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马光远:财政赤字的规模不宜大跃进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8日 00:43      华夏时报
【字体: 】【页面调色版  

    

  马光远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府政策系博士

  据媒体报道,关于2009年财政预算赤字的规模几经修改之后,在准备提交给全国人大审议的预算报告中,这个数字创纪录地达到9500亿元,远远超出外界的所有预期。但是,分析起来,无论是从宏观经济形势还是政策的力度而言,这样创纪录的数字和大跃进缺乏合理的经济基本面的支撑。

  根据凯恩斯主义的观点,财政赤字作为政府管理总需求的一个重要的宏观经济政策工具,可以在熨平经济周期的波动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但任何一种经济手段的应用,都具有两面性,有一个限度的问题,特别是财政赤字本身,一直是一把双刃剑,所以世界各国对于财政赤字的应用都控制在一个严格的安全线之内,欧盟更是把财政赤字不超过GDP的3%作为各国必须遵守的财政纪律,在德国超越此安全线的情况下,不惜通过诉讼的方式对其施加压力,这说明控制财政赤字的规模对于确保经济体的安全运行意义重大。

  如果2009年财政赤字的规模飙升至9500亿,按照2008年GDP总量30.067万亿计算,9500亿的财政赤字占GDP的3.1%,这个比例在新中国的财政历史上前所未有,即使在1998年至2003年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时候,不仅绝对数额一直控制在3000亿以内,在赤字率上鲜有超越3%的安全线的年份。如果再考虑2008年财政赤字中央安排的财政赤字仅为1800亿,则这样的飙升意味着我们一下子从保守主义急转弯为激进主义,尽管有金融危机的影响,尽管有我国实体经济面临空前的下行压力,但这个幅度,仍然令人震惊。

  我们可以理解,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困境,的确是改革开放30年来头一次,为了对冲经济衰退的趋势,改变宏观政策,扩大政府支出,刺激需求无疑是对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搞如此巨额的赤字。9500亿的依据很可质疑,按照中央提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到2010年底中央财政为此计划安排的配套资金为11800亿元,在中央财政收入大幅滑坡的情况下,对这11800亿的公共支出预列赤字非常必要,这意味着,在未来两年,我们每年只需安排6000亿左右的赤字即可,即使加上中央为地方代发的2000亿债券,每年的财政赤字应该控制在8000亿,所以之前业界估计的5000亿和6700亿的数字无疑具有一定的合理性。

  如果将财政赤字列为9500亿,超过国际安全线3%,这里面透视的政策信号将非常明确,那就是,面对经济下滑加速的态势,中央在宏观政策上将不会满足于“4万亿”的投资,在财政政策上无疑会有更大的动作。这样的赤字同时意味着,在4万亿投资中,政府支出所占的比重将远远高于11800亿元。但如果我们把政策的着力点主要寄托在政府加大投资的猛药上,必将在宏观政策上面临两个悖论:一是我国经济本身最大结构性弊端就是政府投资过大导致的产能过剩,而加大政府投资意味着产能过剩的情况更为严重,而且,考虑到政府资源吸纳劳动力的能力远远低于民间资本,这也意味着,政府投资越大,吸引劳动力的量会越少;二是政府的投资不仅具有拉动效应,更具有挤出效应,“4万亿”投资的政策更应该着眼于对民间资本的撬动,而不是其本身投入的量的大小,政府投入越大,民间资本被挤压的越厉害,这也是和宏观政策背道而驰的。合理的制度设计应该是,政府用很小一部分的资金,去撬动民间沉淀的资本,而不是政府唱独角戏。

  诚然,在经济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的情况下,在政策层面下猛药、出重手都无可非议,但前提既要看对病,更要开对药,这就必须在重大政策上尽量讲求科学决策、民主决策。我们目前尚不得而知,9500亿赤字是如何匡算出来的,其合理性在哪里,为什么一定要突破3%的国际安全线。如果我们看看近10年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例就知道,大多在2.5%以下,即使是在财政赤字占GDP比例最高的2002年,不过是3.02%。现在有一种过于乐观的论调,认为我国财政状况不错,债务率也距离报警线尚远,在经济增长向好的情况下,完全可以不必忌讳3%的安全线,应该按照5%的标准来衡量中国财政赤字的风险。这种论调本身一方面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另一方面,如果考虑到未来数年中国财政收入的困难和我国各级政府承担的隐形债务,包括社保欠账、地方债务和承担政策性亏损的一些国有机构的坏账,我们的真实负债率远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

  按照财政赤字的主流观点,过度的财政赤字会损害一个国家经济长期增长的能力,给后代造成负担,会导致政府极端的不平衡和债务危机。也许只有在我们国家,才有对财政赤字大唱赞歌的专家。财政赤字的安全主要取决于政府未来的收入,而从2009年的情况来看,1月份财政收入为6131.61亿元,比去年同期下滑17.1%,跌幅超出预期。而宏观经济的其他指标的下滑幅度也超出预期,这意味着,2009年的财政收入的困难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如果财政赤字过大,不排除发生债务危机和给未来的财政制造困难的情况,而这种困难,和赤字一样,也具有放大的乘数效应。

  毋庸讳言,经济状况的确严峻,但中国经济本身的内生性决定了我们的结构性的困难尚不会发生毁灭性的风险,在宏观政策上出拳要重,但也没有到破釜沉舟的地步。解决中国的结构性矛盾,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工作,经济结构一旦定型,要实施转型谈何容易,当年日本从外向型转向内需,用了足足20年的时间,我们的困难显然远远大于当年的日本。靠三拳两脚一蹴而就,期待靠一两服猛药立竿见影,都可能贻误中国经济的转型大局。财政赤字解决不了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政府投资是无奈之举,而不是解决中国目前困境的必杀技,特别是在额度上一定要控制,绝对不能超越3%的安全线,一旦轻易突破,政府的政策惯性将导致未来赤字的进一步扩大。赤字的确不可怕,但如果我们对赤字本身高唱赞歌,而忽略其负面效应的时候,财政赤字可怕的一面就来了。


到论坛讨论
    华夏时报 其他文章
    • 救市需改善政府考核与管理机制 (2009年02月28日 00:43)
    • 王自力:外储为何不买黄金而是购美国债 (2009年02月28日 00:21)
    • 宋鸿兵:东欧拖累西欧 破坏力强于第一波 (2009年02月28日 00:20)
    • 笔夫:价格水平将脱离经济基本面反弹 (2009年02月28日 00:18)
    • 美国金融业的“国有化”魅影 (2009年02月28日 00:16)
    马光远 其他文章
    • 十大规划是中国制造振兴与升级的双重奏 (2009年02月27日 03:17)
    • 马光远:房地产振兴为何一度扑朔迷离 (2009年02月26日 13:58)
    • 房地产振兴为何一度扑朔迷离 (2009年02月26日 07:58)
    • 购买型消费券无助拉动消费 (2009年02月26日 03:58)
    • 请松绑民间金融的步伐再快一点 (2009年02月23日 06:49)
深度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