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股票 基金 股评 个股 行情 港股 美股 商业 房产 汽车 商旅 读书 生活 理财 银行 保险 黄金 外汇 期货 博客 论坛 爱股 爱基

化解金融危机对中国就业的冲击

http://www.jrj.com     2009年02月25日 14:19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
【字体: 】【页面调色版  

    

  从长期趋势看就业冲击后果

  与东南亚金融危机相比,这次金融危机对就业冲击的影响程度更大。虽然两次危机都是通过出口下降和FDI投资减少对出口导向部门带来打击,但这次危机的影响范围广、机制更加复杂。首先,1997年爆发的东南亚金融危机发生在中国毗邻的国家和地区,这些国家和地区在中国外贸出口比重相对较低,而这次危机发生在美国等发达国家,波及全球范围,并且已经通过影响实体经济造成全球性的经济危机(World Bank,2008),在中国对外贸依存度不断提高的情况下,这种全球性的经济危机将对中国经济和就业产生巨大影响。

  其次,人民币升值的压力始终存在,使得这种影响进一步放大。在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期间,人民币汇率保持固定汇率形式,因而不存在汇率变动对经济影响的问题。2005年7月份以来,人民币采取了更加灵活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对美元大幅度升值。在这个期间,人民币对欧元等则是处于贬值的态势。但是,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欧洲国家经济受其影响,增长乏力和失业率上升,导致了欧元出现大幅度贬值,人民币对欧元大幅度升值。由于北美和欧洲都是中国外贸出口的主要对象,在人民币升值压力的背景下,中国对外贸易的价格优势将被削弱,出口受阻,进而对出口企业和产业的就业带来冲击。

  这次危机对就业冲击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失业主要发生在农民工的就业市场上,因而城镇登记失业率表现尚不明显。不过,2009年失业会传导到城镇职工就业市场上,从而推动城市失业率上升。也就是讲,迄今为止形成的裁员潮和失业增加,主要还是因遭受美国进口减少造成的外需疲软,对沿海地区、劳动密集型、外向型中小企业造成的危机。随着金融危机蔓延,从金融行业扩展到实体经济,加上中国经济整体减速和房地产行业的下滑,中西部地区、资源和资本密集型、投入品行业的企业也会普遍遭遇困难,造成对就业的更大冲击。例如在广东,外来打工者总数为2600万,其中2000万为省外打工者。以10%-40%的裁员率计算,失去工作的外来工就可能达到260万-1000万人之间,在数量级上相当于全部城镇登记失业人数(800多万)。

  在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背景下,中国当时采取了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措施,主要采用了劳动力市场的数量调节的形式,让大批城镇职工下岗失业,这样,城市失业率在短期内出现了迅速上升。在这次危机冲击中,农民工则首当其冲受其影响。农民工具有流动性非常强、在农村拥有承包地等特点,这就使得他们与城镇职工有较大的区别。城镇职工就业是保障个人和家庭获得收入的唯一渠道,农民工在非农就业受到影响的情况下还可以利用返乡务农获得农业收入。从失业统计的角度看,农民工的上述特点使得将其纳入城镇失业统计体系一方面存在着技术上的困难,另一方面也不符合失业的特定含义。农民工在失去非农就业岗位之后,也就退出了城市劳动力市场,因而将所有农民工纳入失业统计既做不到,也没有实际意义。

  不过,农民工自身是一个分化的群体。在金融危机形成的就业冲击下,一部分农民工选择退出城镇劳动力市场,但另一部分农民工由于过去一直有稳定的收入和工作,在城市生活较长时间,属于城市常住人口的一部分,特别是举家迁移的农民工,返乡的可能性非常小。然而,农民工就业具有与城镇劳动者非正规就业类似的特点(见图2)。这种就业增长对GDP增长的弹性(就业增长率与GDP增长率之比)比正规就业的弹性要大,而且波动更加剧烈,前者为0.92,后者为1.06。给定当前就业扩大的渠道和特点,在宏观经济出现问题的情况下,存在就业增长速度在过去较高的基础上出现大幅度减缓的危险。在就业冲击下,这些构成了城镇常住人口的农民工及其家庭受到的影响非常大。

