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农民工的出路不在大城市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8日 21:12      中国经营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作者: 程亚文

  与一位西安来的朋友聊天,他说他的老家在西安旁边的陕西某县,小时候在老家,看到到处河网密布,当地人因此有“河边走一走、七步必湿鞋”之说。然而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不过二三十年的时间,现在再回老家去,已经只能看到一处处干裂的河床,而鲜见碧水清舟了,当地人把以前常说的那句话也改了词儿,叫“河边走啊走、几天不湿鞋”。

  好端端的水,都跑哪儿去了呢?2月16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关中粮仓:城市截走了农业的水》,揭开了这个谜底。原来,是这些年来城市的功利性扩张,使原先被用于农业的水资源,被城市优先占有了,而农村的灌溉设施,也被城市饮水工程所侵蚀。水资源的主导权被城市掌握后,城市对水的利用,在不少情况下甚至是挥霍性的,比如制造人工湖等耗水景点。这篇报道也印证了我那位西安朋友的说法。我问他:西安缺水吗?他告诉我,西安不缺水,因为西安靠近秦岭,那边的不少水库里的水,都用来保证西安的用水需要了。

  在用水这个问题上,农民再次成了弱势群体,农业再次成了弱势产业,这是目前包括陕西在内中国北方和中部各地发生严重旱灾的重要成因。

  在这种情况下,上千万因经济危机而失业或即将失业的农民工,有没有可能“面朝城市”、也在城市安居乐业呢?如果把城市理解为大城市的话,这种可能性其实是不存在的。中国许多大城市无论处在南北,这些年来随人口规模扩大,人口与资源之间的紧张已差不多演化到极致。

  造成大城市成为不宜居之地的原因,正是因为特定时期的特定发展战略,东南沿海和大城市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以来的较长时间内,享受了优先发展地位、获得了更多发展资源,这使近20余年来的中国人口流动,乃是“孔雀东南飞”,源源不断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前仆后继到东南沿海和少数大城市寻找工作机会。所带来的结果,不仅是东南沿海和少数大城市中人与自然环境的紧张,还使国家发展失衡,大部分地区缺乏发展,内地省份的农民即便在本地城镇取得了一纸户籍,也可能因为缺少工作机会而难以在城市正常生活。

  这与上世纪80年代的情况有所不同。当时农村有很多金融网点,给农民发展非农产业以很多资金支持,所以才有乡镇企业的异军兴起、大量农民就地创业,也为在集镇基础上建起城镇创造了条件。但到80年代中后期以后,城市和沿海地区逐渐成为改革开放重心,农村和内地省份相对被忽略,农村金融网点由80年代初的40余万家减少到现在的9万余家,农民的创业空间也因此被严重压缩,就地就业创业的机会大为减少。

  国家发展当然不能乱洒胡椒面,而且在一定时期内,把发展资源集中到少数地区和大城市,有历史的原因。但也不能走向另一极端,即过于向少数地区和大城市倾斜。在这方面,许多国家在工业化的过程中,是有经验教训的。日本、法国等在“终结农民”的阶段,也曾面临人口向少数地区和大城市集中及农村的过疏化问题,但后来却都花力气调整改变。而德国在工业化的过程中,在开始阶段就注意到了均衡发展问题,尽量避免发展资源在某些空间过度集中,和使不同资源在空间上实现关联配合。这不仅控制了困扰许多国家的环境恶化问题,也为充分就业创造了良好条件。

  农民工问题不单是就业问题。要将解决农民工的就业问题,置于统筹考虑城乡、地区发展均衡的大问题下一起解决。而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东南沿海已经饱和、内地省份的交通运输条件已经大为改善、国家内部已可推进产业升级和产业转移的情况下,这种资源条件正在逐渐出现。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环太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到论坛讨论
    中国经营报 其他文章
    • 资本主义还能平衡吗 (2009年02月28日 21:11)
    • 藏富于民要把握住度 (2009年02月28日 21:11)
    • 地方债或推动中央与地方关系调整 (2009年02月28日 21:10)
    • “零年薪”背后中小股东话语权缺失 (2009年02月28日 21:10)
    • 保增长更须重视市场力量 (2009年02月28日 20:59)
    程亚文 其他文章
    • 奥巴马会如何领悟中美关系 (2009年01月21日 05:41)
    • 亨廷顿:被误读的智者 (2009年01月01日 15:25)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