苏”代指经济的明显回升亦无不可。

  学者们对世界经济的看法大多倾向于悲观。这是因为,美欧日几个主要经济体的衰退尚未有见底迹象。2月底公布的美国政府官方报告说,去年四季度美国经济的收缩程度不是原先预测的3.8%,而是6.2%,是25年来最差的。日本经济去年四季度下降12.7%,是“35年来最糟糕的数字”,今年1月份情况还在恶化。一般预计欧洲经济衰退程度比美日稍轻,但东欧金融危机似乎一触即发,向东欧放了不少贷款的西欧又平添了殃及池鱼的忧虑。

  多数学者对中国经济的判断相对比较乐观,认为中国经济将率先复苏。这首先是因为中国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相对较浅,而政府出台刺激经济的动作出手快、力度大;其次是最近3个月出现了一些经济企稳的迹象,如信贷增长迅猛、发电量下降势头和工业生产增幅下滑势头趋缓、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回升等等;第三个理由也是更重要的理由,是中国经济中长期快速增长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卢中原研究员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梳理了中国经济能够保持高速增长的七个“信心源”:1.工业化中后期、城市化加速期、居民消费结构升级活跃期三个时期叠加,这是中国独特的巨大需求潜力来源;2.资本供给由短缺变为相对充裕;3.劳动者素质有较大提高,可带来新的人口红利;4.技术创新能力明显增强;5.基础设施体系明显改善,产业配套条件比较好;6.中西部发展加快,区域经济增长极点增多;7.改革开放使中国的经济活力、效率和国际竞争力显著增强。

  我很赞同学者们对中国经济比较一致的判断。我觉得,中国经济目前最重要的回暖不一定是几个指标的回暖,而是人心的回暖。这一点,从许多餐厅门前重新出现停车难,从首都的街道上堵车现象再次加重,从股市指数回升人气上升,都能感觉到。当温总理去年9月24日在美国说出“信心比黄金和货币还重要”的名言时,世界还是一片恐慌,中国也是一片恐慌,信心严重缺失。而今,人们对中国经济的信心已经重新建立起来,这是最可宝贵的。在美欧日几大经济体尚包裹在浓云迷雾之中时,我们依稀看到了隧道尽头的亮光。

  国内的学者大都不怀疑今年中国经济能够实现8%的增长目标。存有疑问的多是国外学者和国际组织,他们的预测相对较低。但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不少外国政府人士和国际组织负责人又对中国经济实现8%以上的高增长充满期待。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对2009年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测在0.5%到1%之间。2008年,中国经济虽然只占世界经济总量的6%,但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已在20%以上。如果中国能够在今年实现8%的经济增长,而世界经济仅能增长1%或0.5%,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将达到50%以上甚至更高。也就是说,中国不必去刻意帮助哪个国家,就已经起到了世界经济主发动机的作用。显然,中国不仅对自己负有责任,客观上已经承担着带动世界经济增长的责任。世界正在发生改变。我们真该好好想一想,如何与这个正在发生深刻改变的世界相处。

  如果说学者们对于中国经济保增长的目标比较乐观的话,对于如何保增长、保一个什么样的增长则存有疑虑。去年11月初中央和国务院出台保增长的十条措施以来,各种疑问就一直没有消失过,人们的担心集中在保速度会不会断送结构调整、大批工程上马会不会产生集中的腐败、会不会对民间资本产生挤出效应等方面。应该说,中央和国务院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些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扩大内需作为保增长的根本途径,把加快发展方式转变和结构调整作为保增长的主攻方向,把深化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改革、提高对外开放水平作为保增长的强大动力,把改善民生作为保增长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人们之所以仍有种种疑问,恐怕是希望尽快见到在这些方面的具体行动,或者是担心地方和部门在执行中走偏。

  最近,国内学者十分关注就业问题,保就业重于保增长的呼声很高。其含义是,以增加固定资产投资为主要内容的刺激经济措施很难对中小企业提供有效帮助,从而对就业尤其是2000万失业的农民工帮助不大。应想办法大力扶持中小企业、扶持创业,从而带动就业,有效缓解经济低迷时期的社会矛盾。其中重要的一条是:通过改革进一步放宽中小企业的市场准入,同时铲除各种不利于创业的体制性障碍。

  上述呼声反映的是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问题。许多学者认识到,此次危机实际上为我们解决长期存在的深层次问题提供了机遇。危机之时不仅可以改变存量,增量的投入更是巨大,如果思路清楚,措施得力,执行到位,内需与外需、投资与消费、城市与农村、东部与中西部、经济增长与环境生态、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种种的不平衡都可能得到强力的校正。因此,我赞同这样的观点: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最重要的可能不是何时复苏,而是如何复苏,复苏之后怎么办。

  (作者为中国经济时报总编辑)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济时报 其他文章
    • 陈金亮:充分利用民间资本和外资发展基础设施 (2009年03月04日 00:29)
    • 振兴我国汽车产业的主要思路 (2009年03月04日 00:29)
    • 炫丽新品对长城汽车意味着什么 (2009年03月04日 00:17)
    • 股市不会重新一泻千里 (2009年03月04日 00:16)
    • 加快推进中国能源结构的战略性调整 (2009年03月02日 00:00)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