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李昌平:给农民钱 更要给农民权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8日 13:19      南方都市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我对国家给农民粮食补贴、生产资料补贴、家电补贴、医疗补贴、基建补贴等等,都是举双手赞成的。但给钱不给权,钱难到农民手中,到了农民手中,剩下的也不多了。如粮食补贴,有60%能够到农民手上就不错了。合作医疗补助,农民实际得到的占到国家补助资金的40%就谢天谢地了;给钱又给权最好,如香港乐施会和广西民委合作开展的“社区主导扶贫模式”,有多少钱是完全透明的,钱如何花,是社区农民民主决策和管理的,香港乐施会和广西民委只是协作者。这样的扶贫,效果当然好;如果没有钱,给权也是不错的,给权也是给钱。这里我要重点介绍一个案例,说明给农民权利的重要性。

  我的家在湖北监利县王垸村,是洪湖西岸的一个渔村。2005年春回家,乡亲们和村干部都来“看我”,希望我为家乡发展出主意想办法。我建议村里将每年给每个老人的200元养老金集中起来,以此为本金建立“养老基金会”,按照乐施会“社区发展基金模式”进行管理。同时,我也答应筹点钱给予支持。

  2006年春,村里人打来电话,说已经有80多个老人加入了老龄基金会,每人入股2000元,筹集了16万多元,加上村里垫本10万元(公共股金,不参与分配),合计有了27万元的规模。27万元全部借贷给了村里需要贷款的年轻人,贷款利率和当地农村信用社相同。养老基金会会长要求我给予支持,并回去帮助做培训、完善制度。当年,每个老人分配了300多元。

  2007年,我以河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研究中心的名义,投入了10万元公共股金(不参与分红),村里的公共股金增加到了30万元,入会的老人增加到了180多人,资金规模达到了80多万,当年每个老人分配了580元。

  2008年,村里的老龄人都参加了,资金规模达到了110万元,老龄基金会还顺应新农村建设的要求,办了个预制件厂,当年每个老龄人分配了650元,还留存了2万多元积累。

  人均650元,两老就是1300元。1300元对城市人不是大钱,可对农村老人是大钱。今年春节没有回家,听我父母在电话中多次唠叨,说村子的老人们有了这1300元,年过得很体面了,很受尊重了,高兴得不得了!惹得周围村的老龄人羡慕不已。村上好几个打工回家的年轻人都受老人之托给我打电话,表达感谢之情。

  我们村每年的贷款需求不少于500万元,如果准许吸收村内村民存款,养老基金会的规模很快就可以扩大到500万元。如果资金规模达到500万元,每个老人每年可以分配4000多元。不知道当地相关部门何时能给予老龄基金会登记注册———合法化。

  王垸村的老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在服务经济发展的同时,每年给每个老人发数百元“红包”,将来会发数千元的“红包”。全国的老人都能有“红包”过年该多好啊!

  假如国家给全国60岁以上的农村老年人每人每年发4000元养老金,估计中央财政每年需要支出8000亿元,加上运行成本,不会少于9000亿元。虽然国家“不差钱”,但给全国农村老人人均发4000元“红包”,可能有点难!如果国家将农村金融向资本家开放,不一定能够解决农民贷款难的问题,估计税收也不会有明显增加,可能会增加“土地私有化”的风险。但如果国家优先向农民开放农村金融,村村都建立和王垸村养老基金会类似的“草根金融”组织,国有农业银行贷给每个“草根金融”组织50万元左右的“公共股金”垫本,不仅可以较好解决农民贷款难的问题,而且可以增加农民数以千计的金融收益(基本上可以解决农民养老问题),还可以提高农民组织化水平、自我发展能力和幸福感。只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

  (作者系三农问题专家)


到论坛讨论
    南方都市报 其他文章
    • 理顺利益格局 重振房地产业 (2009年02月27日 13:30)
    • 从马明哲零年薪说起:高管薪酬机制变革才是根本 (2009年02月27日 11:54)
    • 马光远:房地产振兴为何一度扑朔迷离 (2009年02月26日 13:58)
    • 房地产振兴为何一度扑朔迷离 (2009年02月26日 07:58)
    • 郑永年:国家公关要又红又专 (2009年02月25日 04:10)
    李昌平 其他文章
    • 中国难题与张五常局限 (2009年02月26日 03:13)
    • 李昌平:农民工应该去哪里? (2009年01月23日 19:10)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