  从劳动力市场变化的长期趋势看,金融危机产生的就业冲击是一个周期性现象。这种现象在任何国家都存在:当宏观经济面临不景气时,就出现了大量失业问题;相反,随着宏观经济高涨,就业形势一派大好。因而,我们需要把这个周期性的就业波动与长期的劳动力供求格局变化区别开来。由于人口结构是一个长期的慢变量,中国人口转变对劳动年龄人口结构的影响,将与中国经济的长期增长趋势一道,迎接中国劳动力进入刘易斯转折区间。刘易斯拐点其实是一个区间、一个时期,并不一定是某一年,即使金融危机造成的就业冲击使其延迟一年或两三年时间,中国劳动力市场的长期格局也将保持不变。随着全球经济的恢复和中国经济保持较快增长,劳动力市场长期格局变化也为中国经济转变增长方式提供契机。

  就业冲击不仅造成了现有的就业岗位丧失,而且还会削弱城乡居民收入增长和消费需求的动力。由于城镇非正规就业具有脆弱性,工资增长导致普通劳动者和低收入家庭的收入增长也是脆弱的。给定城乡居民收入提高的渠道和特点,在遭遇劳动力市场冲击的情况下,存在居民收入增长速度,在过去较高的基础上出现大幅度减缓的危险。第一轮的失业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增长速度放缓,必然对消费造成不利的影响。实际上,消费品零售总额在2008年上半年呈现价格效应,即随着CPI的下降而强劲提高,从6月份开始,收入效应就显现出来,尽管CPI继续大幅度下降,消费增长则明显放缓。在出口和投资两个经济增长需求拉动因素明显弱化的情况下,国内消费需求不振会进一步拉低GDP增长率,造成失业的进一步增加,导致城乡居民收入和消费下降。

  目前,统计体系尚未能够充分反映经济成分和就业渠道多元化的新情况。城乡居民的收入结构可划分为两个部分,即统计内收入和统计外收入。两类收入对于经济增长的弹性是不一样的。由于近年来经济增长的很大一部分贡献因素来自于中小企业和非公有经济,而新增就业除了依赖这些部门外,还得益于非正规部门或正规部门的非正规岗位。普通劳动者家庭的收入增长对这些就业形式的依赖,就意味着他们收入的增长更多地来自于统计外渠道,使得这个收入来源对经济增长的弹性较大,而统计内收入对传统经济部门的依赖程度较高,因而对经济增长的弹性相对小。当经济获得高速增长时,城乡劳动者就业增长较快,统计内外的收入提高速度都较高,而统计外收入增长幅度和弹性更大。但是,在经济增长放缓的情况下,这个较大的弹性就意味着,收入的这个组成部分的增长以更大的幅度下降。

  如图3所示,农民收入在近年来出现加快增长的态势,2007年农民人均纯收入增长上升到9.5%。但与城镇收入增长相比,农民收入增长在1990年以来的大多数年份,都相对较低。而城镇收入增长由于保持了接近GDP的增长速度,因而带来城镇居民的消费增长也相对较快,使得城镇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大体保持接近30%的水平。然而,由于农民收入增长相对缓慢,农村居民消费难以启动。1990年以来,农村居民消费在GDP中的比例从初期的23%下降到2007年的9%。农民工外出务工收入是推动农民收入增长的主要来源。在农民收入中,工资性收入约占近40%。在工作岗位减少的情况下,农民工回流直接带来务工收入下降和农民收入增长速度放慢。收入减少对启动农村消费需求带来不利影响。同时,由于城市人均收入增长快于农民收入增长,这对于缩小城乡收入差距非常不利。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到论坛讨论
深度报道